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責人者,自治必疏

——說說“政府補貼”這個理兒

郭岩晶

2019年06月03日08:33  來源:中國經濟網
 
原標題:好責人者,自治必疏

  產業政策與補貼手段均是源於發達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調控手段。時至今日,補貼政策仍然是歐美國家保護本國企業的常用工具,美國大規模補貼半導體、汽車、軍工、農業等國內重要產業,並直接違背了WTO相關補貼規定

  在補貼問題上,中國始終遵守世貿組織相關規定。美國之所以對我補貼政策“喊打”,真實目的是將中國產業鎖定在全球產業鏈中低端,以維護美國在世界經濟中的霸權地位

  美方挑起中美貿易爭端以來,不斷指責中國實施產業政策、補貼國有企業,導致國外企業遭受不公平競爭。近期,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再次表示,中國的產業補貼政策損害了美國經濟,再次要求中國全面撤銷工業補貼。

  其實,產業政策也好,補貼手段也罷,均是源於歐美發達國家的宏觀經濟政策調控手段。早在工業革命時期,歐美國家已經開始通過實施產業政策、加強對企業補貼、推動貿易保護主義等做法維護本國民族企業的發展。美國即為典型之一,保護主義可以說是美國經濟發展的基本特征。1791年,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向美國眾議院提交《關於制造商問題的報告》,提出美國應使用關稅和補貼政策來促進國內制造業的發展。這可以說是今天“進口替代型”經濟發展戰略的原型,這份文件也成為現代貿易保護主義的經典之作。美國等工業強國在經濟發展初期,通過實施補貼政策和貿易保護主義為本國的幼稚工業保駕護航,避免遭受激烈的國際競爭,同時依靠軍事力量削弱對手,在技術上和工業上壓倒對手后,搖身一變又成為自由市場和自由貿易的倡導者,為本國企業進入海外市場開疆拓土。

  二戰之后,歐洲國家、日本、東亞新興經濟體的經濟發展也離不開政府對產業政策和補貼政策的合理利用。即使是美國也一直沒有從根本上放棄補貼政策,在半導體產業、汽車、軍工、農業等多領域進行補貼,例如上世紀80年代,美國為發展本國的計算機和半導體產業,除圍剿日本半導體產業外,還由美國國防科學委員會和美國半導體協會(SIA)共同牽頭成立了美國“半導體制造技術研究聯合體”(簡稱SEMATECH),美國國防部和企業共同承擔SEMATECH每年2億美元的研究經費,類似產業政策和補貼大大加速了美國半導體工藝和技術的發展。

  時至今日,補貼政策仍然是歐美國家保護本國企業的常用工具。美國亦然,隻不過是美聯邦和地方政府對部分產業和企業提供的補貼手法更具隱蔽性而已。近期,WTO上訴機構對“空客訴美國政府補貼波音案”作出終裁,認定美國以華盛頓州稅收減免形式向波音公司提供補貼非法,對其歐洲競爭對手空客造成了重大損害。美國政府在農業領域的補貼項目更是紛繁復雜,比如美國利用WTO農產品補貼政策的模糊性,大量使用農業保險補貼。美國對出口農產品提供了高額補貼,影響了世界農產品的公平競爭,多次遭到相關國家的訴訟。

  美國以“公平競爭”為由要求我國取消補貼政策,而自身仍然在大規模地補貼國內重要產業,並直接違背了WTO相關補貼規定,這種行為何來“公平”?為此,我們有必要提醒美方人士,任何國家、任何補貼都應嚴格遵守國際標准而非美國標准,在指責中國的產業政策和補貼政策時,還是首先檢驗自己如何,別陷入“好責人者,自治必疏”的窘境。

  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切實履行《補貼與反補貼措施協議》各項義務,在補貼問題上,中國雖然也曾對個別企業實施過階段性的補貼措施,但所不同的是,中國始終按照世貿組織的相關規定,按照WTO補貼透明度原則,定期向WTO通報國內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的調整與實施情況。中國還不斷在實踐中改進補貼政策和規定、補貼水平和方式,從未超過WTO允許的范圍,更沒有造成市場扭曲和不公平競爭。目前的補貼政策主要是以不可訴補貼為主,輔之以可訴補貼,對於禁止性補貼則是全面取消。實踐當中,如果有一些地方採取了一些禁止性補貼,一經發現就會堅決糾正。

  由此可見,美國之所以對我補貼政策“喊打”,其真實目的就是要將中國產業鎖定在全球產業鏈的中低端,以維護美國在全球價值鏈的高端地位,維護美國在世界經濟中的霸權地位。

(責編:楊曦、付長超)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