易会满:应该高度关注居民储蓄率问题

2018年03月24日13:43  来源:人民网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分组二会场二:防控重大金融风险”论坛上发言。(摄影:翁奇羽)

人民网北京3月24日电(初梓瑞)3月24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承办的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

本届论坛以“新时代的中国”为主题,中国政府高层将同全球商界、政界精英以及中外学者围绕高质量发展、财税体制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金融政策、全面开放新格局、高质量发展阶段的中国制造等一系列重大议题进行探讨和研究。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此间表示,我国一直是全世界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从2010年以来,我国居民储蓄率持续下降。从2010年的16%下降到2017年的7.7%,增速降至历史的最低值。

易会满认为,近年来,居民储蓄率的下滑是家庭资产负债的变化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除了人口老龄化,消费观念方式转变,社会保障体系完善等因素之外,有三个因素值得关注:

第一方面是金融脱媒加快了居民理财多元化。

第二方面是金融科技背景下的互联网理财的兴起,加速了存款分流。

第三方面是房地产吸引了大量的资金流入,在城镇化进程推进,房价持续升温的背景下,家庭资产中投向房产的比例大大超过存款的配置。

易会满强调,无论从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阶段还是从金融安全格局和金融配置效率,无论从理论层面还是从实践层面,都应该高度关注居民储蓄率问题,防止居民储蓄率下降过快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以及连锁效应。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讲话实录:

大家上午好!关于金融风险,去年在这个地方我讲了一个如何防止过度金融化的问题,同时讲了怎么探索建立金融业超级负债表,今年我想从居民储蓄的角度来谈谈如何提升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跟防控金融风险。

第一,趋势。长期以来,我国一直是全世界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其中居民储蓄率是国内储蓄的主要来源。但从2010年以来,我国居民储蓄率持续下降,成为拉动国民总储蓄率下降的主要因素。从居民储蓄增速来看,这些年下降幅度比较大,从2010年的16%下降到2017年的7.7%,增速降至历史的最低值。从居民储蓄在可支配收入当中的占比来看,这个下降趋势就更加明显。2010年到2017年7年时间,居民储蓄存款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从25.4%下降到12.7%,下降了近一半。与此同时,还伴随着居民家庭钢杠杆率的快速上升。2013年到2017年,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从33%上升到49%。

第二,原因。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带动了居民收入的不断增加。近年来,居民储蓄率的下滑是家庭资产负债的变化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除了人口老龄化,消费观念方式转变,社会保障体系完善等因素之外,有三个因素值得关注。第一是金融脱媒加快了居民理财多元化,一方面社会公众不断增长的财产性收入,对多元化金融理财业务的发展给予了特别高的关注。另一方面,金融市场的创新发展跟资管产品体系的日趋完善,也为家庭投资提供了更多的选择。2013年以来,银行理财、信托、公募、私募合计增长超过2倍,存款成为这五年在家庭资产配置里面唯一下降的一个资产。第二是金融科技背景下的互联网理财的兴起,加速了存款分流。增强了金融服务的便捷性,众多平台公司相继推出了以较高收益、较快流动性为特点的互联网理财产品。几年间已形成气候,以互联网理财的货币基金为例,2013年以来出现爆发式的增长。规模由不到一万亿增加到2017年的6.74万亿,其中仅2017年当年就增加了2.5万亿,这一年我们的储蓄存款只增加了4.6亿,分流效应显著。第三是房地产吸引了大量的资金流入,在城镇化进程推进,房价持续升温的背景下,家庭资产中投向房产的比例大大超过存款的配置。2016年和2017年居民贷款增量连续超过存款的增量,开始由资金的供给方转变为资金的需求方。

第三,影响。从宏观来看,居民储蓄率下降有一定的必然性,更多投向理财和房产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宏观来看,无论从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阶段还是从金融安全格局和金融配置效率,无论从理论层面还是从实践层面,都应该高度关注居民储蓄率问题,防止居民储蓄率下降过快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以及连锁效应。

首先,居民储蓄率下滑过快,不利于经济转向高质量的发展。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高储蓄率是支撑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持,没有高储蓄率就难以支撑银行信贷跟全社会投资的持续较快发展。在当前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稳增长、调结构、补短板依然需要大量的资金配套。现阶段的经济转型发展需要维持比较稳定的储蓄率,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客观需要。同时在我国整体负债水平上升的情况下,较高的居民储蓄率也提供了缓冲空间和较强的安全边际,如果下降过快,势必会带来债务换负担增加,增加我们整个金融系统的脆弱性。

其次,会降低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抬高实体经济整体融资成宾。我国现在还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市场环境,银行是资金供给的主动脉,发挥着核心中介作用。而储蓄的多渠道分流,尤其是通过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形成空转,拉长链条,不仅造成了金融资源配置的碎片化和低效化,而且太高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这一部分资金比银行的储蓄最起码高出2个百分点的成本,而这些高出来的成本势必会转嫁到实体经济,从而抬高整个社会的融资价格。

第三,会加大流动性的风险,影响政策传导。资金摆布或者表现为工资,或者表现同业,但是储蓄存款的稳定性更好,对银行信贷投放的支持力度更强。一般大型银行储蓄存款占一半左右,如果储蓄存款面临枯竭,只会放大货币市场整个波动,影响整个市场的流动性跟货币政策的传导效应。

第四,我想提三条建议,对居民储蓄率下降过快以及可能带来的影响,应从战略层面宏观调控、监管政策、市场引导等多维入手,未雨绸缪,及早应对。关键是要正本清源,规范有序。第一要回归资管业务代客理财的本质。第二,要进一步加强互联网背景下各种金融行为的规范,货币基金形式各异,有的具有投资和支付的双重功能,有的互联网平台无牌经营,高杠杆、高收益、高风险,一般消费者无从识别,建议进一步正本清源,把握金融服务的实质和技术发展的本质。理清货币基金的真正属性和工作边界,杜绝监管套利,强化持牌经营,控制杠杆,严格流动性管理,引导规范发展。坚持商业银行在金融资产配置中的主渠道作用,发挥资本金金融和社会投资者的作用。第三是加快推进银行资产证券化,积极应对居民储蓄持续下降的局面,客观上要求银行资产负债表作出适应性的调整,因此,有必要加快推行银行资产证券化进程,完善配套政策,盘活信贷存量,增强资产的流动性,这是推动直接融资发展的应有之意。

最后,工商银行愿意与各界同仁一道,在服务实体经济、深化改革等方面不懈努力,展现新气象、新作为。谢谢大家!

(责编:朱江、仝宗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