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財經

美版“花唄”上市暴漲 在線支付大戰一觸即發

陶鳳 湯藝甜
2021年01月15日08:05 | 來源:北京商報
小字號

  2021年開年,美股科技股就迎來了一員“大將”——電商分期付款服務提供商Affirm。上市首日暴漲近100%的“戰績”,顯然延續了此前科技股IPO的熱潮。當然,Affirm的“走紅”並非純偶然事件,在這背后,也有疫情帶來的線上購物紅利以及數字支付的大勢所趨。畢竟,連沃爾瑪都已經做好了進軍金融科技領域的准備,一場支付領域的爭奪戰已經打響。

  股價翻倍

  Affirm嘗到了IPO的甜頭。在周三登陸納斯達克之后,Affirm便受到了投資者的追捧,上市首日收盤時,Affirm的股價大漲98.45%,報收97.24美元,市值報236億美元。摩根士丹利、高盛和Allen & Co擔任首席承銷商。

  被稱為美版“花唄”的Affirm由PayPal聯合創始人馬克斯·萊夫欽於2012年創立,是一家主打“預支付”的金融服務公司,主要是為在線網購者提供“先買后付”貸款業務。據其IPO文件介紹,Affirm允許消費者以固定金額購買商品,而沒有遞延利息、隱性費用或罰款。購物者可以選擇時間表以不同的利率償還貸款。

  具體來看,Affirm的用戶可以使用Affirm App為線上購物付款,這筆貸款可以按月分期償還,后續收取的利息因消費者的信用額度而有所區別,但低於傳統信用卡附帶的高利率,也不會產生復利。據悉,Affirm的合作商家包括宜家、沃爾瑪、Adidas等知名品牌,合作商家數量約為6500家。

  Affirm IPO的火熱也早有兆頭。此前Affirm最初的定價范圍為每股33-38美元,但由於受到市場熱捧,公司之后兩度上調招股價,最終以遠高於預期的49美元的價格發行了2460萬股股票。但沒想到,上市首日就給了Affirm一個大大的驚喜,在此次IPO中,Affirm共籌集了12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這份喜悅還傳導到了Affirm的股東身上。Affirm與Shopify在去年7月達成合作關系,Affirm成為Shopify結賬服務Shop Pay的獨家供應商。作為交易的一部分,Shopify獲得Affirm多達2030萬股的股權。伴隨著Affirm周三股價大漲,這部分股權的價值已經升至20億美元。截至收盤,Shopify的股價上漲了0.97%,報1199.82美元。

  從當下的情況來看,Affirm幾乎成了華爾街的“寵兒”,畢竟236億美元的市值較Affirm計劃IPO時的估值翻了一倍不止。去年7月,有報道稱Affirm正在為IPO做准備,估值最高可能為100億美元。而在2019年4月時,Affirm的估值還僅為29億美元左右。

  受惠IPO熱潮

  對於Affirm交出的IPO成績單,馬克斯·萊夫欽或許並不意外。畢竟,對於Affirm,有硅谷創業奇才之稱的馬克斯·萊夫欽定下的目標是徹底改變傳統的銀行業。他認為,華爾街銀行家們的桀驁固守態度已經使得整個銀行業愈發死板。

  Affirm近期的確發展迅猛,特別是在疫情間接導致的電商發展紅利下,收入增長明顯。Affirm的收入來源主要是商戶網絡收入和利息收入。商戶側採取銷售總額一定比例抽佣的方式產生收入,消費者側產品支持 0% APR(年化利率)付款選項和計息貸款並計算利息。此外,虛擬信用卡業務收入也佔有較小比例。

  官方數據顯示,Affirm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財政年度營收為5.095億美元,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長了近93%。其中,商戶網絡收入貢獻了2.57億美元,佔比超50%,利息收入佔比約37%。

  公司收入的增長來自於商品銷售總額(GMV)的快速增長。公司2020年GMV同比增長了77%,Affirm表示,自2016年7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已有超620萬消費者在我們的平台上與6500多家商家完成了約1730萬筆交易”。這使得通過該平台交易的交易總額(扣除退款后)達到107億美元。

