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民營企業都遇上了這個難題,怎麼破?

2019年09月14日23:22  來源:中國新聞社
 
原標題:八成民營企業都遇上了這個難題,怎麼破?

在中國的民營企業中,家族企業佔據了絕大多數。有調查統計,民營企業中近八成是家族企業。

隨著創一代的老去,創二代能否順利接棒?家族企業能否基業長青,做成家族事業?這個問題不僅被公眾所關注,也是家族企業面臨的最大的挑戰。

活躍發展的家族企業

2018年,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曾對江浙地區的民營企業生存現狀進行調研採訪,發現民營企業創始時不少是家族企業。

江浙向來是民營經濟的高地,也是中國經濟最活躍的地區之一。2019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中,浙江和江蘇的上榜民企數高達175家。

在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家族企業委員會最新發布的《中國家族企業生態40年》一書中,家族企業最集中的地區也正是傳統商業大省廣東、浙江和江蘇,這三省合計的家族企業佔到總數的53.3%。

家族企業,顧名思義,就是財權或者股份主要控制在一個家族手中,而且企業高層領導均由該家族成員出任的企業。

《中國家族企業生態40年》中提到,據2016年調查統計,中國的家族企業在民營企業中的比重已達到80%。有專家測算,家族企業佔A股市場上市的所有私營企業的比例從2016年的48.9%增加到2017年的55.7%。

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會長庄聰生表示,中國的家族企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結構中最活躍、最富有創造力、最具競爭力的經濟成分,它們已經走在中國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前列,成為中國在世界的名片。

“成長的煩惱”

即使有一份優秀的成績單,家族企業成長中依然存在一些“煩惱”。

中國中小企業協會會長李子彬就指出,中國的民營企業大多數是家族式企業,這在一定歷史階段,有它存在的道理。但要自覺克服家族式企業的弊端,努力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引進先進的管理技術。

對於初創企業而言,家族式的企業模式有利於有效地完成原始積累,但隨著企業規模的不斷擴大,弊端逐漸顯現。比如股權狀況不明晰﹔以血緣關系進行企業的內部管理,也就意味著無法擺脫家族血緣關系的干預,常常導致企業進入經營困境﹔同時,權、責、利界定的模糊也讓企業管理無法秩序進行等。

而其中,由於家族企業產權的高度集中而不利於吸收先進人才,即使引進優秀的人才,也由於經營管理環境的約束使之無法展現才能,從而阻礙企業向現代企業制度的轉變成為關鍵問題。

全國工商聯研究室主任、中國民營經濟研究會副會長林澤炎認為,就企業所有權和經營權而言,為了保証家族企業的持續健康發展,勢必要推進企業制度變遷,和家族以外的非核心層人員共享企業的產權、剩余索取權及經營管理權,一部分素質較低的家族核心層人員將從重要的經營管理崗位退下來,把權力交給專業管理人員。

接班難?

但中國家族觀念普遍較強,目前將企業交給職業經理人打理的並非絕大多數。更何況,中國有一句俗語:“富不過三代”。隨著創一代的逐漸老去,企業的發展傳承問題更顯迫切。

據《2018中國企業家家族傳承白皮書》,一代企業家平均年齡55歲,正處於代際傳承的關鍵節點,對於家族企業而言面臨持續經營或業務轉型的選擇。

而《中國家族企業生態40年》引用資料顯示,家族企業的平均壽命為24年,恰好與企業創始人的平均工作年限相同﹔有30%的家族企業可以傳到第二代手中,其中有不到2/3的企業能夠傳到第三代,后者中大約僅有13%的企業能夠傳出第三代。

方太集團創始人茅理翔對當代中國家族傳承問題曾感慨,“現在民企已到了傳承的高峰期,500萬家家族企業,將有300萬家從第一代傳到第二代。但現在,已經有200萬家的家族企業在第二任傳承當中淘汰。”茅理翔的觀點或略言過其實,但確實客觀反映了一位家族企業當事人的切身感受。

那麼,到底如何才能讓創二代成功“接棒”?林澤炎表示,根據國內外家族企業成功傳承經驗,新一代家族企業管理者隻有在繼承老一代家族企業管理者精神財富和物質財富的基礎上不斷創新創業,也就是通過“繼創”,才是家族企業永葆持續輝煌的根本所在。

繼創說起容易,但要真正做到卻實屬不易。在日新月異的市場競爭環境中,創二代如何面對“創新”與“變革”的沖擊,以及新老兩代人管理理念的摩擦?創二代們正在進行摸索和嘗試。

宗馥莉作為娃哈哈創始人宗慶后之女,從2004年回國進入娃哈哈工作已有15年。如今她的身份是宏勝飲料集團總裁、娃哈哈集團品牌公關部部長。

宗慶后時代的娃哈哈,旗下明星產品是娃哈哈營養液、營養快線、瓶裝礦泉水等傳統飲品。但隨著環境和消費者需求的變化,娃哈哈也變了。

宗馥莉進入娃哈哈后,推出了一系列迎合年輕人口味的新產品和品牌營銷活動。數據來看,2009年到2012年,宏勝集團年營業收入增長率超過30%,2012年,宏勝年營收達80多億元,佔娃哈哈集團總營收的1/5。

家族企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創一代的赫赫戰功無法被抹滅,更難以超越,接班問題越來越成為創二代的“燙手山芋”。普華永道的調查報告也顯示,內地受訪企業中願為家族企業工作的下一代家族成員人數為58%,比2016年下降了13%。

當前已有不少家族企業后代選擇了獨立創業,干出另一番天地。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之子王思聰便是其中之一。王思聰在2009年成立的100%控股的普思資本,已發展為投資規模超過30億元的股權投資機構。2018年胡潤80后財富繼承富豪榜中,王思聰的個人資產達50億,位列第16。如今,他的投資領域涉及直播平台、電競俱樂部、線下網吧、硬件產品商、游戲制作公司等。

聯想創始人柳傳志之女柳青是另外一例。不過,作為非典型接班人,柳青的創業是建立在柳傳志早年間立的規矩之上:柳家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職。

2014年,柳青放棄高盛亞洲區董事總經理的職位,選擇加入初創企業滴滴。2017年,柳青入選當年《時代》全球影響力百人榜,成為唯一上榜的亞洲女企業家。

實際上,直接進入父輩的公司也好,走先創業再接班的“迂回路線”也好,亦或是另起爐灶也好,家族企業正在用不同的方式實現自己的的事業“繼創”。(張文暉)

(責編:馮粒、曹昆)

推薦閱讀

熱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