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撇一捺看發展”大型主題調研採訪系列

南寧:繪就強首府點睛之筆 交出新方位改革答卷

劉陽 李彤 栗翹楚 任妍 皇甫萬裡 譚江波

2019年12月16日10:19  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南寧大橋橫跨邕江兩岸。南寧市委宣傳部提供

編者按: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為集中展現我國中西部廣闊腹地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從理念到實踐的全新變化,人民網啟動“一撇一捺看發展”大型主題調研採訪。

“一撇”即“胡煥庸線”,“一捺”即“西部陸海新通道”,通過走訪企業生產一線,充分展示各地因地制宜發展特色產業、發揮區域比較優勢的成效和經驗,全面反映社會各界積極響應創新發展的澎湃動力,深刻揭示中國經濟強勁韌性背后的改革密碼。

南寧在哪裡?

從地圖上看,“西部陸海新通道”連接起廣西、貴州、重慶、四川、甘肅等省市,形狀猶如一條錦鯉。錦鯉的頭部是廣西,在北部灣張開了大嘴,魚身一個擺尾,向西部腹地延伸,勾連起“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南寧,恰如錦鯉的眼睛。它東顧粵港澳,西瞰新通道,南望東盟,北視湘黔,近海、近邊、沿江的區位優勢形成了一條特殊的“南寧渠道”,成為西南、中南地區開放發展新的戰略支點和重要支撐。近年來隨著開放政策的疊加,南寧迎來了最好的發展時機。

怎樣才能在千帆競發的區域發展面前贏得未來?記者一行在南寧尋找答案,採訪中感受到了南寧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的使命感、緊迫感和危機感。一股等不起、坐不住、慢不得的新氣象正在全市上下興起。

“自治區實施強首府戰略,從強工業、強創新、強金融、強樞紐、強開放、強治理六個方面,讓首府全方位強起來,成為引領全區高質量發展核心增長極,這既是南寧市的重大歷史機遇,也是重大歷史使命。”南寧市副市長伍娟在接受人民網記者專訪時表示。

放眼中國西南部,全面開放的政策正讓這條錦鯉大展鴻圖。建設壯美廣西、共圓復興夢想,八桂大地要鯉魚跳過龍門,而轟轟烈烈的“強首府”戰略,正是這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

新方位,強首府引來了“孔雀西南飛”

俯瞰南寧全貌。南寧市委宣傳部提供

“從2014年與自治區政府簽訂4500億元投資協議開始,短短兩年時間,我們已進駐廣西全部14個地級市,先后投資建設了196個項目,涉及到廣西111個縣區中的69個。”世界500強企業太平洋建設集團西南大區總裁宋為為說,特別是南寧的區位優勢很好,優惠政策多,政府思想觀念的轉變也很明顯,是一塊投資窪地。

南寧背靠大西南,面向東南亞,是我國連接東盟、走向世界的重要前沿門戶,近年來,南寧逐漸成為多項國家戰略規劃實施的承載地和先行先試區,正加快打造成為面向東盟的金融開放門戶核心區、中國—東盟信息港核心基地、陸港型國家物流樞紐和西部陸海新通道重要節點,吸引了越來越多優質企業和人才“孔雀西南飛”。

今年,廣西提出了實施強首府戰略,全面提升南寧綜合競爭力。“實施強首府戰略是南寧實現趕超發展的迫切需要。”11月26日,在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政府召開廣西實施強首府戰略工作會議上,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鹿心社指出,要深入貫徹落實“三大定位”新使命和“五個扎實”新要求,把南寧打造成為引領全區高質量發展核心增長極,推動全區高水平開放高質量發展。

“南寧作為廣西的首府,優勢在區位,出路在開放。”南寧市副市長伍娟告訴記者,南寧將充分發揮面向東盟的區位優勢,推動東博會服務區域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延伸,積極參與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主動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厚植開放優勢,突出比較優勢,著力提升南寧外向型經濟發展水平。

“一件跨境包裹在南寧通關需要多長時間?”答案是六秒。開放催生了“南寧渠道”也催生出“南寧速度”,不斷變身的南寧,已然成為走向東盟的最佳渠道。

廣西大學中國—東盟研究院副院長羅傳鈺告訴記者,目前,南寧立足建設北部灣城市群核心城市,大力推動航空、鐵路、高速公路及港口等基礎設施建設,已初步形成構建面向東盟的“海陸空”一體化立體交通體系,已逐漸成為東盟進出口產品的“中轉站”和“生產基地”,越來越多東盟商品通過“南寧渠道”走向全國。

據了解,一列滿載機電、建材、氣模的鐵海聯運班列從重慶一路南下,經過貴陽,轉站南寧,在40多個小時后就能抵達欽州港,這讓重慶走水運轉途上海出口的時間節約了12天以上。

