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退出宽松有点难(经济透视)

张玉来

2017年07月17日08: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关于日本是否正在悄悄“缩表”近期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数据显示,自去年12月以来日本央行购买国债规模不断减少,至今年5月购入量已跌破8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01日元),创2014年10月以来最低。依此速度,今年购债量或降至55万亿日元,远不及80万亿目标。市场有分析认为,日本正在从技术上退出量宽。

  尽管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予以否认,称在实现2%通胀率目标前,日本不会退出量宽。但日本各界的担心却不断增加。生命保险协会会长根岸秋男近日提出,应就如何退出量宽展开公开讨论,希望央行与市场进行对话;国会议员河野太郎甚至公开质疑2%的通胀目标,呼吁央行尽早面对退出宽松;瑞穗综合研究所提议政府应与央行协同勾画日本版的退出路线图。

  日本这种“央行资产负债表依赖症”是逐步形成的。1999年日本央行首次将名义利率调降至零;2001年开始购入国债,以政府债务货币化方式向市场持续释放流动性;2002年又把购买目标扩及商业银行票据。于是,以“扩表”方式向市场注资,成为日本解决泡沫经济后遗症的重要手段,这种非传统货币政策也成了世界首创。

  首轮量宽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是央行坚守了财政纪律。为避免财政赤字货币化,它制定出明确的“银行券原则”——货币发行净额是央行国债买进净额的上限。然而,该原则却淹没在2013年黑田东彦所主导的超级宽松政策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以天量购入国债来大规模提高基础货币供应量。结果,央行资产负债表迅速“暴胀”,目前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遥遥领先欧美。

  “爆表”危机已成为继财政危机之后威胁日本经济的又一枚定时炸弹。当前,央行所持国债资产的加权平均利率仅为0.317%,短期利率一旦超过该值就会形成“倒利差”,从而陷入财务危机。此外,央行自有资本占比过低,截至2016年底,央行自有资本仅7.6万亿日元,而过剩准备金规模却高达320万亿日元,财务风险大增。目前,日银所持超过400万亿国债的平均到期年限超过7年,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央行要退出量宽,不仅周期漫长,成本极高,难度也非常大。

  当今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会受跨国资本的自由流动以及汇率变动的影响,各国央行难以只根据本国经济状况调整金融政策。在美联储再次加息、年内将实施缩表之际,全球呈现回归货币政策正常化趋势,这势必对仍然坚持量宽的日本形成巨大的压力,其收益曲线调控目标面临更高风险。一旦利率失控,遭受的损失将数以万亿规模计;政府若被迫注资,不但会加剧财政危机,还将引发国家信用受损等连锁反应。因此,在几乎无望达成2%的通胀目标下,央行被迫对宽松“刹车”,或将成为日本央行今后政策运行的重要选项。


  《 人民日报 》( 2017年07月17日 22 版)
(责编:孙博洋、杨曦)

推荐阅读

30秒,带你看中国建筑的速度30秒,带你看中国建筑的速度 震撼!30秒,带你领略中国建筑的速度(延时摄影)  【详细】

财经部

他们是城市地标的缔造者,是高空中的行者,在城市的云端终日穿梭。日前,人民网《财景》记者走进中建八局承建的天津周大福金融中心项目,用镜头记录他们的生活。他们是城市地标的缔造者,是高空中的行者,在城市的云端终日穿梭。日前,人民网《财景》记者走进中建八局承建的天津周大福金融中心项目,用镜头记录他们的生活。 财景:行走在500米云端上的建设者(组图)  【详细】

财经

6月19日,天津滨海新区,一座耀眼的摩天大厦直刺苍穹,这座外形由方变圆、扶摇直上的巨作,便是中建八局建设的周大福金融中心大厦,“设计530米,现在已超500米了。”周大福金融中心项目总经理苏亚武自豪的说。日前,人民网《财景》记者跟随建设者到达500米高空,独家探访这座高楼的“惊心动魄”。6月19日,天津滨海新区,一座耀眼的摩天大厦直刺苍穹,这座外形由方变圆、扶摇直上的巨作,便是中建八局建设的周大福金融中心大厦,“设计530米,现在已超500米了。”周大福金融中心项目总经理苏亚武自豪的说。日前,人民网《财景》记者跟随建设者到达500米高空,独家探访这座高楼的“惊心动魄”。 人民网《财景》独家探秘天津在建第一高楼(高清组图)  【详细】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