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老板,同一个厂址,高耗能高污染的陶瓷厂成了环保装备厂,这并不是“脑袋一热”

逼出来的“绿工厂”(微观察)

本报记者  潘俊强

2017年07月31日05:2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去年元旦,山东中北陶瓷有限公司永久关闭了,山东义升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挂牌了。可熟人都知道,这是位于淄博的同一家企业,在去产能的大势所趋下,涅槃重生了!

  隔行如隔山,这么改行,成吗?

  就在前不久召开的年中总结会上,山东义升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步宏福向职工通报:上半年,义升环保合同额超过1.6亿元,预计年底可过3亿元,一些产品的毛利能达到30%。“算上研发投入,企业目前利润额还不高,但前景一定比守着建筑陶瓷产业强。”

  

  一度年销售额超过3亿元,利润可观,但不环保的钱不再去赚

  想转型时,不光是中北陶瓷有限公司的员工反对关闭,步宏福也犹豫过。

  在淄博当地,老百姓对陶瓷企业有这样一种说法:只要产品合格,陶瓷企业就是开着的印钞机。中北陶瓷2002年建厂,到2008年建成5条生产线,主要生产内墙瓷砖。日产量也从6000平方米增加到近5万平方米。最多时,一年销售额超过3亿元,纯利润也有四五千万元。

  特别是对于中北陶瓷,品牌建设成熟了,销售渠道很顺畅,客户群也比较稳定,这几年受房地产市场拉动,来拉货的车子都在厂区排起了队。

  “不少企业产品次、市场差,都还在坚持。我们投入不少,市场也不错,企业还能赚钱,为啥要关掉?”听到企业要关停时,员工甚至高管都有疑惑,甚至直接“上账本”:停掉生产线,花费1000多万元培养的技术工人要分流;花费300万元刚建好的产品展厅得拆。还有找上门要产品的客户怎么办?

  步宏福也给员工们算了一笔账:

  先看企业自己。当时中北陶瓷的销售业绩已经出现连年下滑,2015年,利润下滑格外厉害,本就微薄的利润率跌幅超过5个百分点,另谋出路的紧迫性凸显。

  再看区域环境。淄博建陶产量占全国15%,稳居全国第二,可建陶行业高污染、高能耗、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的致命缺陷也很明显,典型的“小散污,不挣钱”。杭州诺贝尔集团年产7000万平方米瓷砖,纳税5亿元;而淄博有7亿平方米产能,纳税却只有3.87亿元,还是由近200家建陶企业集体贡献。政府提高行业门槛势在必行。

  果然,去年9月,淄博市去产能“雷厉风行”,制定了“三个一批”企业名单,即提升改造一批、搬迁入园一批、关停淘汰一批。到今夏,淄博建陶产能由7亿平方米压减为2亿平方米;生产线由348条压减为141条,关停207条。

  “作为第一家主动关停的企业,政府还给了近2000万元的补贴。”步宏福很庆幸,“新《环保法》下,企业环保投入只会越来越大,成本也会越来越高。所以,不环保的钱,我们宁愿不赚。”

  老同行的怨言成商机,抱团发展,做环保服务大管家

  不过转型也确实不易。中北陶瓷做建陶产品时,也有小部分环保产品,有技术储备。但过去政府对环保不够重视,建筑陶瓷又是企业收入的“大头”,环保板块也就被“雪藏”了。如今再发展,研发投入是第一道难关。

  “建筑陶瓷没收入了,环保研发投入增加不少,这‘一减一增’让企业压力不小。”步宏福说,现在,义升环保进军LNG液化天然气设备、烟气净化装置、粉煤气化设备等,深感手下人才不够用;产能扩大,设备也需要添一些。如今,义升环保在中北陶瓷厂区原址建起环保设备生产线,今年底即可投入使用。

  老企业的员工安置也是难题,义升环保吸收了部分人员,其余的要发放好分流补偿。步宏福说,政府做了大量工作,没有政府在这方面的支持,企业也不易轻装上阵。

  转型虽苦却步步有商机。有老同行向他抱怨:“我也上了环保设备,有的指标达标了,有的没达标,政府却打算让我关停。”

  一句抱怨让步宏福嗅到了新商机:从做环保设备供应商直接变身为环保大管家。“我的设备是‘治气’的,别的企业是治污水、除异味、做环保规划的,我们成立一个联盟。”步宏福说,凡是涉及企业环保的,由联盟单位从环保规划,设备安装、调试到后期运维“一条龙”服务,从单纯提供环保设备变为提供全方位环保服务。但这得需要大量资金,他正在对接政府和社会上的环保产业基金。

  “转行再难也要坚持,毕竟环保市场蛋糕越来越大,企业未来可期。”步宏福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7月31日 17 版)
(责编:曹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