在北部灣港欽州碼頭有限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周延看來,西部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打通,降低了成本,提高了效率,逐漸改寫著我國西部地區傳統的東向物流格局。新通道不是傳統的交通物流物理通道,將形成貫穿國際國內、東西南北的一條貿易走廊、產業走廊。

“南寧的新方位就是找准自身定位,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南寧市發展改革委主任丁偉表示,當前深入實施強首府戰略,在強工業、強創新、強金融、強樞紐、強開放、強治理六方面切入,全力提升南寧首位度,不僅有利於理清南寧發展思路,也找到了助推深化改革的抓手,借助於區域協調發展,南寧一定能夠實現高質量發展。

進入快車道,處處是機會。在廣西民族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留學的越南籍學生慶玄告訴記者,隨著越南與中國的深度合作,會有更多的就業崗位等著她,而擁有漢語這項技能無疑是個加分項。如果南寧有合適的機會會選擇留下來工作。

站在新方位,“邕”抱全世界。從昔日的西南邊陲小鎮,到中國面向東盟開放合作的前沿城市,首府南寧的開放發展這盤棋越走越活。

新動能,首府經濟換上了“火車頭”

楊福臨駕駛的43311次列車從南寧南站駛出。皇甫萬裡攝

小雪節氣剛過,與往常一樣,楊福臨駕駛的43311次列車准點駛出南寧南站,開往欽州港。三層的站台小樓隱藏在居民區后,內陸運來的大宗貨物在南寧國際鐵路港進行“編隊”,將通過這裡繼續它們的旅程。

“過去從南寧到欽州港需要4至5天時間,如今1天就可以折個來回,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對有著9年半“駕齡”的楊福臨來說,時間成本的大幅縮短是最大的變化。“這得益於火車頭的升級,從過去的內燃機車到現在的電力機車,火車的速度提升了,運量增加了,操作方便了。”楊福臨說。

“火車跑得快,全靠車頭帶。”就像楊福臨駕駛的這台火車頭一樣,今年以來,隨著西部陸海新通道、中國(廣西)自由貿易試驗區、強首府戰略等一系列政策的落地,由“穩”到“促”,南寧這台“火車頭”不斷升級,牽引作用日益凸顯。

打理成千上萬畝農場要多少人?答案是:一人。登錄系統,輕觸按鈕,滴灌、噴霧、施肥自動開啟,就像玩“開心農場”一般輕鬆。

“80后”小伙溫標堂領著本土企業捷佳潤,短短數年就走出廣西,走進東盟,輻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服務土地60多萬畝。“智慧農場”不僅體現在遠程操控,還體現在利用大數據進行預測、分析,及時提示風險,減少農戶損失。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不斷發展,數字經濟必將成為城市發展的重要指標,而南寧的后發優勢就在於此。”南寧市大數據發展局局長尹平告訴記者,南寧市目前正著力打破各單位間的“信息壁壘”,通過數據的“聚通用”解決為老百姓和企業服務的“最后一公裡”。

在新興企業靠大數據實現自身跨越發展的同時,傳統行業也在挖掘自身“富礦”。

談起鋁型材,不少人都會想起鋁合金門窗,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常見的手機外殼、蘋果電腦背板、電腦機箱中的散熱器甚至是地鐵車廂、高鐵枕梁都使用了高性能的鋁合金型材,這其中有可能就有來自廣西南南鋁加工有限公司的產品。

齊林,南南鋁加工擠壓經理助理兼工長,擁有11年一線工作經歷的他也曾為“卡脖子”技術犯過難。2012年,公司為擴大生產,選派齊林到外地學習交流生產工藝,事與願違,滿心歡喜的他卻一再碰壁,因為沒人願意把核心技術教給“外人”。回來之后,齊林帶領團隊歷時2年摸索,最終將生產工藝確定下來。正是靠著這股沖勁,南南鋁加工成立10年累計申請專利177項,每年可開發近80個新產品。

小到企業,大到城市都需要新動能,“火車頭”已找准方位,如何提升其“續航能力”?南寧的方法是從外借“勢”。

2016年7月,南寧·中關村創新示范基地正式揭牌運營。協同創新、國際孵化、創融E家……要的不只是中關村的品牌,還要其平台、理念、資源等,中關村的專業化團隊“帶土移植”至南寧﹔南寧則全力深化本土產學研合作、拓展基地企業與本土企業合作等,借勢借力高位嫁接中關村“基因”。

