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数百名网约车司机刷单被套数千万元 公安机关介入

李娜

2017年04月11日08:31  来源:工人日报
 
原标题:成都数百名网约车司机刷单被套数千万元 公安机关介入

  “现在想来,天上掉的馅饼十有八九是陷阱,只怪自己贪心,才会深陷其中。”今天,成都网约车司机杜先生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如是感慨。

  无需出车,仅靠“自己给自己下单”即可获得高额收益?事实证明只不过是黄粱一梦。近日,“之道出行”开启账户冻结,包括杜先生在内的数百名“之道出行”的成都签约司机在交涉未果后到公安机关报案,称在该公司默许下的“刷单”游戏中被套总计超千万元。事实究竟如何?记者进行了调查。

  平台促销吸引司机刷单赚收益

  “预感到这种模式存在问题,我就提早撤了出来,差不多投了几万元进去。”杜先生告诉记者,去年9月,“之道出行”在成都上线公测,经朋友介绍了解到这是一款集专车出行、酒店预订、生活娱乐等多功能为一体的新平台,且“正是赚钱的好时候”。他随即成为该平台一名签约司机,而进入平台后知晓的第一件事便是如何通过“刷单”赚收益。

  杜先生称,平台运行之初便推出乘客端充100元返100积分、充500元返500积分的大促活动。于是,很多签约司机发现如果自行注册乘客端并刷单,扣除平台费后仍有高额收益。“不用出车,拿两部手机就能坐着赚钱,有的不到一个月就能到手数万元,很多司机都红了眼”。据了解,部分司机在分代理商详细介绍如何用多个乘客账号给自己的多个司机账号进行下单操作后,甚至可以高价购买司机端,以获得更多收益。

  “好政策”接二连三。今年1月21日,“之道出行”举行了为期10天的大型充值返积分活动,如充5000元送5000元再送500积分,金额最高可充20000元。此时杜先生已意识到可能存在问题,便没有再行投入,但身边有很多司机不惜投入重金参加活动,有些金额高达数十万元。然而,到2月10日,司机们发现已无法通过“之道出行”提现。

  对此,“之道出行”先后发布公告,从最初解释为“系统维护”到最后表示“经平台风控部门核实涉嫌刷单”“公司将对异常订单退一罚一”,这意味着平台不仅要扣除涉嫌异常订单的司机端账户余额,还要进行余额一倍的罚款,于是很多司机账号金额陆续变为负数,司机们慌了。

  代理称“刷单”为管理层授意

  “刷单是公司知晓的,当时有些城市还搞过刷单培训,公司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呢?”不少接受采访的该平台签约司机表示刷单得到了公司默许。

  杜先生告诉记者,当时签约后,四川代理方曾表示公司初创时可以给自己下单,而且了解到重庆的代理公司还曾集体对签约司机进行过刷单培训。

  “这是网约车公司刚起步时的潜规则,很多公司都靠刷单赚人气。”四川分公司总经理陈海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在与总部签完总代理合同后,“之道出行”公司CEO谢文峰明确告知他“要尽快动起来,公司现在没有风控,要先把数据做起来,可以给自己下单”,“现在联系不到谢文峰,但这些内容我都有录音,司机报案后,我都提交给了公安机关”。

  陈海波称,“之道出行”在全国推行代理商制度,每省一个总代理,每个总代理可发展若干汽车租赁公司做分代理。总代理费100万元~200万元不等,分代理则一般为5万元。总代理享受代理范围内所有司机流水的0.5%~1%做返佣;分代理则享受旗下司机流水的2.5%~5%做返佣。

  据陈海波介绍,他和另外3个股东累计在成都招募了近20个汽车租赁公司作为分代理,发展了4000余个客户端,累计投入200余万元。尽管“之道出行”承诺的司机流水1%返佣,但四川总代理只在去年11月拿到过9月份5万元的返佣。“虚假司机端账号的买卖费等在扣除相应提成后,也是通过代理一级一级交给了谢文峰及其公司。”陈海波说自己公司差不多亏损了200万元,注册司机被冻结的合理劳务费超过千万元。

  平台封账,公安机关介入调查

  上月,包括杜先生在内的成都300余名涉事司机认为“之道出行”平台存在设刷单骗局套现的嫌疑,于是向成都公安局高新分局报案。该分局相关负责人告知记者:“目前案件已进入受理和初查阶段”。据悉,报案司机累计被“之道出行”平台冻结的投入资金可能达到数千万元。

  本月初,“之道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总公司内蒙古乐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冻结账号实为发现平台遭遇大规模“恶意”刷单,经风控系统排查后对异常订单进行了冻结处理,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此外,该公司还表示,对有司机反映存在的个别平台合作公司帮助司机注册虚假账户、教唆司机刷单,在明知违法情况下帮助司机规避法律风险等问题一并交与公安机关调查处理。

  记者通过公告中的举报电话联系到该公司前台工作人员,对方称并非冻结所有平台司机,无刷单行为的司机可携带有效证件到公司解冻账户并提取现金。客户端同样如此。对于平台司机爆出“之道出行”在刷单问题上存在欺骗等行为,该工作人员未给予回应。

  四川伟旭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恩惠就该案向记者表示,网约车司机与网约车平台在注册时已实际形成一种合作的法律关系。如果平台擅自禁止司机提款,司机依法可以追回属于自己的合法收入。但司机利用平台漏洞刷单赚取佣金也存在过错,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罪或盗窃罪。如若平台的确存在放纵或鼓动司机刷单,且在知情下冻结账户,则不仅触犯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更有非法集资之嫌。

  记者了解到,“之道出行”成都签约司机刷单后遭封账的情况,在北京、上海、安徽、海南等十几个省市均有存在。

  (本报成都4月10日电 记者 李娜 )

(责编:孙博洋、夏晓伦)

推荐阅读

2016年下半年,几乎所有互联网从业者都意识到“互联网下半场”的到来,“互联网将彻底改变世界”、“拒绝互联网必死”……类似的言论不绝于耳。传统实体企业遭遇“互联网下半场”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又会遭遇哪些痛苦,本期《财景》,带你走进一家户外品牌的互联网“进化”历程。2016年下半年,几乎所有互联网从业者都意识到“互联网下半场”的到来,“互联网将彻底改变世界”、“拒绝互联网必死”……类似的言论不绝于耳。传统实体企业遭遇“互联网下半场”会发生怎样的火花,又会遭遇哪些痛苦,本期《财景》,带你走进一家户外品牌的互联网“进化”历程。 财景故事:一家户外品牌的“进化”之路  【详细】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