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平台从300家降至93家  寄望政策扶持摆脱尴尬处境

2017年07月15日18:25  来源:证券日报
 
原标题:股权众筹平台从300家降至93家 寄望政策扶持摆脱尴尬处境

  业内专家表示,明股实债存在于很多实体店铺类股权平台中,风险很高

  ■本报记者 刘 琪

  提起近年来野蛮生长的行业,除了P2P网贷之外,股权众筹也绝对算得上是其中之一。但是与网贷行业不同的是,股权众筹在经过2015年的迅速发展后,目前已陷入瓶颈期。

  数据显示,股权众筹平台在最多时达到300家,而截至今年6月底已只剩90多家。据网贷之家近日发布的《2017年6月份全国众筹行业月报》显示,6月份股权众筹行业多项指标下降。在平台数量方面,6月份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与上月相比继续减少2家,为93家;项目方面,6月份成功项目数为29个,环比下降19.44%;筹资额方面,6月份环比下降26.42%,为1.42亿元。

  股权众筹行业热度的骤降,除了体现在平台数量、筹资额等关键指标的降低外,此前纷纷布局的“大佬”们已有不少默默观望或低调退出。早在2015年11月份便上线的蚂蚁金服旗下的蚂蚁达客直到目前仍为“测试版”,且一段时间没有新项目上线。此外,苏宁私募股权板块也在今年6月份调整下线。

  平台数量的不断减少也说明了股权众筹行业的风险在不断释放。如今行业风险是否见底,未来发展又将如何?网贷之家行业研究员陈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未来股权众筹平台的数量会继续下降。“在其他国家积极面对金融创新进行改革的同时,我国股权众筹领域迟迟没有利好文件,门槛还是那么高、退出依旧那么难”。他说道,“好的项目不缺资金,现在很多平台打着股权众筹的旗号做的是债权,明股实债存在于很多实体店铺类股权平台中,这一块来说风险很高。”

  经历2015年野蛮生长后

  平台数量不断减少

  2014年,股权众筹在国内低调起航。随着我国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工作的展开,2015年股权众筹行业发展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度。据众筹之家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月30日,我国正常运营的股权众筹平台达到144家,与上年同期相比,新增平台达到123家,平均每月增长20家左右。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3月31日,京东股权众筹平台“东家”上线,正式拉开了我国互联网巨头进军股权众筹行业的序幕,其采取的多种运营模式更是成为后来新成立平台的范本,具有标志性意义。

  然而高速发展并没有就此持续。据《2017互联网众筹行业现状与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6年,随着政府相关政策颁布,互联网金融监管收紧,众筹行业经历洗牌期,不少众筹平台倒闭、转型,行业野蛮生长暂告一段落。截至2016年年底,股权众筹平台数量共计145家,其中正常运营的股权众筹平台数量共计118家,平台下线或众筹业务下架的平台数量共计26家,转型平台共计1家。融资项目也大幅减少,截至2016年年底,2016年股权众筹平台新增项目数量共计3268个,同比减少4264个,降幅达56.6%; 2016年新增项目成功融资额共计52.98亿元,同比增加1.08亿元,涨幅为2.1%。从投资人次来看,截止2016年年底,2016年中国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新增项目投资人次为5.8万人次,同比减少4.5万人次,降幅达43.6%。

  有分析指出,受到整体投资市场及政策等多重影响,2016年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呈现上下半年冰火两重天的态势。2016年上半年新增项目数及新增项目成功融资额远高于下半年。此外,随着资本去泡沫化,资本蜂拥至处于成长期的项目,项目普遍估值较高,融资额度较大,下半年新增项目平均成功融资额为219.1万元,高于上半年的147.4万元。

  今年以来,国内股权众筹平台数量也在逐月减少。据网贷之家发布月报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股权众筹平台数量为119家,2月份减少7家为112家,3月份再度减少4家为108家,4月份降至102家,5月份环比减少7家为95家,而截至6月底股权众筹平台已减少至93家。项目方面,6月份成功项目数为29个,环比下降19.44%;筹资额方面,6月份环比下降26.42%,为1.42亿元。

  对于股权众筹的大起大落,陈挚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国情以及对私募的监管导致行业发展并不好,而这几年的发展过程中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转折点——刚开始大家盲目跟风,后来才发现是一潭深水。“最近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相继对股权众筹监管和政策进行改革,而我国迟迟没有动作,在我国进行股权投资,门槛很高,没有大众化,加上好的项目可以成功退出的非常少,对于投资人来说兴趣越来越小,这些是造成股权众筹困境的原因。”

