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明:发展普惠金融关键在于养成两个诚信

2018年08月05日17:43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委员、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谢国明
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委员、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谢国明

人民网北京8月5日电 (记者罗知之)今日,首届中国普惠金融创新发展峰会在人民日报社举行。在论坛上,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委员、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辑谢国明表示,发展普惠金融关键在于提高服务对象和信贷员双方的诚信,让普惠金融能够永续发展。

峰会由人民日报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联合主办、平安普惠承办,并得到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融资担保业协会和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等单位支持。《中国普惠金融创新报告(2018)》在峰会上正式公开发布。

以下是发言实录:

我曾经调研过一家农信社给农民的贷款的情况。

这家农信社规模不大。8年时间,为60多万农户发放了200多亿元贷款,平均每户3.3万元,名符其实的小额贷款,95%以上没有抵押物,但是贷款不良率低于2%。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跟着这家农信社的信贷员到贷款农户家里。一进村子,村民热情地和信贷员打招呼,几乎人人认识。这让我非常惊奇。现在做金融行业的,有几个认识农民的?这位信贷员和农民不仅认识,而且态度热情,着实少见。

来到农户家里,信贷员问户主养猪养鸡的情况,听说这几天猪食欲不佳,马上走到猪圈,认为天气过热,建议多给猪通风透气,冲水净圈。

我问信贷员,你曾经养过猪?他说没有养过。为什么养猪经验那么丰富?他说,给农户做小额信贷,不仅要给钱,还要了解他们拿了贷款去干什么。农户贷款干什么,我们就得熟悉什么。这家农户贷款养猪,我就学习养猪知识。遇到小问题照猫画虎,解决不了的就请教养猪专家或者兽医。农户把猪养大了,才有还款能力。

穷人之所以穷,就是没有致富能力。普惠金融不仅要让弱势群体享受金融普惠的阳光,还要养成他们脱贫致富的能力。信贷员掌握贷款农房的用途,熟悉掌握这方面的知识能力,就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坏帐的客观基础。普惠金融服务对象还不上款,很多时候不是主观赖帐。而是确实没有钱还贷。提高还款能力是减少坏帐的物质基础。这叫延伸“服务链”,帮借钱的人先赚到钱,解决“还不起”的问题。

当然,也有一些人,我穷我有理,有钱也不还贷。怎么办?这家农信社建立了一个鼓励还款的激励惩戒机制。

这家农信社给农户贷款,每一万块钱月利息定的是12‰,年利率就是14.4%,如果这个农户每个月按时还上利息,就把利息的3.9‰退给这个农户,这个钱叫诚信奖励金。老百姓一看讲诚信还有好处,那他就不会违约,比如这个月利息到期日他确实有困难,他就会找邻居借钱还上利息,因为每个月按时还息,一年12个月他可以收到四百多块钱的诚信奖励金,相当于减少了近三分之一的利息。如果农户还息日确实有困难,但是在月底能够还上,面对这种客观违约情况,这家农信社的实收利息从8.1上升到9.9,如果这个农户跨月拖欠,那他的实收利息就是12‰。这一套机制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98%以上的农户不需要催息会自动还款,广大农户形成了一种认识,按时还款利息很低,下次贷款会很方便,按时还款信用社会给奖励。还款能力加上还款自觉,养成了借贷人的诚信。这是建立诚信利益导向机制,解决“不愿还”的问题。

借贷人有了诚信,信贷员的诚信怎么养成呢?信贷员怎么有动力给农户发放贷款,帮助农户提高还款能力?

这家农信社在开展农户小额贷款的实践中,建立了两个机制,一是限制信贷员的权利。不得拒绝符合“四有四无”的农户向信用社贷款,拒绝就会受到惩罚,甚至开除。“四有”是有勤劳致富的意愿、有适当的劳动能力、有固定的住所、贷款有合法的用途。“四无”是无赌博恶习、无吸毒恶习、无恶意拖欠记录、无严重犯罪记录。信贷员只有证明申请贷款的农民有赌博恶习、有吸毒恶习、有恶意拖欠记录、有严重犯罪记录之一的,才能拒绝贷款。二是建立了信贷员讲诚信的贷款赔偿准备金和信贷奖惩金制度。要求信贷员向农信社交纳一定额度的贷款赔偿准备金。一旦贷款出现损失,优先用交纳的赔偿准备金赔偿贷款损失。交纳贷款赔偿金的信贷人员均可在贷款本息全额收回后,比照利息收入的一定比例获得信贷奖励,并推行与信贷风险延迟相匹配的延期支付制度。这不仅增强了信贷人员的责任心,而且强化了信贷人员的诚信自律行为,从机制上防治了收受“好处费”等腐败行为。这是正人先正己,彻底堵住信贷员的放贷收贷漏洞,根除“可以不还”的负面效应。

培养借贷人的还贷能力和还贷自觉,造就借贷人的贷款诚信;限制信贷员的放贷权并奖惩信贷员收贷率,造就信贷员的诚信。这两个诚信互动互惠,使这家农信社的普惠金融真正惠及农户。2008年至2016年,这家农信社小额贷款带动农户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22.2%,比同期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速高7.5个百分点。

普惠金融的服务对象是弱势群体。有些人不喜欢这个字眼,具体规定普惠金融的重点服务对象是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特殊群体。列了那么多服务对象,不仅有重复,而且不准确。比如,当下的农民,有贫困人群,也有富裕者;老年人和残疾人同样如此。富裕者肯定不是普惠金融的服务对象。

普惠金融的永续发展,诚信是基石。然而,弱势群体的一大问题是诚信欠缺。由于长期没有还贷能力,因此也就没有养成还贷自觉,从而造成诚信纪录不佳。信贷员则或者出于业绩考虑而拒绝放贷,或者出于人情考虑而徇私放贷,从而形成不良诚信纪录。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发展普惠金融,关键在于打破这个恶性循环,提高服务对象和信贷员两个方面的诚信。让普惠金融能够永续发展。为此,提两点建议:一是诚信要倡导更要培育。诚信是核心观的一个重要内容。我们一直在倡导,但是,光有倡导还远远不够。古话说得好,从善如登,从恶如崩。诚信这种善行美德的攀登,需要有一套利益机制来激励和培育,只有形成讲诚信有好处、不诚信受惩处的利益导向机制,诚信才能尉然成风。二是金融要普惠也要永续。发展普惠金融,金融机构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这个成本需要有一种机制安排来补偿。我调研的那家农信社之所以愿意做出那么巨大的努力,动力来自当地政府主要领导的大力推动,当地政府给予了这家农信社巨大的利益支持,比如给一些能够赢利的项目,包括把财政资金存入这家农信社。但是,这样的方式容易人走政亡。金融机构的市场化生存,需要一定的盈利支撑。因此,建立一种金融机构能够永续发展的普惠金融机制同样十分重要。

(责编:李栋、朱一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