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员“用交通违规换时间” 请不要再用生命送餐

2018年09月05日08:1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外卖员“用交通违规换时间” 请不要再用生命送餐

  部分外卖员“用交通违规换时间”,增添了安全风险——

  请不要再用生命送餐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催生了许多新的商业模式。一日三餐通过网上下单送货上门服务,消费者足不出户就可享受到美食,极大方便了人们的生活。然而,为了抢时间,不少外卖送餐员简直是在“用生命送餐”,无视交通规则,抢行逆行等违规现象频发,相关交通事故屡见不鲜。对此,专家建议平台应改善配送运营评价机制,加强监管,承担社会责任;并呼吁消费者多给予送餐员一份理解。

  外卖行业交通违规多

  近年来,网上外卖订餐平台发展如火如荼,方便快捷的服务深受广大民众欢迎。艾媒咨询8月份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在线外卖市场监测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用户规模达到3.05亿人,预计2018年将达到3.55亿人,外卖用户数量庞大。

  随着外卖服务的深入人心,外卖送餐员也人数大增。但与此同时,部分外卖员无视交通法规而导致的交通事故也与日俱增。闯红灯、逆行、骑车时使用手机……外卖小哥在驾驶过程中出现的违法违规行为,已经成为令各地头疼的难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市民直呼“不安全”的同时也表示很无奈。

  “外卖小哥真是让人既爱又恨:他们为我这种‘懒人’提供了便利,我每天吃饭基本都靠外卖,省时省力;但有时候外出看他们疯狂赛车也很担心安全问题。”在北京国贸工作的小赵说。

  笔者观察发现,每到中午和晚上用餐高峰时段,餐饮店家、大街小巷、写字楼等商圈随处可见外卖员着急送餐的身影,他们以摩托车或电动车为主要交通工具,因为要“与时间赛跑”争取准时或尽快送达,很多外卖员无视交通规则,争分夺秒,见“缝”就插。逆行、闯红灯、超速行驶等交通乱象给不少市民出行带来不便,由此带来的事故也频频发生。

  不久前,南京交管局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非机动车违法大数据显示,近20万名骑车人因交通违法被查。其中,快递外卖行业违法行为发生率最高,是普通骑车人的5倍。无独有偶,上海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总队统计数据也显示,2017年上海全市共发生涉及快递、外卖行业各类道路交通事故117起,造成9人死亡,134人受伤,令人触目惊心。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研究员熊丙万认为,“相关交通事故频发不仅让外卖骑手容易受到伤害,也让普通行人和路上机动车驾驶人有不安全感,对大众心理负担和实际交通损害都是较大的问题。”

  不合理模式催着外卖员狂奔

  国务院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办公室专家杨东认为,为了多接单、抢单,担心迟到被投诉是外卖员慢不下来的三大原因。平台运营与奖惩机制的不合理、外卖员自身安全意识淡薄、非机动车不尽完善的管理模式等都使得外卖员送餐中“争分夺秒”。

  “我每天送的外卖数量在50单左右,要是跑得快单量也能多一些。”美团外卖骑手王浩说。据介绍,目前外卖平台采取的激励机制主要是按单计酬,准时送到才可拿到配送费,多送多得。为了能在更短时间内完成更多单子,获得更多收入,很多外卖小哥都会选择“用违法违规换时间”。

  平台设立的“超时罚款”“差评罚款”等规则,也进一步加剧了外卖小哥的交通违法行为。在王浩看来,很多时候外卖员闯红灯、逆行其实也是迫不得已,“一旦没有按时送到就要罚钱,有时候超时久了配送费一分都拿不到。我们也不想拿自己的安全换钱,实在是没办法啊!”

  目前,外卖配送平台的数量及薪酬计算方式五花八门,十分复杂。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都有自己的专送渠道,也有美团众包、蜂鸟众包等平台,还会通过达达配送、点我达等第三方众包平台来送外卖。也就是说,外卖配送既有专送的“正规军”,又有来自合作公司的“雇佣军”。各个配送平台骑手还有全职兼职之分。饿了么骑手小刘介绍说,团队配送按区域划片、系统派单,众包骑手根据位置派单与个人抢单结合,按单量计算工资,对时效性要求很高。送达时间是否在规定时间内、顾客评价等都会影响外卖员的收入。

  杨东表示,很多平台管理相对粗放,常以简单粗暴的超时或差评罚款来倒逼送餐员的工作效率,这催生了送餐高峰期骑手们在街头不顾交通安全隐患与时间赛跑的场景。

  “公司法与民法总则都明确规定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如果平台有大量骑手发生交通事故,平台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这反映了平台自我监管方面做的不够好。此外,政府特别是交管部门对于这种骑手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有没有积极查处并对平台企业提出相应的要求也值得去反思。”熊丙万说。

  通力合作让外卖员“减速”

  时不时上演“速度与激情”的外卖小哥,如何才能“慢下来”?专家认为,多方主体需协力合作,让外卖员“减速”。

  由中国贸促会商业行业分会发布的我国首部外卖服务规范《外卖配送服务规范》已实施一年。2018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新修订的《餐饮服务食品安全操作规范》也涉及餐饮服务场所、外卖配送等各环节的标准和基本规范。

  杨东认为,从法律上看,目前来说我国关于外卖配送的法律法规仍较少,《外卖配送服务规范》系团体标准,不具有强制性,主要依靠外卖配送机构主动遵守。整个外卖行业法律法规还存在空白,因此需要国家主导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形成标准,使得有法可依。

  与此同时,改变外卖小哥的工作待遇和计酬方式,将他们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给他们更多基本保障,也有助于让外卖小哥的车子慢下来。

  “外卖平台也需要强化对送餐人员的法律法规培训,提高送餐人员的法律意识,并且加强对送餐人员的考核。平台应该完善配送时间计算体系以及外卖配送人员的薪酬管理机制。”杨东说,交管部门也应当做好监管教育,与外卖平台等协作对骑手们进行交通法规的培训,减少此类交通事故的发生。

  近年来,不少地方交管机构根据当地情况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2017年,深圳交管部门每周选定2天开展外卖配送车辆各类交通违法行为整治行动,还分批给外卖小哥开展交通安全知识培训,注册星级用户后通过网上考试。上海交管部门则约谈了8家送餐外卖企业,对企业在安全培训、车辆规范、“骑手”身份识别系统等方面作出规范要求。今年8月,南通市执行《南通外卖企业内部交通安全管理十二项制度》,要求外卖企业对从业人员及车辆实施备案管理,建立统一编码管理制度。

  对于消费者,杨东也呼吁多体谅送餐人员,不赶时间时尽量不要催单,让骑手们“慢”下来。

(责编:杨曦、赵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