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接生產需求,重塑管理方式,提升智能水平——

工業互聯網 發展新引擎(一線調查·互聯網新觀察⑥)

本報記者  喻思南

2020年07月16日05:0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數據來源: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艾媒咨詢

  核心閱讀

  推進生產智能化、開展遠程運維、打造柔性生產鏈……近年來,我國工業互聯網方興未艾,以數字化賦能制造業。未來,隨著互聯網信息技術和制造業進一步融合發展,工業互聯網將讓工廠更“聰明”,讓工人更“省力”。

  

  坐在辦公室,張顯桂點擊操作板,屏幕上生產進度、交貨時間一目了然。兩年前,這位河北安迪模具的總經理,僅靠一部電話與車間、客戶溝通,經常半天顧不上喝一口水。

  變化源於與工業互聯網平台服務商智能雲科的合作。以往報價靠經驗,現在根據平台採集的加工費、管理成本等數據精細測算﹔過去生產依賴工人,如今系統科學測算每道工序時間,排產時間從平均4個小時壓縮到半小時……張顯桂給記者算了算:工廠每年省下30多萬元管理成本,產能效率提升近30%。

  近年來,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為生產注入新動力,我國制造業的面貌正在重塑,數字化、智能化發展水平不斷提高。

  互聯共融 優化管理

  新一代信息技術結合工業制造,是技術也是生產方式和商業模式

  在寧夏,寧夏力成電氣公司生產電力配網開關設備,以前如果設備出故障,工程人員維修前並不清楚問題出在哪兒。2019年底,與樹根互聯合作后,公司上線了遠程運維系統。寧夏力成首席信息官徐志說,通過分析採集的設備數據,哪個零部件有風險,系統可以自動預警,有故障還能遠程診斷。

  在浙江,今年5月,寧波聯通、雲鏑智慧聯合打造的余姚智能家電雲平台,通過共享供需、產能、人才、招投標等信息,幫助當地小家電行業實現採、銷、供、產協同和跨企業、跨設備協作。雲鏑智慧總經理張劍雲說,生產、配套、服務企業聚集在平台上,打破了傳統制造模式的局限,讓柔性生產成為可能。

  工業互聯網,即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工業制造的融合。優也公司首席科學家郭朝暉表示,企業在決策時,往往不能同時取得實時數據和全部數據,但工業互聯網以“算法”為中介,結合機器和人工處理數據的優點,提升工業系統管理水平。

  安迪模具的生產智能化,寧夏力成的設備遠程運維,以及余姚小家電行業力圖打造的柔性生產,都是當前工業互聯網的主要落地方式。在中國信通院副院長、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秘書長余曉暉看來,工業互聯網不僅僅是一項技術、一種基礎設施,還是一種新的生產方式和商業模式。

  2017年11月,我國發布了工業互聯網的頂層設計——《關於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指出工業互聯網打造人、機、物全面互聯的新型網絡基礎設施,形成智能化發展的新興業態和應用模式。前不久,中央深改委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深化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強調要加快推進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制造業融合發展,加快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提升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水平。

  起步不久 尚在成長

  投入巨大,人才短缺,技術落地受企業和平台多方限制

  談起參加業內某個展會的經歷,一位工業互聯網服務平台經理說:“來聽報告的人擠滿了主會場,但走到展台來洽談的客戶卻不多。”這反映出目前企業面對智能制造大潮興奮與徘徊交織的現狀。

  工業互聯網落地並不容易。由於沒有統一的標准,數據不聯通、採不到,成為一大堵點。數據是工業互聯網的核心資源。但即便在同一個企業,生產管理、銷售採購、客戶管理系統也經常不聯通。企業將數據放到平台上,也擔心不安全。一位平台服務商提到,某發動機廠家希望採集整車廠上發動機的運行數據,用來改進產品。但整車廠回復:這些數據不能對外。

  企業還有別的顧慮:一是投入巨大。“一套系統,動輒上百萬元,更新設備還得花不少錢。”張顯桂說。二是缺少信息化人才,提不出需求。工業制造涉及的生產設備多,業務鏈條長,多位服務平台負責人表示,了解企業需求就要花很多時間,有時談到一半才發現供需雙方並不匹配。

