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大家手筆)

李國杰

2019年08月08日08:0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隨著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已成為制約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瓶頸。習近平同志強調:“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隻有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新形勢下,推動高質量發展,維護國家安全,必須下苦功夫掌握關鍵核心技術。

  從全球范圍看,技術和產業發展主要靠兩個因素驅動,一是國家安全等戰略需求驅動,二是商業和市場驅動。近年來,我國關鍵核心技術突破的代表性成果如量子衛星等,大都屬於前者。相對而言,商業和市場驅動的關鍵核心技術突破仍是一個短板。習近平同志指出,“核心技術脫離了它的產業鏈、價值鏈、生態系統,上下游不銜接,就可能白忙活一場。”掌握一種產品或一個產業的關鍵核心技術,需要科研上下游共同努力。大學和科研機構的科研人員要發現新材料、新原理和新方法,為人類知識寶庫增加新知識,實現從無到有的突破。企業的科技人員則要根據市場需求,尋找合適的知識組合,滿足性能、質量、成本等各種約束條件,研發出有市場競爭力的產品。

  關鍵核心技術源於基礎研究,而基礎研究的成果是新知識,主要體現在公開發表的論文上,大都不是能直接滿足市場需求的關鍵核心技術。應當看到,從紙上的知識到有市場競爭力的技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需要發揮市場的驅動作用。從實際來看,要想把具有市場優勢的關鍵核心技術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一項重要任務就是拆除阻礙技術產業化的“籬笆牆”,促進創新鏈和產業鏈精准對接,加快科研成果從樣品到產品再到商品的轉化。

  需要指出的是,基礎研究的努力方向應是挑戰“無人區”,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把不可用變成可用。基礎研究應鼓勵往上游走,啃別人不敢啃的硬骨頭,針對影響未來產業發展的關鍵核心技術實現原理性突破。例如,高性能計算機的降能散熱、長時效的電動汽車電池等都需要這樣的原理性突破。而現有產品改進、性能提高、成本降低等與市場密切相關的技術課題,主要應由企業科技人員來解決。因為工程性的技術創新是在成本、時間等強約束條件下的創新,從事基礎研究的科研人員大多對市場了解不深,往往難以理解這些強約束條件,他們一般習慣於從技術出發找市場,但實現關鍵核心技術突破許多時候是根據市場找技術。可見,簡單地要求大學和科研機構直接開發企業能接過去的關鍵核心技術,許多時候並不現實。

  企業是技術創新的主體。要掌握關鍵核心技術,除了大學和科研機構要努力,企業更是責無旁貸。由於歷史原因,我國企業目前還難以完全擔負起這一重任。改革開放前,我國企業研究開發的能力很薄弱。現在,我國規模以上制造業企業,已有相當一部分有能力開展創新活動,但所佔比例還是不夠高。事實表明,一些領域的關鍵核心技術研究難以取得突破,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企業技術創新能力不強。必須從國家發展全局高度認識這一問題的嚴重性和緊迫性,激勵了解世界科技前沿的青年人才進入企業,為提升企業科技研發能力提供有利的政策環境,切實提高企業的創新能力。同時,要充分發揮市場的牽引作用,由企業牽頭研發具有市場競爭力的關鍵核心技術。令人高興的是,當前我國若干領域已涌現出一批創新活力較強的企業。這說明,我國企業有能力掌握高精尖的關鍵核心技術,我國企業自主研發正迎來一個充滿希望的新時代。

  (作者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08日 17 版)

(責編:庄紅韜、付長超)

相關專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