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因素掣肘 民營企業500強出海慎行

湯  莉

2020年09月17日08:22  來源:國際商報
 

  □ 本報記者 湯 莉

  2020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和《2020中國民營企業500強調研分析報告》於9月10日在全國工商聯主辦的2020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峰會上發布。報告顯示,受中美經貿摩擦和全球經濟持續低迷影響,民營企業500強在2019年的出口總額、海外投資企業數量、海外雇員人數、海外營業收入以及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投資的企業數量等對外經貿合作方面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波動。

  整體經營狀況持續改善

  在2020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中,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8588.33億元)、蘇寧控股集團(6652.59億元)、正威國際集團有限公司(6138.99億元)位列前三位,排名前十位的企業營業收入均超過3000億元。

  今年的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入圍門檻達202.04億元,比前一年增加16.18億元。其中,制造業民營企業500強入圍門檻達89.18億元,比前一年增加3.56億元﹔服務業民營企業100強入圍門檻達289.51億元,比前一年增加48.39億元。2020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中有73家為新入圍企業。在退出榜單的73家企業中,有18家營業收入未達到入圍門檻,其他企業或未參加調研,或不符合入榜條件。

  分析顯示,上榜企業經營效益持續改善,企業營業收入、資產總額和稅后淨利潤均有不同程度增長﹔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第三產業入圍企業有所增加﹔創新能力穩步增強,企業更重視研發人員配置和研發經費投入,有效專利和國際專利數量增長明顯。

  同時,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尚未得到有效緩解。感到融資難融資貴的500強企業數量從2017年的254家增長到2019年的274家,且企業直接融資佔比依然偏低,通過資本市場融資和引入戰略投資者的企業佔比也有下降。

  出海業務全面承壓

  受復雜形勢影響,在民營企業面臨的諸多困難和風險中,貿易和投資等出海業務全面承壓,企業的盈利預期、出口業務、供應鏈和資金鏈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

  在出口方面,統計顯示,2019年,民營企業500強中的出口企業數量由2018年的226家下降至213家,減少13家﹔出口總額由2018年的1422.55億美元下降至1212.41億美元,降幅14.77%﹔民營企業500強的出口佔全國出口總額的4.85%,比前一年減少0.87個百分點。

  在對外投資領域,民營企業500強繼續推進全球化布局,但海外投資明顯減緩。2019年,民營企業500強開展海外投資的企業數量為243家,比前一年增加2家﹔海外投資項目企業數量達1858項家,比前一年減少487項家﹔企業海外雇員人數為56.99萬人,比2018年減少6.98萬人﹔實現海外收入不含出ロ6735.98億美元,比前一年減少1415.62億美元,降幅為17.37%。

  “民營企業500強穩步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深耕已布局國家和地區,同時不斷開拓新市場,尋找新商機。”調研報告顯示,2019年,共有191家500強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有167家企業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一帶”建設,比前一年減少12家﹔有126家企業參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一路”建設,比前一年減少41家﹔有141家企業來自浙江、江蘇、廣東、山東、上海5個東部沿海省市。

  調查顯示,500強企業的“一帶一路”建設共涉及41個細分行業,其中,制造業和建筑企業最多,分別為117家和22家。500強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投資領域以基礎設施建設、建筑施工、電氣機械、鋼鐵、房地產、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等具有競爭優勢的行業為主,在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同時,有意在未來3年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企業有301家,比前一年減少17家。

  拓展國際市場,獲取品牌、技術、人才等要素,獲取國外原材料仍是驅動500強企業“走出去”的三大主要因素。分地區看,500強企業對外投資仍主要集中在亞洲地區,且除投資非洲的企業數量有小幅增長外,其他地區均呈現下降趨勢。在亞洲和歐洲地區建立國際營銷網絡和物流服務網絡的企業越來越多。

  在制約因素方面,國際經營管理和專業技術人才缺乏,對東道國政策、投資環境、市場信息了解不夠,資金缺乏等是企業內部的主要掣肘,外部不利因素主要為金融支持不夠、外匯管制嚴格、缺少境外投資統籌協調,以及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東道國法律政策不完善等。

  有30.40%的500強企業認為,中美經貿摩擦對企業的影響有所加劇,主要體現在關稅沖擊導致對美出口成本增加、出口業務下滑、在美營商環境不確定因素增加等方面。

(責編:李都也(實習生)、李棟)

相關專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