  除了好看的招股書之外,美股IPO的熱潮或許也是Affirm股價飆漲的另一大推手。

  英大証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指出,雖然與前一段時間相比,聲勢有所放緩,但現在美股的確還處於爆炒IPO的余溫中,科技巨頭仍在引領市場。IPO是有慣性的,畢竟前一段時間比較火熱,市場仍然比較熱,總體來看還是不錯,因此Affirm這個時候上市也多少會受到積極影響。

  至於盈利,雖然近期出現了虧損收窄的情況,但這已經持續了八年,一直是Affirm的瓶頸。招股書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9月的3個月中,該公司的淨虧損從3070萬美元收窄至1530萬美元。截至2020年6月,Affirm的負債為11億美元。對於盈利模式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Affirm方面,不過截至發稿還未收到具體回復。

  李大霄表示,雖然首日出現了大漲,但放眼整個納斯達克,Affirm的股價還不算太高,屬於中小市值企業。未來,Affirm的估值走勢還要看發展前景和用戶情況,不能單純用虧損和盈利來衡量。

  新的紅海

  雖然創始人野心勃勃,但對於Affirm而言,上市只是個新的開始,其所處的領域已經不再是八年前的模樣了。

  僅就2020年而言,在美國在線支付領域,以Square、PayPal、StoneCo為首的幾大主流平台股價均實現了不錯的戰績,PayPal的股價漲幅高達112%,Square的股價漲幅為247%,均遠超大盤。

  而Worldpay的全球付款報告顯示,Affirm的交易銷售額僅佔美國電商行業總交易額的1%,和PayPal或Square相比,Affirm仍然相去甚遠。

  前有巨頭,Affirm的后面還有追兵。就在兩天前,零售巨頭沃爾瑪發布聲明稱,將與金融科技投資公司Ribbit Capital進行戰略合作,成立一家金融科技初創公司。雖然不確定是否就是在線支付,但沃爾瑪有透露稱,將為員工和顧客開發“獨特”、可負擔得起的金融產品。沃爾瑪的龐大零售網絡意味著,這或將是金融科技領域的又一條鲇魚。

  另一家電商巨頭亞馬遜更是早就躍躍欲試。2017年,亞馬遜傳出了計劃推出亞馬遜自有品牌賬戶的消息,為年輕客戶和沒有銀行賬戶的客戶建立一種“類支票賬戶”產品。彼時的調查顯示,大約有45%的美國人願意使用亞馬遜作為他們的主要銀行賬戶。

  在股價大漲的Affirm和紛紛入局的巨頭背后,是日益受到消費者歡迎的“先買后付”的線上支付方式。美國銀行日前發布的調查報告顯示,據預計,到2025年,Affirm和同類App可實現“總收入增長10-15倍,處理6500億至1萬億美元的交易”。

  調皮電商創始人馮華魁坦言,線上支付的確會是個大趨勢,從花現金到數字支付,看起來只是一個小變化,帶來的影響是比較大的,涉及到的不只是支付的變化,而是消費行為從傳統向數字化轉移的大方向。

  馮華魁分析稱,這背后藏著四重價值。第一,支付變成了用戶消費的入口,即入口價值﹔第二,使用線上支付可以關聯資金管理,可能會成為基金等產品的理財通道,即理財價值﹔第三就是消費價值﹔第四則是廣告等商業價值。

  不過,馮華魁也提到,美國可能有比較嚴格的金融監管規則,線上企業會比較難打破﹔Affirm現在走的還是消費金融的路,更像是線上信用卡,這個業務需要與電商合作,如果巨頭在數字支付業務上發力,可能也會對Affirm造成明顯沖擊。另外,美國民眾使用信用卡消費的習慣比較成熟,習慣轉移還需要時間。

  不過,馬克斯·萊夫欽仍然十分看好數字支付。去年2月在接受CNBC專訪時,他表示,數字貨幣的興起將進一步代替現金交易,數字支付也將得到進一步發展,這是值得期待的趨勢。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

(責編:李宜霖(實習生)、李棟)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