  三大风险因素制约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看来,股权众筹行业在国内发展步履蹒跚在于风险因素的制约。风险则包括以下三点:一是做不到分散投资。股权众筹项目失败率高,而一般投资人资金规模有限,做不到充分的分散化投资,面临较大的本金损失风险。二是退出渠道有限,流动性差。在项目本身靠谱的情况下,投资人若要退出,也只能等到融资企业发生新一轮融资、并购重组、回购股份、新三板挂牌、境内外证券市场上市或其他证券融资事项时,不确定性很大。通常,专业投资机构对非公开股权投资的周期基本都在5年以上的时间,对一般投资人而言,5年是个很长的时间,会大大挫伤其投资积极性。三是投资人权益保护机制欠缺。根据业务规则,平台仅提供信息发布服务并承担形式审查义务,不对融资人和融资项目开展尽职调查,不对融资项目的投资价值作出明示或暗示的说明及判定,也不对投资人的投资损失承担任何赔偿或担保责任。

  另外,有观点认为国内股权众筹难以发展的原因之一在于参与者,认为股权众筹的参与者与网贷投资者重合度较高,而他们是奔着收益而去而非真正投资。对此,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日报记者采访时对此并不认同,“实际上,两者的重合率并不高。P2P投资人基本没有门槛,而股权投资人门槛非常高,比如年薪30万元的高管、资产100万元以上等。”对于如何来界定股权众筹的合格参与者,他则表示,“目前不是我们认为应该怎么样,这方面有明确的法律门槛规定。我的建议是,参与者在满足法律门槛的基础上,必须要弄清楚项目信息披露的真实性,也必须要做好血本无归的心里准备,因为在我国做股权众筹,退出方式很少也很难。”

  “项目侧具有高风险性,资金侧的风险承受能力又相对较低,所以股权众筹平台在进行项目端和资金端的匹配上就会很别扭。而且这种业务模式本身的不匹配还不能在发展中解决,也就决定了很难有大的发展空间”,薛洪言指出,股权众筹的业务模式与互联网的普惠、长尾特征格格不入,从未真正搭上互联网金融高速发展的快车。并且,基于前述风险因素分析,他认为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股权众筹都是做不大的一个行业。不过,短期的曲折不可避免,但长远来看,行业的发展前景依旧是光明的。

  陈挚则对本报记者谈道,未来股权众筹在我国是否能存活,他认为必须借鉴国外的一些监管制度,比如进行沙盒实验,或者对投资人门槛的设定降低,要求平台进行更严谨的信息披露,产生更多元化的退出方式,而不仅仅是等IPO或者下轮融资才可能退出。“目前股权众筹门槛太高,好的项目投行都去投了,所以股权众筹更多的要在政策上实行改革,才可能在未来有更好的发展。”

(责编:孔海丽、伍振国)

推荐阅读

30秒,带你看中国建筑的速度30秒,带你看中国建筑的速度 震撼!30秒,带你领略中国建筑的速度(延时摄影)  【详细】

财经部

他们是城市地标的缔造者,是高空中的行者,在城市的云端终日穿梭。日前,人民网《财景》记者走进中建八局承建的天津周大福金融中心项目,用镜头记录他们的生活。他们是城市地标的缔造者,是高空中的行者,在城市的云端终日穿梭。日前,人民网《财景》记者走进中建八局承建的天津周大福金融中心项目,用镜头记录他们的生活。 财景:行走在500米云端上的建设者(组图)  【详细】

财经

6月19日,天津滨海新区,一座耀眼的摩天大厦直刺苍穹,这座外形由方变圆、扶摇直上的巨作,便是中建八局建设的周大福金融中心大厦,“设计530米,现在已超500米了。”周大福金融中心项目总经理苏亚武自豪的说。日前,人民网《财景》记者跟随建设者到达500米高空,独家探访这座高楼的“惊心动魄”。6月19日,天津滨海新区,一座耀眼的摩天大厦直刺苍穹,这座外形由方变圆、扶摇直上的巨作,便是中建八局建设的周大福金融中心大厦,“设计530米,现在已超500米了。”周大福金融中心项目总经理苏亚武自豪的说。日前,人民网《财景》记者跟随建设者到达500米高空,独家探访这座高楼的“惊心动魄”。 人民网《财景》独家探秘天津在建第一高楼(高清组图)  【详细】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