“基地運營三年,已入駐哈工大機器人、中軟國際等重點企業90家,孵化創新團隊140個。”南寧中關村信息谷科技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梁雁介紹:“我們先把科技企業集聚,通過導入政策、資金、技術、平台、國際合作,把優質資源要素匹配給他們,通過減稅降費、降低產業租賃成本,多方面地讓第一批具有原始創新基因的種子企業在這片土地上成長起來,再帶動整個區域的發展。”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從客觀上來看,廣西無論是科技企業的集聚度、人才的集聚度、工業底子都是偏弱的。“但是,總得有人去改變它。沙漠裡面也有仙人掌,我始終堅信,貧瘠的土地上,也一定有一株開得特別鮮艷的花。”梁雁說。

新氣象,新征程激發出了“新擔當”

南寧市副市長伍娟接受人民網專訪。皇甫萬裡攝

9月2日,北京,國務院新聞辦發布會現場。

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鹿心社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在調研的過程中,很多干部群眾都說廣西不缺資源、不缺機遇、不缺政策、不缺平台,缺的是解放思想大膽闖、放手干的勇氣和魄力,缺的是開拓創新、真抓實干、攻堅克難的猛將、闖將、干將。”

實則,在今年年初,廣西喊出“決不能讓解放思想停留在口頭上”,明確“隻要是不違反中央規定、法規不禁止的,隻要是發展有需要、基層有呼吁、人民有要求的,隻要是別的省份能做、廣西自己能定的,就應大膽向前沖,決不能讓過時的思想束縛行動。”

“別講什麼不能干,要講怎麼能干成。”南寧市副市長伍娟對人民網記者表示,干事業離不開人,干部干部、干字為先,要重實干、重實績。干部的激勵和約束機制相匹配,這樣才能讓干部進一步拆掉思維裡的牆,激勵干部新擔當、新作為。

對南寧市大數據局局長尹平的採訪,擠時間安排在了傍晚。尹平說,2017年他在南寧市上林縣挂職,擔任扶貧工作隊隊長。“今年3月份,市裡調我回來籌建大數據局。兩年的朝夕相處,讓我對扶貧工作有了牽挂,想看見上林穩定脫貧后再回來,但還是服從了組織安排。”為何選中了尹平,用他自己的話講,“和市領導當面匯報工作的機會並不多,可能是市領導走訪過我扶貧的點,了解我在做的事。”

大數據局是個新建部門,目前在國家層面還沒有直接對應的部委,在各省(區)層面歸屬的上級單位也不同。尹平說,“這屬於全新業務,首要解決的是打通政府部門間的數據孤島,這要求我們既懂業務,還要懂技術,難度可想而知。”

採訪過程中,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員恰好來對接工作,尹平笑說,打破政府部門間的數據壁壘說易行難,如果一個杆子上有10個攝像頭,就說明數據的分散程度。正是讓兄弟部門感受到了數字技術的賦能,大家逐漸從“面上的支持”,轉變為“具體的參與”。最近有相關部門的同事主動找過來,探討區塊鏈技術對業務的應用。

工作作風的轉變,不僅能在干部身上看見,更展現在一個個基層崗位和具體的服務窗口。作為市場主體,企業的感受是最真切的。

在南寧·中關村創新示范基地、自貿試驗區南寧片區,不少企業共性的感覺是,“限時辦結”“無人審批超市”“一窗受理”等舉措讓辦事更便捷了。“在南寧市,下午上班時間是3點,為了適應企業的工作節奏,自貿試驗區南寧片區和高新區的服務窗口下午1點上班,壓縮了午休時間。”

伍娟說,制度創新舉措最能體現改革的勇氣和魄力,要把解放思想融入到工作的每個環節。自貿試驗區南寧片區,從探索“互聯網+不動產登記”改革,到推行審批套餐定制式服務,再到開展跨境金融業務先行先試,一條條看得見的服務舉措、一家家新增企業的數量,都是市場用真金白銀對南寧營商環境投出“支持票”。

“南來又見英雄樹,勁挺枝頭已著花。”解放思想、改革創新、擴大開放、擔當實干的新氣象,讓社會各界看好南寧的高質量發展。廣西大學中國—東盟研究院副院長羅傳鈺對人民網記者表示,近年來國家層面出台了不少支持廣西及南寧發展的政策舉措,將現有政策用活、用透,做好政策疊加的乘法,蘊含著南寧高質量發展的提升空間。

“改革隻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就在11月底,廣西召開了實施強首府工作會議,要以更強的決心、更大的力度促進南寧高質量發展。之所以要‘強’,說明南寧的經濟首位度還不強,大家並不回避問題,在針對痛點想辦法。”羅傳鈺表示。

新時代就是新考場,新征程要有新擔當。從相對封閉邊陲地區到面向東盟的開放前沿,南寧的發展迎來多個國家級戰略平台的支撐。如何明細“新方位”、激發“新動能”、展現“新氣象”,南寧正在趕考高質量發展的時代“答卷”。

(責編:栗翹楚、孫陽)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