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首批相互保险组织落地一年:各家探索不同发展模式

2018年06月01日16:08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6月1日电(张文婷)相互保险是当今世界保险市场上最主要的形式之一,不以利润为追求目标,重在为会员提供更好的保险保障服务是其最大特点。现在,这个在国外已成熟的保险模式,开始了在我国的尝试和探索,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国的相互保险发展模式也正悄然变化着。

相互保险发展历史悠久,起源早于股份制保险,目前在国际保险市场仍占据重要地位,尤其在高风险领域如农业、渔业和中低收入人群风险保障方面应用广泛。所谓相互保险是指有相同风险保障需求的投保人,在平等自愿、民主管理的基础上,以互相帮助、共摊风险为目的,为自己办理保险的经济活动。

进行时:零到一的转变 探索不同的风险共担模式

2017年,是相互保险真正在我国落地的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这一年,我国第一批相互保险组织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汇友建工相互保险社(以下分别简称:众惠相互、汇友建工、信美相互)相继获批开业。也是这一年,相互保险在我国的实践探索正式启航。

2018年的此刻,回首过去一年的变化,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董事长杨帆颇为感慨:“作为国内首家相互制寿险组织,这一年是从零到一的转变,系统搭建到产品设定,每一步都需要抛开传统保险的枷锁,体现相互保险的互助共济特性。”

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的董事长李静也有同样的感受:“相互保险在我国属于新鲜事物,如何从哪个细分领域切入,适合哪些场景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不断寻找‘会员共有、会员公职、会员共享’适合相互保险核心理念的模式是我们一直在做的。”

的确,每一家相互保险组织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每一家也都在相互保险互助共济、风险保障程度高的特点上建立属于自己的新模式,使其成为我国保险市场的有益补充。

信美相互作为首家相互制寿险组织,一直以来聚焦养老和健康需求,其所有的保险产品以长期保障为主。据杨帆介绍,为了让会员对组织的经营管理更有参与感,同时也为了让会员和客户的利益能够得到最大化保障,信美相互过去一年创造了理赔“赔审团”机制及“会员爱心救助账户”。

“在信美相互,当会员或客户出险,首先向信美提出理赔申请,若满足理赔条件即可迅速获得理赔,若与信美有争议(非全额给付),则理赔申请人可提请“赔审团”进行理赔审议,并作为最终理赔与否的结论。若会员未能得到理赔或者获得理赔后仍然生活较为困难,即可向信美申请会员爱心救助账户的救助。”杨帆解释道。截至目前,已产生4例赔审团案件,1人获得爱心救助。

信美相互总经理胡晗也表示,相互保险的属性就是“互助共济”,但救助并不是目的,信美相互想要做的是在会员和客户间建立起有序、可良性循环的“自助、互助、助人”的完整保障机制。

此外,在相互保险投保寿险产品也相对实惠很多。据相关专家分析,这是由于相互保险公司的运营成本和运营风险都比传统商业保险公司低,因此其保费率也能做到比传统保险要低一些,而赔付率相对更高。再加上大部分的赢利会以分红、赠送保险等方式返还,所以投保人会受益更多。

众惠互助的发展模式则是针对以中小微企业组成的封闭性上下游产业链和个体工商户的融资需求。一直以来,中小微企业普遍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难以从传统金 融机构中获得贷款,转而试图从网贷平台或是民间渠道融资,但高额的年化利息 已经超出中小微企业的可承受范围。

据众惠相互副总经理汤宁向记者解释道:“众惠相互主要从产业链角度来服务中小微企业,产业链中的上下游企业命运与共,且对产业链中每个业务环节和风险特征都洞如观火,正是这种强关系的存在,使得产业链上的每一个主体都会受到有形契约和无形监督的约束,当良币能够有效驱逐劣币时,产业链整体风险才能有效降低,从而惠及产业链上的中小微企业。

“例如,‘小微企业及个体经营者融资保证相互保险计划’从现金流角度切入,基于对国际贸易产业的观察,为链条上下游主体普遍存在的资金周转需求提供融资服务。”他说。

汇友相互则比较特殊,主要做的是市面上并不常见的住建及工程领域的责任保险。汇友相互法定代表人阎波介绍, 汇友相互专注于为住房及建设工程领域具有同质风险保障需求的单位或个人提供服务,利用保险机制对建筑工程进行全过程风险管控。

遇难关:盈利成三家相互保险社共同问题

虽然,我国的相互保险组织正在一步步走向良性循环,但路上依旧布满荆棘,2017年年报显示,盈利成了三家相互保险社当前面临的最大难题。

根据三家披露的年报显示,2017年信美相互、众惠相互、汇友相互三家相互保险社的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4.74亿元、6711.14万元、465.31万元。而在保险业务增长的同时,经营数据却在亏损,亏损金额分别为1.87亿元、6058.54万元、3106.63万元,亏损共计约2.78亿元。

与股份制保险公司不同的是,相互保险组织没有股东,归全体会员共同所有,会员参与管理,共享盈余。正因为此,市场对其盈余分配问题格外关注。

对于信美相互尚未实现盈利,杨帆坦诚表示,由于开业初期投入较大,目前还未盈利。但关于会员盈余分配的相关办法《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会员所有者权益管理办法》已经制定完毕,明确当公司累计利润高于初始运营资金的本息和之后,即可为会员分配盈余,分配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增加保额、降低保费或抵扣后续保费等。

众惠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一般情况下,新成立的保险机构普遍存在3至5年的盈亏平衡周期,众惠相互成立刚满一年,需要投入资源进行市场拓展、团队搭建、产品研发和模式探索,所以首年业务规模和盈利情况与成熟保险主体的可比性较弱。”

未来时:新技术助推相互保险更快发展

眼下,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让金融行业焕发活力,这些新科技也是我国相互保险发展的重要助推器。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曾撰文表示,以往相互保险以同质化风险人群为服务对象,受限于时空距离,传统相互保险机构很难大范围地去发掘同质风险人群。如今无需再回到熟人社会的模式下发展相互保险,互联网天然形成一个渠道,大大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减少了时空距离带来的信息不对称,在更大范围内快速聚集有同质风险保障需求的人群,突破传统相互保险的范围和地域限制,为相互保险发展提供更加便捷的条件。

与此同时,传统意义上的相互保险机构一直被人诟病可能存在信息不透明、内部人控制等风险,在移动互联时代将得到很好地解决。借助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等,相互保险机构可以持续、实时地与会员进行双向沟通,信息披露也可以第一时间让分散在各地的会员获知。会员则可以依靠互联网,方便地行使自身权利,履行相应义务。更进一步的是,新技术的共享精神更加凸显了相互保险源于“互帮互助”向善力量的公益、聚善属性。

当前,各家相互保险社也正在探索运用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解决相互保险探索路上遇到的问题。

杨帆表示,目前信美相互正在采用蚂蚁区块链技术将 “会员爱心救助账户”、“理赔档案室”、“赔审团”等项目落地。尝试通过其算法和分布式技术架构实现去中心化并解决信任问题。无论是爱心救助账户的每一笔资金划转,还是每一例理赔案例,都写在区块链上,用来保证数据透明、不可更改,接受会员的监督。其中,包括会员捐赠明细、支出项目明细、理赔救助案件详情、年度报告等信息也都会向会员同步公开。 

(责编:岳弘彬、白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