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無人掌舵,世貿組織大船駛向何方?

張  日
2020年11月24日08:19 | 來源:國際商報
小字號
原標題:無人掌舵,世貿組織大船駛向何方?

  ■本報記者 張 日

  自世界貿易組織前總干事阿澤維多8月份提前一年辭職卸任,至10月28日世貿組織發言人基思·羅克韋爾宣布,尼日利亞候選人恩戈齊·奧孔喬-伊韋阿拉成為世貿組織總干事遴選“三人小組”擬向總理事會提交的新任總干事最終推薦人選,世貿組織掌門人接替一事似已按部就班順利過渡。

  然而,由於美國拒絕支持世貿組織高層提交的下一任總干事人選,世貿組織不得不取消了原定於11月9日舉行的決定新任領導人選的會議。

  目前,世貿組織仍處於群龍無首的“空轉”狀態,何時了局須待后續進展。

  半路殺出程咬金

  世貿組織高層的一個小組10月份已經提名尼日利亞前財政部長恩戈齊·奧孔喬-伊韋阿拉成為下任世貿組織總干事,如果通過,她將成為第一個擔任世貿組織總干事的非洲女性。

  然而,美國另有打算。其支持的韓國候選人、產業通商資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長俞明希,頂住外交壓力一直沒有退出競選。世貿組織因此不得不推遲原定於11月9日舉行的任命會議。

  世貿組織第六任總干事阿澤維多8月31日離任,提前一年結束任期。新任總干事的遴選程序6月8日啟動,共有8位候選人獲得正式提名。由世貿組織總理事會主席、爭端解決機構主席、貿易政策審議機構主席組成的總干事遴選“三人小組”,自9月7日起,與世貿組織所有成員代表分別會面並展開三輪磋商,逐步縮小候選人范圍。

  根據世貿組織現行規則,新總干事任命通常應採取成員協商一致的方式,即在164個成員全部同意的情況下,新任總干事才能產生。不過,在特殊情況下,將總干事人選任命決定訴諸成員投票表決也可能成為備選方案。雖然世貿組織通常靠各方協商達成共識來決定總干事人選,不太樂意通過投票解決,但若美國一味咄咄逼人,恐怕也隻能出此下策。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院院長屠新泉表示,美國憑借在世界經濟上的強大話語權,對世貿組織的多項活動橫加干涉,迫使世貿組織處於癱瘓狀態。在這種情況下,阿澤維多宣布在自己任期還有一年的情況下提前辭職,而選出一位新任總干事就成為迫在眉睫的任務。

  輿論認為,總干事人選之爭是世貿組織面臨多重棘手難題的集中體現,其目前最棘手的問題是美國近年來的不合作態度。從拒絕執行裁決,到使爭端解決機制下的上訴機構陷入癱瘓,阻止批准預算,甚至威脅退出世貿組織,美國的做法極大地損害了世貿組織權威,使多邊貿易體制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

  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屠新泉看來,特朗普政府對世貿組織的種種干預是企圖“復辟”美國20世紀80年代在國際貿易格局中的“一言堂”地位。

  他預計,隨著美國大選塵埃落定,世貿組織的形勢也會明朗化。候選人拜登上台后應該不會阻撓奧孔喬-伊韋阿拉當選世貿組織總干事。拜登政府會讓世貿組織的各個機構恢復運轉,同時,拜登會以同意開啟大法官的遴選程序作為籌碼,要求世貿組織對其決策機制進行一定的改革,平衡美國國內的利益。

  屠新泉認為,世貿組織並沒有完全癱瘓。

  首先,特朗普政府對世貿組織的態度是基於他認為制度化的國際秩序對美國是不利的,因為國際組織約束了美國的自由,多邊主義模式不能充分發揮美國的實力優勢。這也是特朗普主導美國退出巴黎協定、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等的原因。如此看來,特朗普政府對世貿組織的干擾尚算“手下留情”,並沒有直接“退群”。

  其次,干擾世貿組織的諸多行徑極具特朗普個人化色彩,與其不喜拘束的性格和孤立主義外交思想關系甚密。此外,特朗普的行事風格與他曾是房地產商也有關系。房地產行業的全球化色彩很淡,因此特朗普對全球化、貿易逆差順差等概念淡薄。

  屠新泉表示,從爭端解決機制的角度來看,特朗普政府阻撓法官的任免對世貿組織影響較大,因為這直接導致其上訴機制癱瘓。但另一方面,世貿組織專家組一直在運轉,這是美國不能阻撓的。此外,即便現在總干事職位空缺,秘書處也一直在運轉,因此不能說世貿組織完全被架空。

(責編:趙安妮(實習生)、李棟)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