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子  干出來

2019年08月08日08:0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①:定西市馬鈴薯種植基地,農民駕駛農機作業。
  陳永剛攝(人民視覺)
  圖③:在阿克塞哈薩克族自治縣新縣城就讀的孩子們。
  馬曉偉攝(人民視覺)
  圖④:隴南市成縣農村公路一景。
  張平良攝(人民視覺)

  平涼市涇川縣羅漢洞鄉村民晾晒柿餅。
  任 輝攝(人民視覺)

 

  地處內陸的甘肅,過去貧困問題突出,定西、臨夏等地古來就有“瘠苦甲於天下”之稱。

  70年來,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這片久困於窮的土地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扶貧史上第一個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開發式扶貧、集中連片推進的區域性扶貧開發、大規模易地扶貧和生態移民搬遷“三個第一”的典型經驗,就誕生於此。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繡花功夫”落實精准扶貧精准脫貧方略,甘肅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截至去年底,全省累計減貧581萬人,貧困人口減少到111萬人,貧困發生率下降到5.6%。

  眼下,甘肅全省上下正以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決心,以隻爭朝夕、時不我待的緊迫感,盡銳出戰、精准施策,堅決攻克貧困最后堡壘,確保到2020年同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補短板,強弱項,舉全省之力打贏脫貧攻堅戰

  不獲全勝 決不收兵

  本報記者  董洪亮  付  文  銀  燕  王錦濤

  7月22日,臨夏回族自治州和政縣鬆樹村,驕陽似火。

  咚,咚,咚……噠,噠,噠……扶貧車間裡,榔頭敲擊聲和縫紉機踏板聲交織,馬梅芳和工友們干得熱火朝天。這裡,是由福建省廈門市集美區援建的扶貧車間,專門制造環衛工人服裝。

  “一件衣服6個紐扣,我一天能打五六十件。”馬梅芳今年18歲,是鄰近的吊灣村人。

  去年,從職校畢業之后,馬梅芳原本想外出打工。可上有年長的爺爺奶奶、下有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她眼瞅著父母日夜操勞,就打消了出去闖闖的念頭。

  “現在拿計件工資,一個月1400元左右。雖然不算多,但離家近,能幫襯父母。”馬梅芳說,從家裡到車間不過15分鐘路程,上下班很方便。

  像這樣家門口的扶貧車間,臨夏已建成155個,吸納就業8335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3955人,人均月收入約2000元。同時針對文盲半文盲人員多的實際,按照用工需求,開展免費培訓,提高他們的技能。

  從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變為拿工資的產業工人,建檔立卡貧困群眾既有了一份穩定的收入,也促進了自身思想觀念的轉變,取得了扶貧又扶志的綜合效應。

  黨的十八大以來,甘肅累計減貧58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33.2%降到5.6%,75個貧困縣中有36個實現脫貧摘帽。但脫貧攻堅越往后難度越大,甘肅任務仍然十分繁重。

  著眼到2020年“確保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確保貧困縣區全部脫貧摘帽”,甘肅既不脫離實際、拔高標准、吊高胃口,也不允許虛假脫貧、降低標准、影響成色,圍繞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保障和安全飲水“3+1”等重點領域,補短板,強弱項,下足“繡花功夫”,避免“兩不愁、三保障”留死角。

  “從小到大,我喝了幾十年的雨水、鹽鹼水。”東鄉族自治縣布楞溝村老支書馬佔海回憶,當年鄉親們要麼喝雨水或者河溝裡的鹽鹼水,要麼往返30公裡到洮河取水。如今,清澈的自來水流進了村民院落。“看著自來水嘩嘩地流,那感覺像是在做夢。”馬佔海感慨。

  截至目前,甘肅24萬農戶供水不穩定問題得到基本解決,790處農村集中供水工程已全部開工,冬季凍管改造工程已納入年度建設方案同步實施。

  對失輟學學生指定包抓干部勸返穩學,採取單獨編班、普職融合等方式分類施教,到2018年底,全省累計勸返復學兒童少年23716人,控輟保學成效位居全國前列﹔為189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建立“一人一策”健康幫扶管理卡,確保其合規醫療費用實際報銷比例達到85%以上。易地扶貧搬遷方面,安置住房已竣工10.3萬套、竣工率90%,搬遷入住40萬人、入住率80%。截至6月底,“四類重點對象”農村危房已完工2.39萬戶,竣工率達92.07%。

  針對貧困群眾收入不達標的瓶頸制約,甘肅因地制宜培育特色產業和“短平快”增收小產業,小庭院、小家禽、小手工、小買賣、小作坊等“五小”產業覆蓋面逐步擴大。

  2016年,鎮原縣虎泉村村民李會銀在家開辦了服裝加工家庭作坊。獲悉貧困戶趙艷艷因為照顧家庭不能外出務工后,李會銀將她聘請到自己家庭作坊上班。

  如今,趙艷艷已經成長為一名熟練工,“離家近,既照顧了孩子,又增加了家庭收入,一個月工資有1700元左右。”

