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三次旅游改革

壶关如何闯关(经济观察)

本报记者  乔  栋

2018年10月14日05:1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太行山大峡谷的旅游改革早就开始了。”山西壶关人说。

  走进太行山大峡谷,两侧山峰绝壁耸立,茫茫林海郁郁葱葱。碧波荡起,一艘艘快艇在水面疾驰,奔向峡谷后山。太行山的巍峨雄壮一览如斯。

  分拆拍卖促起飞,但同质化竞争接踵而来

  世纪之交,山西省长治市的国家级贫困县壶关县想搞旅游。当地确实有旅游资源,而且很优质。壶关县旅游事业发展中心主任靳海棠拿笔在白纸上比划,从县城画一条直线出来,县城东南方向一条长达50公里的峡谷路线,又分为若干个枝杈,“每个枝杈都是一条沟,有些当时已经小有名气,都能建设成独树一帜的旅游景点。”

  可是县里没钱。2001年,县里变换了思路,把大峡谷的每个“枝杈”拆开,将承包权出让给个人或企业。就这样,大峡谷里的十大景区,经营权分别归属当地的华阳集团、壶化集团、电力公司等,各算各的账、各打各的牌,很快就风风火火地闯荡市场了。

  这在壶关绝对是大事。现在耳熟能详的八泉峡、红豆峡、黑龙潭等景区,当时“平均几万块钱”就可以承包了。经过十多年快速发展,来大峡谷游玩的“峡客”越来越多,2013年景区资产估值,从12年前的200万元增长至4亿多元。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首先是游客体验急需改善。“每个景区都卖门票。出了这个景区的门,走几步又得重新买那个景区的门票。”靳海棠介绍,10个景区的门票加起来475元。

  不仅如此,很多人看完10个景区,却发现其实“都差不多”。“同质化问题严重,都是峡谷、泉水等太行山自然景观。开发时,各家也没有想过差异化经营。”工作人员冯建议说。

  各家景区宣传时可不会这么说。“都说自家景区最能代表太行山大峡谷。”冯建议说,那时候都是拿传单去太原市和河南省北部散发。

  由此带来的恶劣竞争可以想象。一般而言,游客很难逛完10个景点,通常看两到三个。“看谁”很关键,要么是游客根据宣传广告主动选择,要么是跟着旅行社被动选择。被动选择中,景区间“暴力抢人”情况时有发生。

  估价回收助整合,结束单打独斗十年混战

  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十多年发展,壶关太行山大峡谷的名气有了,资源得到初步开发,矛盾却越来越突出,这让政府看得着急。山西省旅发委大力支持改革,认为太行山旅游资源分布集中,可以作为全省旅游综改的重点示范点。

  2013年3月,壶关成立了太行山大峡谷旅游资源领导小组。县委书记担任组长,成立了综合协调组、注册登记组、整合洽谈组、接受运营组等。

  那段时间,“就跟打仗一样,最夸张的一次,从晚上8点到凌晨4点,才谈下来。轮番上阵,先是县委副书记带队谈,不行就县长谈,再不行就书记出面谈。”靳海棠说。

  经过前期投入,各个景区此时都进入了“盛果期”。虽然问题多,但客流和收入逐年增加,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这个时候再割掉这块“肥肉”,承包方肯定不乐意。红豆峡景区此前又引入其他战略投资者,股权结构颇为复杂,处理起来难度更大。

  问题确实摆在那里,但壶关县也给出了足够诚意:按照估值照价回收,原有人员只要愿意都可以留下,有的景区每年给周边村子占地补偿的做法甚至一并延续。

  当时,10个景区和3个宾馆估值4.1亿元,按照方案,由壶关县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常平钢铁有限公司、长治市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3家公司共同发起,按照41%、40%、19%的股比出资,成立了山西太行山大峡谷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人员去留,是改革的重要环节。原景区人员可以留下,但新成立公司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亟待满足。壶关县面向社会和企事业单位公开选聘,最终选定40人,其中机关单位人员20名,前去景区“挂职”;通过考察,与西安曲江文旅公司签订托管协议,将景区运营管理交给专业的市场化团队。

  过渡期间,移交一个、接管一个、运营一个,3月到5月,壶关县全力一搏,于黄金周正式推出了太行山大峡谷“一张票”,结束了各景区单打独斗的十年混战。

  资产打包合作开发,推动太行板块全域旅游

  从2016年开始,参照太行山大峡谷的改革经验,山西确立了“太行”“黄河”“长城”的几字形三大旅游板块,开启了全面的旅游体制改革。

  “主要是两块内容,成立管委会和引入市场资本,核心是将所有权和运营权分开。”长治市旅发委办公室副主任罗晓辉说。只有体制顺了、机制活了,旅游产业才能拥有新活力。

  太行山大峡谷早走一步,效果已经凸显。2013年改革成功,当年接待游客162万人次,增长38.7%;经营收入2100万元,同比增长75%。接下来几年,收入节节攀升,从4300万元、5380万元、8010万元直至2017年突破亿元大关,达到1.1亿元。

  “归功于改制释放的红利。”靳海棠说,“以前各自为战,现在是五指成拳,有了统一规划、统一宣传、统一管理,效果自然事半功倍。”

  当地重资设计了太行山大峡谷旅游区总体规划。根据规划,全面升级景区基础设施,如在八泉峡建设高标准仿生态步道,对青龙峡、红豆峡木栈道、栏杆进行维修改造;对各个景区功能进行重新定位,在旅游产品内容方面各有侧重,如八泉峡修建了800米观光隧道、208米的“天空之城”观光电梯;在统一推介方面,推出实景山水挑战类节目《冲关大峡谷》等系列品牌。

  优质的旅游资源,加上市场化运作方式,太行山大峡谷的快速发展在情理之中,可当地没有闲着。2016年8月1日,山西省政府举行引进战略投资集中签约仪式。首旅集团、复星集团、东方园林等9家企业将投资三大旅游板块,而太行山大峡谷则与东方园林公司达成意向,以资产打包、合作开发的模式,进行太行山大峡谷景区的新一轮改革。

  “我们把这次合作称为大峡谷的第三次旅游改革,对内是继续挖掘大峡谷景区潜力,对外则是大力推动太行板块全域旅游建设,这光靠我们不行。”靳海棠说,改革永远在路上,从景区拍卖、资源整合到如今再次出发,都是为了大峡谷美好的明天。


  《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14日 03 版)
(责编:袁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