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共享充電寶悄悄漲價!充幾次可自己買一個,還用嗎?

張旭
2020年12月02日08:02 | 來源:中國新聞網
小字號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2日電(記者 張旭)“充了50分鐘,要了我6塊錢,以前一小時不是才一塊錢嗎?”經過了5年的發展,不少習慣了共享充電寶的用戶突然發現,這不起眼又離不開的充電寶,不知何時已變成小小“吞金獸”。

  租充電寶嗎?99元的那種

  平時喜歡刷抖音和微信聊天的吳女士,外出經常遇到手機電量告急的情況,共享充電寶的出現幫她解決了這一后顧之憂。但最近,她開始考慮出門多帶一個充電寶。上周日,吳女士在北京朝陽區某商場吃飯,租借的充電寶隻充了30分鐘,就扣了3塊錢,才覺得有點不對勁。“我記得去年還是一小時一塊錢,什麼時候漲了好幾倍?”

  吳女士之前開通了免密支付,所以沒注意過結算金額,她感覺自己不知不覺被割了韭菜。“如果不是朋友提起,我都沒注意到漲價。按我這個使用頻率,估計花的錢早就夠自己買一個充電寶了吧!”

  吳女士在使用共享充電寶。中新網記者 張旭 攝

  與頻繁使用共享充電寶的吳女士不同,何先生只是偶爾使用。在他的印象中,充電寶的租用價格一小時隻要一塊錢,使用很方便。但共享充電寶在解決燃眉之急的同時,也惹出過麻煩。

  “手機上顯示附近網點可歸還,但去了之后發現機器滿了,有時候就忘記歸還。”去年9月,借了一個“街電”充電寶,附近網點一直沒有空位,幾天之后,何先生被封頂收費99元,該充電寶歸他所有。“但其實這種普通充電寶根本不值99塊,遇到電商平台打折,五六十塊就可以買到一萬毫安的快充移動電源。”

  京東上的各類充電寶價格截圖。

  除了沒有歸還導致被迫回購充電寶,在黑貓投訴上,有消費者還遭遇被收99元的情況。“去年用了一次咻電共享充電寶,當時顯示歸還成功,扣了4塊錢,最近又想用的時候顯示我上次沒有歸還,現在還要扣我99塊。”

  黑貓投訴上,有消費者表示自己去年歸還充電寶,今年發現被扣99元。

  漲聲一片,最高漲五倍

  針對共享充電寶漲價一事,記者咨詢了多家企業。街電的客服表示,最近是有部分櫃機價格輕微提升,是不同區域的門店根據市場情況調整收費標准,不是平台統一提價。怪獸充電也表示,不同商家有不同收費標准。

  為了驗証上述答復,中新網記者近日在北京的旅游景區、商場等場所進行了走訪,發現共享充電寶的價格與所處地段關系密切,且各家存在不同程度上漲。

  用戶在商場歸還共享充電寶。中新網記者 張旭 攝

  具體來說,“街電”每日封頂價格從20元漲到了30元﹔除旅游景區提升至5元/小時以外,其余人流量較大的地點均提升到了3元/時。

  “來電”的每日封頂價格20元未發生變動,每小時價格提升至2-3元。

  “美團”雖然是充電寶市場新玩家,但走的不是低價路線。在旅游景區高達6元/時,其余人流量較大的地點為3元/時。

  “怪獸”每日封頂價格28元,僅次於“街電”﹔值得注意的是,該品牌單位時間價格不分場所,均為每小時4元。

  從走訪情況來看,各家使用價格出現普遍上調。與此前“每小時一元”的價格相比,“美團”充電寶價格最高漲了五倍。

  北京朝陽區一家書店內擺放的共享充電寶。中新網記者 張旭 攝

  在中國商業經濟學會副會長宋向清看來,共享充電寶漲價的原因主要是市場需求增加,而新增供應不能滿足需要,加之維護保養的成本不斷提高,導致共享充電寶漲價,這些是純市場行為,是企業參與市場競爭的策略和手段。

  但宋向清也表示,由於共享經濟領域很多屬於新生事物,許多法律問題沒有在法律條文中體現,導致部分共享充電寶等共享經濟出現監管不到位、監管力度不夠等。因此,加大監管力度、加強監管效果是必由之路。

  誰在悶聲發大財

  共享充電寶是搭著“共享經濟”概念的東風起飛的。2014年,戴威創辦ofo,讓“共享經濟”模式走入大眾視野。也是在這一年,來電科技成立,成為第一家共享充電寶企業,隨后越來越多玩家加入戰局。

  在經歷了王思聰“共享充電寶能成我吃翔”的質疑后,2017年,怪獸充電、小電、街電、來電四家企業拿下總額10億元人民幣的融資。隨著中小玩家的出局,到2019年下半年,基本形成了以“三電一獸”為頭部的市場格局。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與關鍵詞“共享充電寶”相關的項目品牌共有160個。但據Trustdata數據,2019年,“三電一獸”四家公司已佔據共享充電寶市場96.3%的份額。這四家公司中,街電以28.6%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小電和怪獸分別以27%和25.1%的份額緊隨其后,來電以15.6%的市場份額排名第四。

  “三電一獸”佔據了絕大部分市場份額。圖片來自前瞻產業研究院。

  在擴張的幾年間,為了培養用戶習慣,各家不約而同採取了低價模式。“前半小時免費”、“一小時隻要一元”的策略遍布整個共享充電寶市場。

  為了能夠入駐更多店鋪,代理商給商家開出了足夠有吸引力的條件。北京海澱區一家火鍋店的負責人告訴中新網記者,他們餐廳裡安裝了兩個24個充電寶的充電櫃,與品牌商簽的是7成收入的合約。

  該負責人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如果一個充電寶一天被使用5次,按單次使用費3元計算,兩個櫃機每月能給火鍋店帶來大約1.5萬元的分成收入。

  至於KTV這樣的娛樂場所更是共享充電寶商家的必爭之地。代理商為了入駐,除了分成70%-80%,還會額外給一萬元入駐費。但即使如此,由於單價較高,也可以在半年內收回成本。

  王思聰曾不看好共享充電寶行業。圖片來自陳歐微博。

  商家盆滿缽滿,共享充電寶企業更不必說。艾瑞咨詢數據顯示,2019年共享充電寶行業完成79.1億元的交易總額,同比增長141.3%,行業頭部的四家平台均已實現盈利。

  2017年,在聚美優品創始人、街電董事長陳歐投資“街電”時,王思聰並不看好共享充電寶這個行業。如今共享充電寶卻普遍漲價,像共享單車行業一樣進入“收割期”。當初放了豪言的王思聰如今又是何感想?

  艾媒咨詢預計,2020年中國共享充電寶用戶規模達4.08億人。但問題在於,漲聲一片的共享充電寶,還能吸引到這麼多用戶嗎?(完)

(責編:趙安妮(實習生)、李棟)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