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理財年末再受寵 “高息短期”產品頗為火爆

范曉

2017年12月28日07:57  來源:北京日報
 

  年關將至,銀行攬儲大戰再次如約而至。記者走訪多家銀行網點發現,理財收益“破5”、大額存單上浮40%等戲碼紛紛上演。伴隨著股市行情低迷,互金理財“縮水”,銀行理財重新成為老百姓投資的“寵兒”。然而,資管新規的出爐宛如懸在銀行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打破剛性兌付的革新風暴漸行漸近。

  銀行“搶錢”大戰正酣

  昨天中午,家住長椿街的李阿姨遛彎時被銀行門口五顏六色的水杯、衣架、果盆等家居用品吸引了進來。

  “存款、買理財就送,現在收益是一年裡頭最高的時候了,抓緊買合算!”銀行網點工作人員熱情吆喝著。隨著年關將至,資金流動性吃緊助推銀行理財收益“水漲船高”。

  “對於新開卡客戶,5萬元起購的3個月穩健型理財收益可達5.5%左右,保本保息的理財收益在4.8%左右。”民生銀行長椿街支行網點理財經理介紹。記者走訪多家網點發現,一些銀行的理財收益已逼近甚至沖破5%關口,並且5萬元起購的低門檻銀行理財與20萬元起購的高認購門檻在收益上差別並不大,尤其是一些“高息短期”的理財產品銷售頗為火爆,不少理財上線不久就已售罄,需要過兩天等上新后再認購。

  融360監測的數據顯示,今年12月1日至12月7日,銀行理財產品發行量共2830款,平均預期年化收益率為4.76%,再創今年新高。

  除了銀行理財收益“翹尾”,頗受老百姓青睞的大額存單上浮40%也已成為銀行業的“集體動作”。昨日,記者在中行長椿街支行網點看到,20萬元起購的3年期大額存單收益升至3.71%,而30萬元起的3年期大額存單收益則高達3.85%,上浮40%左右。

  為何銀行紛紛上調收益吸金“攬客”?背后是銀行存款的加速流失。

  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四大行存款新增4.8萬億元,同比少增1萬億元﹔8家上市股份制銀行存款新增僅2182億元,同比少增7000億余元。“近年金融機構存款余額基本保持低速增長,2017年存款增速更是下滑至9%左右。其中,個人和企業存款同比增速下跌明顯。”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趙卿分析。

  互金“寶寶”大瘦身

  與銀行系理財火力全開形成鮮明對比,前兩年風頭無兩的互聯網金融“寶寶”們,在金融監管“利刃出鞘”后規模與收益不斷“縮水”。今年11月,共有74隻互聯網“寶寶”理財的平均七日年化收益率跌破4%,交出了一張略顯“黯淡”的成績單。

  今年12月7日,天弘基金宣布將余額寶單日申購額度調整為2萬元,現有個人交易賬戶持有額度10萬元維持不變。

  值得注意的是,這已是余額寶今年內第三次限額“瘦身”了。

  早在今年5月,天弘基金就將余額寶個人賬戶持有限額由100萬元降低至25萬元﹔今年8月,再次將余額寶個人賬戶持有限額由25萬元調整到10萬元。業內人士分析,如此調整也是為了降低風險,讓余額寶回歸小額現金管理工具的本質。

  公開數據顯示,余額寶的戶均持有金額僅為3885.14元,遠低於單日2萬元申購額度的限額。然而,由於購買贖回靈活,每日收益可見,並且利率比銀行存款高出不少,很多上班族甚至小企業都會將短期不用的閑散零錢申購余額寶。余額寶“關門謝客”引發了銀行大軍加速搶灘“收復失地”。

  資管新規將打破剛性兌付

  盡管銀行理財開始重獲青睞,但一場“資管”革新風暴已經臨近。

  11月17日,央行聯合銀監會、外匯局等多部門聯合發布《關於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簡稱《意見》),明確提出“金融機構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時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出現兌付困難時,金融機構不得以任何形式墊資兌付”。新規將於2019年6月30日后實施。

  在九州証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看來,金融機構資管業務的無序擴張和剛性兌付,容易出現“拆東牆、補西牆”現象,累積虧損和系統風險。

  為打破“剛兌”,《意見》還提出了對現行市場頗有沖擊力的要求——“金融機構對資產管理產品應當實行淨值化管理,淨值生成應當符合公允價值原則,及時反映基礎資產的收益和風險。”

  所謂淨值型理財產品,與開放式基金類似,為開放式、非保本浮動收益型理財產品,沒有預期收益,沒有投資期限。對此,金融數據平台“普益標准”預測,未來90%以上的銀行理財產品將被迫轉型為淨值型。

  “在資管新規的要求下,銀行理財未來將發生很大變化。目前絕大部分的產品即使為非保本銀行理財產品,但事實上仍為隱性的剛性兌付產品。今后投資者在選購時需嚴格區分保本型和非保本型銀行理財產品,后者虧損風險會大大提高。”融360分析師劉銀平說。

(責編:李棟、趙爽)

相關專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