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麻辣財經:鄉村振興,這些發展要素值得關注!

郁靜嫻
2020年12月24日07:40 | 來源:人民日報中央廚房
小字號

  近年來,伴隨《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等一系列重要文件的發布,各類資源、發展要素和資金加快向鄉村匯聚。我國農村創新創業環境不斷改善,鄉村產業快速發展,促進了農民就業增收和鄉村振興。

2019年,農產品加工業主營業務收入達22萬億元,鄉村休閑旅游營業收入超過8500億元,農林牧漁專業及輔助性活動產值6500億元,農村網絡銷售額1.7萬億元,返鄉入鄉創新創業人員累計達850萬。

農村改革幾十年來,世情、國情、農情都發生了變化。截至去年底,我國農民工數量已達到2.9億。鄉村振興,如何激活“人”這一核心發展要素?如何看待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在農業現代化發展中的地位?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最新的政策導向和機遇有哪些?

日前,“鄉村振興高層論壇·2020成果報告會”在京舉行,在這場由農業農村部管理干部學院(中共農業農村部黨校)主辦的報告會上,有關部門負責人和業內專家學者展開了熱烈討論,咱們一起來聽聽他們的分析與建議。

賦予雙層經營體制新內涵,不斷提高農業經營效率

新形勢下,鄉村振興的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在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突出抓好農民合作社和家庭農場兩類農業經營主體發展,賦予雙層經營體制新的內涵,不斷提高農業經營效率。

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生產經營方式, 它包含了兩個經營層次:一是家庭分散經營層次﹔二是集體統一經營層次。多年來的農村改革的實踐証明,雙層經營體制調動了億萬農民的生產積極性,為農業農村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隨著新型城鎮化推進和城鄉融合發展,農村人口大規模向城市轉移,農村人口結構和經營結構發生深刻變化,原本的‘統’和‘分’無法滿足集體經濟新的發展需求,必須賦予農村雙層經營體制新內涵。”農業農村部鄉村振興咨詢委員會委員、原農業部常務副部長、中國農業經濟學會原會長尹成杰說,這關系到新時代新形勢下如何鞏固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如何賦予農村雙層經營體制新動能等問題。

那麼,農村雙層經營體制的新內涵表現在哪?農業農村部管理干部學院副院長、研究員朱守銀認為,新內涵主要表現為:經營體制根本性質更加穩固深化,農戶土地承包經營權益更具價值,家庭經營基礎地位實現穩定多元,新型農業經營體系取得突破創新,統分結合雙層經營得到系統優化,不同主體利益聯結更加復合多樣等方面。

新內涵孕育新動能。在貴州六盤水舍烹村,資源量化到戶、村民持股分紅,成立了生態農業旅游園區和農村專業合作社,發展起刺梨、獼猴桃、藍莓等高效特色農業﹔在安徽天長市大地農業專業合作社聯合社,村社共建“聯合體”,開展全程托管服務和糧食精深加工,實現小麥從田頭到挂面出廠、水稻從育苗到精品包裝的全周期生產,延長了產業鏈條,提升了農業附加值。

堅持立農為農,把二三產業留在鄉村,意味著農村有更多就業創業機會,相關產業鏈增值收益也會更多地留給農民。

“這樣一個新變化,既是系列政策綜合作用的結果,更是基層探索實踐創新的結果。”朱守銀表示,第二輪土地承包經營到期后再延長30年、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等一系列政策,為賦予農村雙層經營體制新內涵的提供了制度環境,支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社會化服務不斷發展,並逐步構建起新型工農城鄉關系。

關注“未來的4.5億人”,進一步提升新農人總體素質

鄉村振興,人才是關鍵。當前,作為農業農村領域創業創新的重要力量,新農人已成為農業農村現代化建設的先行者。

“研究新農人發展質量,首先要對其進行界定。”東北農業大學黨委常委、教授李翠霞認為,目前新農人主要“新”在兩個方面:一“新”,指原有生活在農村從事農業生產的農民,採用新理念、新業態或新模式改造了傳統的農業生產活動。另一“新”,則是指過去的非農生產者進入了農業生產領域。必須認識到,二者在資源的整合和利用、融入市場過程中存在種種差異。

