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經濟實現6年來的首次提速,人們對2018年的經濟走勢更加關注

春來看預期(經濟熱點)

本報記者  陸婭楠

2018年03月26日04:5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菜價、票價、藥價能一路平穩嗎?

  持續分化的樓市會不會再現暴漲?

  “6.5%左右”的預期目標不變,意味著什麼?

  ……

  市場經濟是預期經濟。早春三月,隨著兩會圓滿閉幕和年度經濟目標的確定,人們對2018年的中國經濟有了更多新期待。

  物價走勢將會怎樣?

  盡管2月我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創下51個月以來的最高值,但今年物價水平仍將比較溫和

  “春筍15元,蛇豆5元,生菜4元……現在菜價還可以,但前一陣子真是貴。”北京退休職工陳阿姨拎著菜籃子算賬,上個月農貿市場的黃瓜價格是現在的1倍多。“還是最關心菜價,不知道今年會不會鬧心。”

  與陳阿姨的感受一致,國家統計局公布的經濟數據顯示,今年2月我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2.9%,同比漲幅時隔12個月后重返“2”時代,創下2013年12月以來的最高值。隨著數據創新高,物價走勢自然也備受關注。

  實際上,跟米袋子、菜籃子相關的物價,一直是千家萬戶牽挂的焦點。2010年,“姜你軍”“蒜你狠”“向錢蔥”等熱詞,折射出百姓對食品價格的高度敏感。2011年7月,我國CPI達到6.5%、創下2008年7月后的最高值時,對於通脹的擔心更成為經濟界熱門話題。而在今年兩會前夕,人民日報《經濟周刊》與人民網聯合開展的網友調查中,物價也位居網友最關心話題之首。

  那麼,今年的物價走勢究竟將如何呢?《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3%左右的居民消費價格漲幅目標,能實現嗎?

  在國家統計局中國經濟景氣監測中心副主任潘建成看來,2018年的物價漲幅與2017年相比,可能不會發生大的變化。“因為我國消費價格運行環境不會有大變化:一是糧食的連年豐收為食品價格的穩定打牢了基礎﹔二是上游生產者物價指數(PPI)目前也呈現漲幅回落趨勢,緩解了工業品價格上漲向下游傳導的壓力﹔三是消費結構升級以及人工成本上升所推動的服務價格持續溫和上漲趨勢將延續。”

  潘建成認為,將居民消費價格漲幅定在3%左右,與去年目標值保持一致,實現的把握非常大。“因為貨幣政策與通貨膨脹形勢緊密關聯,保持價格目標穩定,有利於引導市場預期,特別是增強社會對穩健貨幣政策的預期。”潘建成說,“這個調控目標,也為改革提供更大的騰挪空間,為國際經濟環境波動比如大宗商品尤其是石油和糧食價格的波動,預留了空間。”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也認為,2018年我國物價水平仍將較為溫和,CPI同比漲幅仍將低於3%的政策目標,更談不上是高通脹。“物價運行整體溫和,一方面為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提供了較好的環境,另一方面也為宏觀政策操作留下靈活余地。”

  樓市會不會進入暴漲通道?

  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不動搖

  與物價同樣備受關注的,當屬房價。

  “已經看了6套房了,有兩個房主還挺有誠意的,都表示價格可以再降。”今秋就要“二人世界”變“三口之家”,讓上海市民柴某加入了換房大軍,“能明顯感覺到二手房價格鬆動了,就是不知道今年會不會有更大降幅。”

  以去年3月17日北京發布樓市新政為開端,我國主要熱點城市相繼推出限購、限貸、限售等政策,一二線樓市邁入“最嚴調控年”。

  受益於調控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房價過快上漲勢頭得到有效抑制。國家統計局3月19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2月,15個熱點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中,有12個城市房價環比下降,降幅在0.1至0.6個百分點之間﹔有9個城市房價同比下降,降幅在0.3至2.5個百分點之間。

  隨著“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越來越深入人心,房地產市場預期也出現積極變化。我愛我家市場研究院的數據顯示,目前北京每套成交房源的平均被看次數比一年前增加了1倍,業主報價也更理性,購房者的話語權有所增強。嚴控購房資格、提高首付比例、去杠杆等政策,對平抑房價、降溫樓市、引導市場回歸理性,起到了十分顯著的效果。

  那麼今年樓市又將呈現怎樣的特點呢?

  持續分化仍是樓市的主要特征。“目前,一線過熱城市的樓市虛火被抑制,二三四線非調控熱點城市依然高溫。如果樓市調控政策不變、力度不減,今年樓市依然會明顯分化。”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說。

  一線城市房價大幅上漲的難度較大。“從下一個階段來看,按照中央提出的‘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基本定位,加快推進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政策落地,同時,一線城市為了抑制房價過快上漲,還會有計劃地推出一些土地供應,房地產投資應該會保持比較平穩的增長,但再繼續大幅上漲的難度較大。”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毛盛勇說。

  住建部部長王蒙徽也表示,今年將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既要堅持調控目標不動搖、力度不放鬆,保持政策穩定性和連續性,又要建立和完善房地產統計和市場監測預警機制,提高調控的精准性,還要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和房地產長效機制建設,保持房地產市場的平穩健康發展。

  6.5%左右的增長有壓力嗎?

