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稅降費的短期成效及中長期目標

何代欣

2020年09月15日08:37  來源: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減稅降費的短期成效及中長期目標

  我國減稅降費的歷程,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提出的結構性減稅計劃。而為各方耳熟能詳的全面減稅降費開始於2018年。據財政部門的統計,2018年和2019年減稅降費累計超過3.6萬億元。這一規模約佔我國GDP比重的2%,財政收入比重的15%左右。2020年,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和經濟下行壓力,黨中央、國務院迅速決策,提出進一步加大減稅降費力度,實施更加積極有為的財政政策。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全國累計新增減稅降費15045億元,其中新增減稅5414億元,新增社保費降費9631億元。而據最新估算,全年可為市場主體新增減負將超過2.5萬億元。如若兌現,將是我國年度減稅降費規模的歷史之最。

  減稅降費短期成效明顯

  為什麼要實施大規模減稅降費?短期來看,我國經濟增長放緩需要通過財政刺激穩定經濟運行基礎。減稅降費則是令企業增加投資、個人增加消費的主要財政舉措。長期來講,中國經濟發展轉型的機遇與挑戰並存。減稅降費能夠加快國家經濟轉型,推動高質量發展目標盡快實現。

  在成熟經濟體中,實施大規模減稅出現在20世紀80年代的英國和美國。彼時,兩國都將減稅降費作為振興經濟的主要辦法。這一改傳統凱恩斯主義財政政策在宏觀調控時隻會增加政府支出,加重社會負擔的做法,而是採用了直接為經濟社會減負,來幫助企業發展並刺激民眾消費。最終效果顯示,兩國雖然在減稅降費中承擔了一定的財政壓力(稅費減收),但是經濟則走出了70年代兩次石油危機的影響。英國明確了金融業為主導的經濟發展戰略,美國則為后來走向互聯網經濟和數字經濟奠定了基礎。

  我國減稅降費效果也正在顯現。相關研究顯示,2012年至2016年實施的營業稅改征增值稅,打通了增值稅抵扣鏈條,減少了重復征稅,鼓勵了服務業發展。另據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的估算,5年時間裡,僅此一項改革累計減稅就超過2萬億元,為小微企業提供稅收優惠及清理各項收費累計減輕市場主體負擔3萬多億元。同時,減稅降費為產業升級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環境——高端制造業所需要的創新投入受到減稅降費的鼓勵,現代服務業受益於稅收抵扣政策的優惠。

  減稅降費在今年被賦予全新的任務目標——不僅要繼續為經濟轉型輸送減負紅利,而且要為穩定經濟社會運行提供保障。減稅降費力度加大,以對沖疫情沖擊和經濟波動給企業帶來的經營困難。具有代表性的政策安排包括:在繼續執行去年出台的下調增值稅稅率和企業養老保險費率等的同時,強化階段性政策,出台實施支持疫情防控保供和復工復產的稅費政策並延長執行期限,延緩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所得稅繳納,延長階段性減免社保繳費政策。

  可以看到,代表性政策背后有很強短期宏觀調控目標。作為中國現行稅制中收入佔比最高的稅種——2019年增值稅佔稅收總收入比重為39.5%。減增值稅意味著多數行業和企業將獲益。從減稅過程上看,增值稅標准稅率在2018年5月1日,從之前的17%降至16%,下調一個百分點﹔2019年4月1日稅率又從16%降至13%,下調三個百分點,下調幅度接近20%。增值稅稅率下調速度之快、幅度之大,不僅在我國稅制改革中前所未有,而且在全世界開征增值稅的140多個國家和地區中所罕見。事實上,增值稅稅率降低有顯著減輕增值稅納稅人負擔的作用。同時,由於隻有生產經營產品或服務才會有增值稅納稅,因此減稅負也是鼓勵復工復產的舉措,還可以理解為是對企業持續經營提供的一種經濟激勵。

  相對於大家熟悉的減稅,降費的內容和意義可能要陌生一些。這次降費中一項關鍵內容是調低企業養老保險費率。2019年之前,我國長期實行20%左右的繳費率水平,而今開始執行16%的繳費率,以此減輕企業的負擔。在此基礎上,延緩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所得稅繳納,延長階段性減免社保繳費政策對緩解企業現金流壓力,將更多資金用於復工復產,有很大的提振作用。進一步看,我們還要更加深刻認識到減稅降費對保就業等重要目標的支撐。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穩定經濟運行和保就業分別是頭號目標。企業恢復生產也就恢復了用工。民眾有了工作,也就有了基本收入。有了基本收入,不但可以減輕財政保障負擔,而且可以穩定社會消費,促進經濟循環正常運轉。這樣的邏輯下,減稅降費的短期作用陡然提升。其穩定社會經濟運行的作用不是減輕負擔所能囊括的,而是關系到了整體戰略布局。

  減稅降費中長期目標更須關注

  相對於關注減稅降費的短期成效,其中長期目標更值得思考。尤其是減稅降費對經濟社會運行的中長期影響會在今后一段時間逐步體現。新的挑戰和機遇亟待甄別。首先,如何實施可持續的減負政策。這不僅考驗決策定力,而且關乎財政實力。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國改革發展的任務還比較繁重。依靠減稅降費推動改革還可能會有比較長的周期。因此,財政減收所承擔的壓力極有可能比多數國家要大。當財政減收與政府增支同時出現時,財政赤字將長期存在。這無疑會給財政工作乃至政府運行帶來挑戰。其次,減稅降費的切入點怎樣選擇。普遍性的減稅降費會走到“十字路口”,針對性的減稅降費延續時間會更長。政府對微觀經濟運行的了解程度,以及政策執行的力度將在未來決定減稅降費的實際效果。最后,減稅降費如何與其他政策配合。面向實體經濟和小微企業的減稅降費幫助了他們渡過難關。與財稅政策配套的金融政策、投資政策、就業政策也在發揮同樣的作用。但要真正搭建起服務實體經濟和小微企業的政策體系,上述政策還需要更加密切協調配合。

  第一,未來的減稅降費要與政府減支對應起來。在確保民生支出不減少的情況下,要削減其他不必要的政府支出。今年中央部門帶頭削減不必要預算支出就是一個良好的開始。第二,要加強對減稅降費政策實施效果的研究。財稅部門可在一定范圍內運用先進技術方法和微觀數據資源,用以及時准確的判斷減稅降費的實際成效,不斷積累制定未來政策的經驗。第三,將各類政策優勢進行全面分類,建立常態化政策協調機制。部門之間的協調是政策協調的前提。財稅、金融、發改和人社部門都需要坐下來,為中長期的政策協調搭建合作平台。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財政研究室副主任)

(責編:楊曦、喬雪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