匯報會上的研究成果為新農人描摹出一幅“畫像”——結合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結果分析比較后發現,新農人年齡結構偏輕,受教育程度較高,很多都有為外出務工經歷,大都有熱愛農業農村的“情懷”。

“到2050年,要實現鄉村全面振興,最關鍵的要素就是人。科學分析新農人的成長路徑十分必要。”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長江學者朱信凱認為,未來的15年到30年,中國面臨的一大問題就是人口的重新布局。“現在的農民未必適合當農民,而現在的城市居民也未必就不能成為未來的農民。”

他列出一組有意思的數據:1949年,中國總人口約4.5億人,大多是農民﹔到2050年,城鎮化率大約為70%,按15億總人口計算,仍有4.5億農民,“說明這100年間,空間布局上的人口增量基本都在城市。”

體量基本不變的情況下,農業人口的素質提升更顯重要。據農業農村部的調查,目前,農村實用人才有2200多萬人,高素質農民受教育程度在高中以上的不到一半,鄉村人才總量不足、素質不高仍是突出問題。

朱信凱表示,當務之急就是要培育一批對農業有情懷、願意扎根農村從事農業、具有職業尊嚴的新農人。“事實上,城鎮化完成之后,傳統意義上的農民已不復存在,未來的農民指的就是農業產業從業人員,其收入、生存環境甚至比城市居民更優越,是一種令人向往的職業。達到這種狀態,說明鄉村全面振興了。”他建議,大力加強農業職業教育,為新農人在實踐學習之外提供系統知識培訓平台。

今年,農業農村部、財政部啟動實施國家高素質農民培育計劃,中央財政投入23億元支持各地培育高素質農民,基本實現農業縣全覆蓋。農業農村部有關負責人表示,“十四五”期間要通過農民教育培訓,留住人、增能人、育新人,推動鄉村人才振興。

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鄉村振興未來可期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優先發展農業農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專家認為,近期出台的一系列配套政策,將釋放更多的紅利,為農業農村帶來多重機遇。

第一重機遇,體現在現代農業在GDP中的佔比有望提升。12月14日,國家統計局發布了《農業及相關產業統計分類(2020)》。在新分類中,包含農林牧漁業、食用農林牧漁業產品加工與制造、農林牧漁業休閑觀光與農業農村管理服務、其他支持服務等10個大類以及215個小類。這與年初一號文件中提到的“制定農業及相關產業統計分類並加強統計核算,全面准確反映農業生產、加工、物流、營銷、服務等全產業鏈價值”一脈相承。

新的統計分類,有助於衡量三產融合發展的背景下農業產業在GDP中的份額情況。2019年,第一產業增加值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7.1%。有專家初步測算,如按照新的分類標准來核算,農業增加值佔比有可能提高至15%,甚至更多。有關專家表示,這為各地推動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提供了底氣。

第二重機遇,體現在農業農村在國土空間布局中的重要地位。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過去的國土空間“三條紅線”——生態保護紅線、永久基本農田和城鎮開發邊界,目前已轉變成“三大空間格局”——城市化地區、農產品主產區、生態功能區。

與會專家認為,從“永久基本農田”到“農產品主產區”,反映出農業在國土空間中的底盤在擴展。特別是剛落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了明年要抓好的八項重點任務,其中一項“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結合今年下半年出台的關於制止防止“非農化”“非糧化”的通知意見,充分顯示出國家在確保耕地這一基本盤方面不斷筑牢政策支撐。

除了這些最新政策紅利,這幾年,我國在黑土地保護、高標准農田建設、打造現代農業產業園等方面持續推進,相關的扶持政策密集出台,真金白銀持續注入鄉村大地,有力推動農業農村現代化加快發展。據農業農村部預計,到今年底,將新建改建農產品倉儲保鮮冷鏈物流設施建設1.4萬個,規模將超過600萬噸﹔全國農業社會化服務組織數量超過90萬個,農業生產托管服務面積超16億畝次……

這一切,向我們傳遞出這樣的積極信號:鄉村振興,未來可期!

 

(責編:趙安妮(實習生)、李棟)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