  中高速增長的平台基本確立,今年有望形成增速、就業、物價、效益的“多穩”局面

  去年中國經濟增長超預期,讓海內外對2018年中國經濟形勢更加關注。然而,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2018年經濟增長預期目標維持在“6.5%左右”不變,低於去年實際增速。這又引發了人們對年內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猜測。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部長陳昌盛說,觀察和判斷我國這一輪經濟波動,不能用一般觀察短期經濟周期波動的方法,而是要用發展階段轉變和增長方式調整的中長期結構視角。

  “去年經濟增速略超預期,既得益於國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化推進、供求平衡狀況改善,也得益於國際經濟的普遍好轉。但不能據此認為,中國經濟開始觸底反彈了。”陳昌盛說,“去年的積極變化,進一步証明中國經濟經歷6年多的調整,目前中高速增長的平台基本確立了,經濟增長沒有大幅下行的壓力,將會圍繞一個新平台小幅波動。”

  在採訪中,幾乎所有經濟學家、企業家都認為,今年中國經濟有能力實現6.5%左右的經濟增長。

  先看增長潛能。6.5%左右的增速與我國潛在經濟增長率水平大體一致。最近10個季度,我國經濟增速一直保持在6.7%到6.9%之間,已逐步調整至與中高速增長潛力相適應的水平,與就業、物價、效益等指標更趨匹配。

  “從勞動力、資本積累和技術進步等方面綜合測算,目前我國經濟潛在增速在6.5%上下。”陳昌盛說,隨著產能利用率回升、就業更加充分推動勞動效率提升、新技術向傳統領域擴散加快,以及產能重組調整加快,我國全要素生產率增速有所回升。據初步估算,2017年我國全要素生產率增速為1.8%左右,比2016年提高約0.3個百分點,是2015年以來的連續第三年回升。“這扭轉了過去幾年持續下行的態勢,也成為國際社會觀察中國經濟積極變化的重要依據。”

  再說運行風險。隨著系統性風險從不斷聚集轉向逐步釋放,經濟增長的穩定性在增強。近幾年,通過積極穩妥去杠杆,控制債務規模,增加股權融資,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連續下降,去年宏觀杠杆率漲幅明顯收窄、總體趨於穩定。

  還有就是市場信心。市場預期和企業家信心逐步恢復,市場內生動力在增強。隨著傳統部門產能利用率提升、資產負債表得到修復,今年1—2月份,我國民間投資同比增長8.1%,增速比去年全年和去年同期分別提高2.1和1.4個百分點,比全部投資高0.2個百分點。“從今年開局看,市場化程度高、內生性強的民間投資,延續了去年整體回暖向好的態勢。”國家統計局投資司高級統計師王寶濱說。

  央行日前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問卷調查報告也顯示,企業家信心指數達74.3%,比上季提高2.5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提高12.7個百分點﹔銀行家宏觀經濟信心指數為81.9%,比上季提高2.8個百分點。

  最后看外部環境。去年,世界經濟從復蘇乏力轉向普遍復蘇,出現了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首次大范圍向好、主要經濟體同步增長的局面。不少專家預期,盡管受民粹主義和“逆全球化”思潮影響,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中國可能會面臨更復雜多變的國際經貿環境和新招頻出的貿易關系壁壘。但是今年世界經濟復蘇勢頭有望延續,范圍還將拓展,這將為我國增長階段轉換創造外部利好。

  “展望2018年,我國經濟有條件繼續保持在中高速增長平台上,經濟運行有望延續增速穩、就業穩、物價穩、效益穩的‘多穩’局面,為推動高質量發展營造更多有利條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偉說。

  振興實體經濟信心有多大?

  “堅定看多者”眾,目前是中國歷史上最好的創業期

  陽春三月,在湖南長沙高新區,杉杉控股的10萬噸鋰電動力電池材料長沙基地項目建設正如火如荼。遙望內蒙古包頭,杉杉的10萬噸一體化工廠也在加緊建設。

  “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給‘中國制造’帶來挑戰,但也提供了難得的歷史機遇。新能源產業蓬勃壯大,使去年成為杉杉歷史上規模、效益最好的一年。”杉杉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鄭永剛說,新興產業是中國經濟最有活力、最具增長潛力的細胞,是我國搶佔未來競爭制高點的關鍵,更是實體經濟大有可為的舞台。“今年公司還將持續加大研發投入和產能擴張。躋身推動全球新能源行業的中國品牌,對此我們有信心。”

  實體經濟是強國之本,興國之基,更是就業的蓄水池。前幾年,“脫實向虛”讓不少實業家焦慮無奈,甚至出現了“關廠炒房”“賣房保殼”等怪象。如今,推動高質量發展又為實體經濟振興重新注入了信心。

  ——信心來自政策紅利持續釋放。雪鬆控股董事局主席張勁認為,今年簡政放權、減負降稅等改革還將繼續深化,讓企業進一步輕裝前行。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必須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也為民營企業保持定力、堅守實業平添了強勁動力和巨大信心。“我們堅定地看多實體經濟。目前是中國歷史上最好的創業期,也是實體經濟大有可為的歷史機遇期。”

  ——信心來自專注創新苦練內功。從跟跑到並跑,甚至部分領跑,“中國制造”正以創新為動力,向“中國創造”大步邁進。“將人工智能技術應用到社會生活各領域,形成數據迭代和自我淨化,最終釋放產業紅利,並形成以企業為主體的創新體系,這恰恰是中國最有優勢的。在新一輪人工智能的國際競爭中,我對中國勝出非常有信心。”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說。

  經濟學家林毅夫認為,中國是發展中國家,也是轉型中國家。轉型過程中,有很多成績,也有改革不到位的一些扭曲。了解問題並看到解決問題的機會、資源以及政策措施,中國還有很多發展空間。


  《 人民日報 》( 2018年03月26日 17 版)

(責編:王仁宏、曹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