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财经:改革开放这条路,中国会坚定不移走下去!

2018年09月16日15:15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94384_500x500

  9月16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这场以“中国:改革新征程开放新境界”为主题的研讨会,围绕新时代的改革开放、贸易摩擦下的全球经济、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金融业的开放等重大议题展开专题讨论,很有现实意义。

  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7亿多人口摆脱了绝对贫困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锐意进改革,扩大开放,主动融入世界经济,取得了现代化建设的辉煌成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李伟表示,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让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2017年,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8690美元,超过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40年来,中国有7亿多人口摆脱了绝对贫困,占同期全球减贫人口总数的70%以上。

  40年来,按照可比价格计算,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5%,远高于同期世界经济增长的2.9%左右。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突破了80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200多种重要工业产品的产量位居世界第一,还有一批以北斗导航为代表的处在世界前沿的科技成果。

  中国的改革开放,也给世界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作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中国为世界市场提供了大量物美价廉的商品,满足各族人民的生活需要。作为世界第二大进口国,中国让全世界的商品进入了10亿人口级的消费市场,有利于世界各国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机遇。作为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客源国,中国游客走出去促进了其他国家的生产、消费和就业。作为吸引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不断为外资企业提供中国经济发展的红利。中国企业也积极走出去,促进了东道国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

  中国过去40年的快速发展靠的是改革开放,未来中国发展也必须坚定不移地依靠改革开放。中国仍是一个13亿多人口的发展中大国,人均GDP刚刚接近9000美元。在世界近190个国家和地区GDP人均排位中只是在70位左右。2017年底,中国还有3000多万贫困人口需要脱贫。

  李伟认为,中国经济在发展中也面临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压力较大;受发展方式转变滞后的影响,资源环境的压力日益增强;受收入差距扩大的影响,实现社会公平争议难度不小。特别是今年以来,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出现了一些明显的巨大变化,个别国家单方面挑起的贸易摩擦呈升级之势,经济问题政治化倾向严重,各国经济复苏步伐分化,外部环境不确定性明显增加。

  “中共十九大报告强调,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李伟表示,在当今全球化深入发展、各国利益发展和命运联系日趋紧密的时代,进一步开放的中国不仅将造福13亿多中国人民,也必将推动世界经济走上强劲、平衡、包容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联博基金理事会主席罗伯特·佐利克在演讲中表示,大家对中国取得历史性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这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减贫运动,这是中国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中国的变化不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这些改变在今天遇到了一些新的挑战,因为中国的规模已经很大了。其中一个挑战就是要改变中国的发展模式,第二个挑战是要实现可持续和包容的增长,第三个挑战是理解中国对世界的影响。

  “更加开放的政策,可以使得全球的经济更加一体化,改革者也能够重建美国企业对中国的信心。希望未来美国的商界能够跟中国一起合作,来解决中美之间的问题。”佐利克认为,中国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WTO的成员,中国应该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支持这些国际体系。

  “中国是具有决定性的增长市场,对全球的汽车制造商都是一样,对宝马集团一样如此。”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JochenGoller介绍,过去20年,宝马已经投入上百亿元在中国建了3家工厂,在中国销售的75%的宝马汽车是在辽宁沈阳生产的。在北京、沈阳、上海这3个城市,是宝马集团在德国本土以外重要的研发基地。因为我们相信这个国家、这个市场的潜力和未来。

  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民营企业可以发挥更大作用

  “在过去这么多年当中,中国采取了渐进的双轨的改革进程。正因如此,中国避免了像中东欧、前苏联这样一种巨变。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对于老的大规模的国有产业提供了渐进的支持。以这种方式,一方面实现了经济稳定。另一方面,实现了经济增长。这是过渡转型的过程中实现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表示。

  “然而,在转型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扭曲的现象。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解决腐败、收入差距加大这样的难题。”林毅夫说,中国已经采取了上百个相关举措,以彻底消除这种扭曲。当然,这也需要时间。即使中国执行所有计划,新的问题仍然会出现,结构性问题将仍然存在。正因如此,中国必须有这样一种态度,也就是改革永远在路上。

  “中国的改革为什么成功,其中一条就是协同推进产权制度改革和市场化改革。”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认为,产权制度改革和市场化改革必须同步才能有效,产权明晰了,资源才能流动起来,才有了交易市场,市场才能够决定资源配置。反过来,产权明晰了,但政府仍过度干预市场,也不会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不会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民营企业的成长是所有制改革的成果,国有企业改革和农村改革则是在不动公有制的基础上的一种产权制度改革。如果我们过于纠缠于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国有企业改革和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就无法深入下去。但是,如果放在产权制度的视野里,就可以在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这样一个条件下,大踏步地推进国有企业、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带来新的改革红利和发展的红利。

  “我们真正认识到,今天的改革是收益大于成本的,是有强烈需求的,改革是为了释放改革红利,保持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认为,改革的紧迫性是巨大的机遇,改革的动力越大,克服阻碍的力量也就更大,中国现在到了这个阶段。

  蔡昉说,我们习惯于对大企业、对国有企业提供比较放心的支持。对新型企业,容易不信任它,担心风险,使它们的创业成本非常之高。恰恰在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时候,需要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而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归根到底是优胜劣汰的结果,是创造性的破坏。如果不肯冒风险,最后的结果是该进来的不能全部进来,该退出的不能全部退出,不能达到创造性破坏的效果。

  “中国进一步的发展,说到底就是怎么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就是为了把中国的事情做得更好。”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认为,在前30年的时间里,民营经济获得了极大的发展,民营经济创造的GDP有一段时间曾经占到过GDP比重的70%。最近几年,这一比重有所减少,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

  下一阶段改革开放,确实要思考怎么进一步发展民营经济。因为民营经济最重要的,还不是说它天生就是具有活力,而是它对自己的风险负责,花自己的钱来承担自己的风险。这跟国有部门是有很大区别的。实现高质量发展,我们要更多的依赖自主创新,而创新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不管是技术的创新,还是市场模式的创新,这都需要企业家的风险精神,需要民营企业承担自己风险的机制。这样才能真正使自主创新、市场灵活性更好地发挥作用,使经济更加具有活力。(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李丽辉 刘志强 韩鑫)

(责编:白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