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立案調查、業績預虧 安妮股份難了

董亮 馬換換
2020年10月15日06:46 | 來源:北京商報
小字號
原標題:立案調查、業績預虧 安妮股份難了

  立案調查再加業績預虧,安妮股份(002235)讓公司近4萬戶股東頗為鬧心,更是給公司實控人張杰、林旭曦夫婦增添了不少煩惱。利空消息打擊下,安妮股份10月14日無懸念以跌停收盤,最新總市值不足40億元。據了解,憑借商務信息用紙相關業務,安妮股份2008年成功登陸A股,但縱觀公司上市后的業績表現,卻始終站在“差等生”陣營。面對業績頹勢,安妮股份也先后實施業務轉型,其中2016年切入版權服務賽道,但結果卻不盡如人意,反而讓公司頭頂巨額商譽。對於本就經營不善的安妮股份而言,立案調查后也將被限制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對於公司而言,想要自救似乎已是難上加難。

  股價封死跌停

  在立案調查、業績預虧的雙重打擊下,安妮股份10月14日無懸念以跌停收盤。

  交易行情顯示,安妮股份10月14日以跌停價6.8元/股開盤,開盤后曾出現一筆大額資金前來撬板,但短暫開板后,公司股價再度封上跌停板,之后未能打開。截至當日收盤,安妮股份收於跌停價6.8元/股,總市值39.48億元,換手率僅3.35%。數據顯示,在賣一位置上仍有超30萬手賣單在排隊出逃。

  根據深交所10月14日晚間披露的盤后交易信息顯示,安妮股份當日的前五大賣出席位中未有機構身影,其中處在賣一位置的系安信証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興華大街証券營業部,賣出金額達913.72萬元﹔處在賣二、賣三位置的分別為興業証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望京西路証券營業部、五礦証券有限公司大連分公司,分別賣出680萬元、441.93萬元。經計算,當日前五大賣出席位合計賣出安妮股份約2568萬元。

  消息面上,10月13日晚間,安妮股份披露稱,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公司遭到了証監會立案調查。針對此次立案調查的相關問題,安妮股份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公司收到立案調查通知書后已經開始了自查工作,會配合相關機構的調查,未來如果有相關進展會進行公告披露。”

  此外,安妮股份10月13日晚間還對外發布了2020年三季度業績預告,公司在今年前三季度預計實現歸屬淨利潤為-9500萬元至-8000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安妮股份股價進入了下行通道,經東方財富數據統計,在9月9日-10月14日這20個交易日,安妮股份區間累計跌幅達38.96%,而同期大盤漲幅為2.99%。

  業績持續疲軟

  實際上,自上市后安妮股份的業績表現就難言樂觀。

  2008年5月,在張杰、林旭曦夫婦的帶領下,安妮股份登陸資本市場,彼時公司自詡為“國內重要的商務信息用紙供應商之一”。但上市后公司業績表現卻持續疲軟,在此背景下,安妮股份開始實施業務轉型,先后推進彩票業務、進軍物聯網行業,但結果不盡如人意。

  2016年,安妮股份盯上了市場潛力巨大的版權服務行業,當年斥資逾11億元收購了北京暢元國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暢元國訊”)100%股權,彼時公司就表示版權服務將成為公司核心的業務。雖然被寄予厚望,但暢元國訊的業績承諾卻沒有如約兌現。

  具體來看,收購暢元國訊時,交易對方承諾,暢元國訊2016-2018年的淨利潤分別為7600萬元、1億元、1.3億元,安妮股份彼時也表示,這將極大地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但事與願違,暢元國訊在2016-2018年實現的淨利潤分別約為7924.75萬元、6155.71萬元、9229.69萬元,業績承諾實現率分別為104.27%、61.56%、70.998%。

  收購不及預期等各種因素下,安妮股份2017年巨虧3.65億元。

  2018、2019年安妮股份分別實現歸屬淨利潤約為7553萬元、2406萬元,對應實現扣非后歸屬淨利潤分別約為1356萬元、-2.4億元。

  在本就不樂觀的業績下,安妮股份再曝公司今年前三季度最高預虧9500萬元。對此,安妮股份表示,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公司及公司上下游企業復工延遲,給公司各項業務開展造成較大影響,版權服務業務部分項目延期﹔此外,公司對商譽進行減值測試,經公司財務部門初步測算,預計本期計提商譽減值7000萬-8000萬元﹔報告期內,非經常性損益對公司的淨利潤影響金額約為1738萬元。

  需要指出的是,在當下被立案調查的情況下,安妮股份將不能發行股份購買資產,這也斬斷了公司的一條自救道路。

  逾5億商譽懸頂

  切入版權服務領域尚未給公司帶來豐厚的回報,安妮股份卻因此背上了巨額商譽。

  根據安妮股份最新披露的2020年半年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公司賬上商譽達5.23億元。其中,截至2020年6月30日,安妮股份投資並購暢元國訊產生的商譽剩余賬面價值為5.17億元,若暢元國訊盈利情況未來不達預期,將可能形成商譽減值,從而影響當期損益。

  投融資專家許小恆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商譽猶如懸在公司頭頂的利刃,一旦標的公司經營不達預期,上市公司就面臨商譽減值風險,從而吞噬公司利潤。

  雖然版權服務業務並未給公司帶來豐厚的業績回報,但安妮股份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未來公司還是會深耕版權服務領域。

  就安妮股份目前動作來看,公司確實仍在加碼版權服務行業。今年9月安妮股份披露稱,公司擬對全資子公司廈門安妮知識產權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妮知識產權”)增資1億元,增資后,安妮知識產權的注冊資本將從2億元增加到3億元。

  安妮股份2020年半年報顯示,紙制品及相關服務仍為公司提供較大營收,報告期該業務實現營收金額約為1.15億元,佔總營收的比重為68.7%。對此,安妮股份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公司對版權服務相關業務的募投項目還在投入、建設中,所以版權服務方面的收入會相對較少。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在2019年12月安妮股份披露了一則“關於募集資金投資項目延期的公告”,將版權大數據平台這一募投項目的預定可使用狀態日期延后至2021年12月,該項目投資總額為8.6億元。

  上海財大電子商務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表示,數字版權產業目前仍處於培育成長期,目前市場上面臨“確權難、授權難、維權難”等諸多難點,相關企業如何順應市場需求是決勝的關鍵。

(責編:趙安妮(實習生)、李棟)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