  目前,平台方面也有局限。真正意義的工業互聯網平台剛剛起步不久,目前平台解決的多數是相對淺層次的問題。但工業需求五花八門,平台隻能通過做項目,不斷積累經驗。

  另外,我國制造業中90%以上的是中小企業,超過55%的企業尚未完成基礎的設備數字化改造。智能雲科數字化工廠事業部高級咨詢顧問蘇欣指出,我國中小制造企業裡,通常有1/3是老舊機床,這些低端設備改造難度非常大。

  “我國是在借著互聯網信息技術的優勢,踮著腳尖跨越。”天津市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工程師趙繪存說,我國工業化歷程相對較短,自動化、信息化的路還沒有走完,又趕上智能化、數字化浪潮,可謂“一個階段、兩項任務”。

  整合經驗 厚植根基

  需要深度挖掘數據信息,建好安全屏障,筑牢制造業基礎

  受訪從業者無不認同,我國有孕育工業互聯網的優質土壤。清華大學軟件學院院長王建民說:“我國制造業門類齊全、體系完備、發展迅速,工業大數據數量多,應用場景豐富,企業敢於擁抱新技術。”“尤其是今年,‘雲’上連接的需求,讓工業互聯網再度升溫。”樹根互聯首席執行官賀東東說。

  不過,業內人士呼吁,要理性看待工業互聯網。“工業互聯網不是採集到數據、開發幾個APP就可以實現的。”專注服務鋼鐵行業的上海優也首席執行官傅源說,“工業企業需求非常個性化,有的方案理論上可行,實際場景中卻行不通﹔曾被証明有效的方案,也無法在同一類型不同公司復制。”

  “消費互聯網是橫向的,能連接全球數億人﹔工業互聯網是垂直的,重點在於整合行業深度經驗,以此作為進行決策的基礎。”王建民說,工業高度細分、碎片化的特點,要求平台深扎下去才能創造價值。蘇欣坦言:工業互聯網要一步步來,盡管回本、營利一時不能保証﹔一些有能力的企業應有意識主動邁出第一步,先把設備連接起來。隻有數據越來越多,其作用才會慢慢凸顯。

  隨著工業互聯網應用的深入,未來制造業的研發、設計、生產等將更加依賴工業軟件的仿真、模擬等功能,平台軟件的生態也將逐漸完善。但在工業軟件、平台底層框架上的不足,可能成為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的隱憂。多位專家表示,我國工業技術沉澱相對不足,企業普遍缺乏工藝參數、工業知識的管理,加上市場支撐不夠,國產工業技術軟件短板突出,高端工業軟件對外依賴嚴重。

  另一個隱患是安全。“工業互聯網改造后,制造企業軟件化,也將持續面對病毒、木馬、漏洞等傳統安全挑戰。要建好安全屏障。”奇安信董事長齊向東說。

  多位專家提醒,互聯網與工業深度融合,把新一代信息技術轉化為制造業要素,目的是加強工業制造。工業互聯網是一種新型生產方式,但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制造邏輯。制造業升級,基礎得打牢﹔否則,工廠再智能,生產工藝跟不上,做不出高精度、高質量的產品,仍然難以贏得更廣闊的市場。

  

  ■記者手記

  技術紅利 務實為要

  發揮好工業互聯網的賦能價值,重在一個“實”字。制造企業若想享受技術紅利,要落實信息化基礎,有嘗試才有收獲﹔服務平台要成長壯大,也要扎實做好應用場景,沉澱才可能成就金字招牌﹔管理部門期盼新業態興旺,更得務實著力,不忘服務制造業升級初衷,做好引導和管理。

  近年來,新技術不斷涌現,真正能夠創造價值的莫不在於發現真需求、解決真問題。炒作概念雖可能風光一時,但最終會成為過眼雲煙。工業互聯網要由淺入深不斷推進,基礎打得牢,才能走得遠。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16日 06 版)

(責編:牛鏞、岳弘彬)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