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岁张卓元“解读”93岁挚友刘诗白: 他的知识结构很年轻

封面新闻记者 卢荡 代睿

2018年12月22日21:59  来源:封面新闻
 
原标题:85岁张卓元“解读”93岁挚友刘诗白: 他的知识结构很年轻

“谢谢指正!”当93岁的刘诗白向85岁的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送上《刘诗白选集》时,郑重言谢。“80后”张卓元起身站立,从这位“90后”老学长、老朋友手中接过书作,并连连回礼。

93岁刘诗白向85岁张卓元赠书。

2018年12月22日,在北京西长安街有着近60年历史的民族饭店,这对友谊跨越了整整40年,与改革开放历程相依相伴的老友,再次见面。除了挚友,他们还有一个共同身份——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得主。

当天,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2018)颁奖典礼暨《刘诗白选集》发布会、经济学创新发展高层论坛举行。除了刘诗白、张卓元,同是93岁高龄、被誉为“理论经济学界泰斗”的卫兴华也莅临现场。

面对这些前辈,71岁的南开大学原副校长、经济学家逄锦聚笑言自己作为“70后”,感到“青春焕发”。

在这个年龄跨度超过六十余载的颁奖现场,当93岁的刘诗白向31岁的“80后”获奖者、西北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郭晗颁奖时,现场顿时响起了掌声。而特别的一幕发生在颁奖结束时,郭晗礼让刘老先走,刘老则和蔼的拉着郭晗手臂,示意这位年轻人先行。

郭晗在接受封面新闻专访时,坦言“荣幸”、“激动”,并表示作为后辈,感受到了“大家风范”。

会议现场,刘诗白先生随身带着放大镜。出身书香门第的他,阅读是保持了一生的习惯。

张卓元也是这一幕的见证者。在这位“稳健改革派”代表人物的眼中,刘诗白治学严谨,“他成功构建起了一套对中国改革实践富有解释力的严谨理论体系。他的研究成果和学术思想对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构建和完善,起到了有益影响。也对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在活动间隙,接受封面新闻采访的张卓元坦言他与刘诗白在很多理论领域,“见解一致”。在他看来,这部著作反映了刘诗白的主要研究成果。是对刘诗白学术贡献和影响的最好注脚。也正是因此,“有幸应邀”的他“欣然为之序”。

与民族饭店同在长安街、东西相望的中国社科院,曾是张卓元与刘诗白的重要交集点。

40年前的1978年,刘诗白从四川财经学院借调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后来曾担任该所所长的张卓元,当年还是所内一名研究人员。借调北京的刘诗白,亲历了一项载入中国经济学史的重要事件——参与编撰我国首部《政治经济学词典》。正是在此期间,同在一层楼办公的两人相识相交,并成为挚友。

这部工具书的主编,是时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曾写下《中国经济的道路》、《生态经济学探索》等多部著作的许涤新。而这部词典诞生伊始,便注定影响中国数代经济学人。

第四届刘诗白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主任、68岁的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洪银兴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就感言,《政治经济学词典》滋养了自己和一大批经济学人。

这部词典对张卓元也有着特别的意义。在这部大作出版18年后,1998年12月,《政治经济学大辞典》出版,而主编正是张卓元。

两位老友的又一个重要交集发生于2017年。那年9月,第六届吴玉章奖在京颁奖,当年92岁的刘诗白获得这一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最高荣誉。刘老当时谦虚的说,“我从事的工作说不上什么研究,只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行了粗浅探索。”

张卓元则是第二届吴玉章奖获得者。谈及刘诗白同获此奖,他直言“实至名归”。

在活动现场,刘诗白先生桌上,记者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刘老随身携带着放大镜,文件夹中收纳着报纸,桌上还放着一本《全球经济治理与制度性话语权》。

阅读是刘老保持一生的习惯。出生书香门第,父亲是北大历史系高材生。青年时代投身经济学,并抱有一颗“想要改变中国贫穷的命运”的初心。他曾说,“我虽然年事已高,但仍要发挥育人作用。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谈及93岁、相识相交40年的刘诗白,85岁的张卓元还说,别看他现在年纪大了,但他的知识结构却还很“年轻”。张卓元还举例说到刘诗白在产权方面的研究。

2017年,封面新闻记者在采访刘诗白时曾获悉,他所作的《产权新论》一书,曾在1994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到访成都时,送到朱镕基手上。

(责编:袁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