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4小时II】

大货车司机:一年跑30万公里 月薪上万却有一身职业病

人民网记者 贾兴鹏 夏晓伦 实习生尹莉娜 王国菁 德吉卓玛

2018年05月17日17:11  来源:人民网
 

23点,通州某高速公路服务区,拉货的大货车司机。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轮班开64个小时,4200公里,在从北京到广州的往返旅途中,这首beyond的《光辉岁月》陪伴着他王栋彬度过了许多日夜。

一年365天,270多天在路上,5280个小时在不足5平米的驾驶舱里。王栋彬的重型卡车有4米高,车轮及腰,驾驶舱里座椅的后面有条半米宽的沙发床,两人搭档,一人开车一人睡觉。“就是路上寂寞,看到最多的是树。”有时带上做好的菜,在车里蒸点米饭,可以吃上一顿“家里的饭”。

夜里开车最容易犯困。随着物联网、人工智能这些高科技的发展,卡车司机也用上了高科技。“我们现在都装了G7,这个挺管用的,”王栋彬很认可。

原来这是公司配备的智能管理系统,对于司机而言,这个系统很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防止疲劳驾驶,如果开车时犯困闭眼、分神、玩手机,都会被系统监控到,车内就及时发出报警,车队长、安全员等后台管理人员同步也能接收到报警信息,然后打电话过来提醒司机,“好好开车,要不就靠边停车休息几分钟。”

有时候车队长还把系统报警信息一键就转发给司机妻子,“能不好好开嘛,老婆知道了那还不得追过来。”王栋彬露出甜蜜的神情。

开长途车,最怕遇到“油耗子”和堵车,而这两样,王栋彬都经历过。“油耗子”是指专门趁货车司机睡觉时,偷油箱里的油,一旦遇上,几天的辛苦就白费了。

而遇到堵车,一堵也是两三天。今年1月,湖南、湖北等多地暴雪,王栋彬的货车堵在了湖北,白天只能一点点往前挪,到了深夜,路面结了冰,三十多吨重的大货车,连挪都困难。

就这样一晚上没吃喝,好不容易捱到了早上,王栋彬顶着大雪,跑到3公里外的服务站买了水。当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附近的村民自发送来了吃的,沿路的司机每人一个熟鸡蛋、一袋方便面。“那个时候是真感恩啊,”王栋彬至今说起来还感动不已。

在外开车,妻子儿女是王栋彬最牵挂的人,也是最牵挂他的人。“每次我都告诉自己,要安全地回家,他们在等我”。而妻子的一句“注意安全,我们在等你”,是他听到最暖心的话。

(责编:冯人綦、曹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