  圍繞確保實現脫貧攻堅目標,甘肅組織40個省直部門出台年度專項工作方案,引導各方面集中力量打好殲滅戰。截至目前,中央脫貧攻堅專項巡視反饋的4個方面30個問題中,已完成整改21個,基本完成整改6個。增派補派駐村幫扶工作隊員10148人,做到了貧困戶“戶戶有幫扶”。

  “這幾年,先賺點錢貼補家用,幫著照顧下家裡人。”說起未來,馬梅芳滿眼憧憬,“等我學會了剪裁手藝,我還是想到沿海城市去看一看。”

  

  平涼 產業扶貧熱氣騰騰

  本報記者  付  文

  自從摘掉了貧困戶帽子,平涼市崆峒區白廟鄉柴寺村農民蘭克目走路都覺得輕快多了。

  7口人、4畝地,蘭克目一家過去一直為生活發愁。“地裡全種了玉米,卻連孩子學費都湊不齊。也去建筑工地當過小工,兩口子加起來一天才掙四五十元。”

  2014年,憑著5萬元精准扶貧產業貸款,又借了2萬元,蘭克目買了2頭母牛,蓋起了棚圈。

  “以前就想過干養殖,但是沒啟動資金。”2016年,蘭克目摘掉了窮帽,成功脫貧。眼下,他養了14頭牛,“今年已經賣了3頭,收入4萬多元。”蘭克目說。

  在柴寺村,像蘭克目這樣的養殖戶有210戶,其中貧困戶就有38戶。到2018年底,全村貧困發生率從10.3%下降至1.16%。

  平涼市扶貧辦相關人士介紹,為讓貧困群眾持續穩定增收,平涼把牛、果、勞務三大產業作為脫貧攻堅的主導產業,確立了“遠抓蘋果近抓牛、當年脫貧抓勞務”的產業扶貧思路。

  在靈台縣,全縣所有的財政投資項目,用工三成以上來自當地貧困戶。

  李家庄村村民白能女一家,原本安居樂業。沒成想,大前年老公乘坐親戚的三輪車時遭遇事故,喪失勞動能力。再加上兒子上大學,頂梁柱塌了的白能女,隻能在家附近兜兜轉轉干點零工。

  2017年9月,在村干部介紹下,白能女來到鎮上的矮砧密植蘋果示范園打工,“一天60元,比我當小工賺得多。”

  平涼產業扶貧工作結出碩果:全市貧困人口由2014年底的40.6萬人,減少到2018年底的8.75萬人,4年減貧31.85萬人,貧困發生率由20.87%下降至4.63%,345個貧困村脫貧退出。

  

  南梁 紅色旅游助農增收

  本報記者  付  文

  小米飯、老豆腐,土雞肉、土豬肉……在華池縣南梁鎮“紅色庄園一號院”,土產美味吸引著四面八方的游客前來品嘗。

  “每天都有100多人來吃飯,有時候能忙到夜裡九十點。”店主郭翠玲每天一大早就得起來忙活,“雞和豬都是自家養的,來的人沒有不說好的。”

  2015年5月,在政府引導支持下,郭翠玲建成了村裡第一家農家樂。開業僅半年,純收入就達7萬元。在她帶動下,全村建成農家樂16家,成為農家樂示范區。“從開業到現在,每年收入都在10萬元左右。”

  而之前,郭翠玲兩口子日子過得緊巴巴。“3個孩子要上學,老人身體也不行,再加上箍窯洞,錢緊得很!”郭翠玲說,“趕上了好時代,再苦再累也是甜日子!”

  南梁,是一片紅色熱土,這裡有陝甘邊區蘇維埃政府舊址、陝甘邊區軍委舊址等39處紅色革命遺跡。

  2004年,南梁革命紀念館成為國家首批重點打造的“百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之一。隨著南梁紅色小鎮基礎設施的完善,這些紅色資源逐漸轉化為旅游產業優勢。

  “今年清明節之后,紀念館每天訪客量都在1000人次左右。”南梁革命紀念館副館長王文彪說。

  “我們創辦了南梁干部學院,截至6月底,共承辦培訓40余期,7000余人次接受培訓。”華池縣南梁紅色大景區管委會副主任林江介紹。

  如今,南梁紅色旅游小鎮共有特色餐館48家、旅店11家,1500多人直接從事紅色旅游產品的開發、制作和銷售。

  2018年,南梁紅色景區接待游客174萬人次,旅游收入達4.13億元。旅游收入佔居民人均純收入的60%以上。

  版式設計:沈亦伶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08日 11 版)

 

(責編:庄紅韜、付長超)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