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打造虛假外匯交易平台詐騙逾億元

徐鵬

2018年07月20日08:21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90后打造虛假外匯交易平台詐騙逾億元

  90后打造虛假外匯交易平台詐騙逾億元

  團伙發展二級代理公司132個受害人達6800多人

  炒外匯是很多投資者熱衷的投資項目,不少虛假交易平台也應運而生。這些平台號稱是擁有海外雄厚實力的投資公司,而且還會在高大上的大廈中租用寫字樓。可是,一旦投資者將錢轉入這些平台的賬戶,最終的結果卻是人去樓空。

  今年3月,一條不起眼的線索讓山東省煙台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接觸到這個覆蓋全國詐騙集團的冰山一角。3個多月時間,煙台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邊防、刑偵、網安、法制等多部門協同作戰,上百警力跨多個省份縝密偵查,終將這一詐騙團伙一網打盡。

  據介紹,這是一群高學歷的90后,他們打造了一個可以隨時在后台修改數據的虛假炒外匯、貴金屬投資平台。一年多的時間裡,涉案網絡外匯交易平台發展二級代理公司132個,個人代理1300多家,受害人達6800多人,涉案價值1.2億元。

  情人鬧別扭揭開巨大陰謀

  今年3月,市民王某在“民生警務平台”投訴稱,其“女朋友”介紹他在一個網絡交易平台上炒期貨、外匯,先后投入3萬余元,現已全部虧損。

  經了解,王某常年在非洲務工,一人在外寂寞難耐,便通過某交友網站認識了一個女友,叫小芳,是90后,兩人經常視頻聊天。

  小芳告訴王某,通過網上的投資平台炒外匯和期貨來錢很快,自己家親戚就有干這個的。平台有分析師幫忙看外匯走勢,保賺不賠,自己不用動腦子,跟著賺大錢就行。

  王某聽得很心動,便試著投了3萬元。沒想到,錢一進交易平台便一直在賠,短短幾天時間便縮水1萬多元,直至血本無歸。賠錢之后,小芳在微信上也不跟他聊天了,王某懷疑自己被騙,專程從非洲趕回國內,通過“民生警務平台”投訴。

  開發區分局通過對小芳信息查詢落地劃分案件歸屬地,該線索交由邊防大隊案件偵查隊辦理。接警后民警立即找到了小芳,小芳稱隻要民警不處理自己,她願意將王某的損失如數歸還。

  民警將案件情況匯報給開發區邊防大隊大隊長趙紅軍后,趙紅軍認為這就是一起電信網絡詐騙案件。隨后,辦案人員立即加大對犯罪嫌疑人小芳的審訊力度。

  經審訊,小芳如實交代了其團伙成員人數、詐騙窩點等關鍵信息。第二天,辦案民警將位於開發區某商業大廈的詐騙窩點成功搗毀,現場抓獲犯罪嫌疑人16名。

  經查,2017年6月,詐騙窩點負責人孫某與合伙人前往杭州一金融投資公司簽訂合約,取得了某網絡外匯交易平台的經營資格。該平台對外稱注冊於香港,是一家正規的外匯、貴金屬投資平台,實際上是嫌疑人可以隨意操控后台、以達到吸干投資人每一分錢為目的的假平台。

  孫某獲得經營資格后,便組織其下屬業務員編造虛假身份,通過微信交友、拉攏感情等手段,誘使受害人到網絡外匯交易平台投資。按經營合同,約定按照客戶虧損的50%(后提高至75%)進行返利。

  截至被警方一網打盡,孫某的窩點經營不到兩個月,涉案價值近百萬元。

  虛假外匯交易平台露真面目

  雖然搗毀了詐騙窩點,但辦案民警絲毫不敢放鬆。詐騙團伙的上級公司在哪?團伙有多少人?

  開發區分局成立了“3·27”專案組,在對犯罪嫌疑人孫某等人銀行流水、交易憑証進行多次梳理核查后,發現了位於浙江杭州和河南鄭州的兩個詐騙窩點。    

  民警分析得知,該網絡外匯交易平台組織架構大體分為三層。頂層便是這個平台的開發者,總公司位於鄭州,相當於生產商﹔第二層是他發展的下級代理公司,主要業務是推廣平台,一般不直接發展受害人,相當於代理商,本案中位於杭州的公司,便是代理商﹔第三層是落地公司,一般由公司業務員直接發展受害人,就是孫某這樣的小公司。

  落地公司會通過小芳這樣的業務員哄騙投資者,以賺大錢為誘餌,引導其到虛假網絡外匯交易平台炒外匯或貴金屬。若不懂行情,可加入微信群或QQ群,群裡有專門的分析師“喊單”。

  在群裡,投資者會發現,分析師有大批擁躉,都在說跟著老師賺了大錢。實際上,一個群裡大多數都是落地公司雇來的“托兒”,而“喊單”的分析師可能連小學都沒有念過。

  錢一旦進入平台,便會被重重盤剝。強制的高額手續費、過夜費、強制匯率差,即便不交易,也會讓錢瞬間縮水十幾個百分點。如果投資人覺察受騙想要出局,退錢還要等3個工作日。這3天時間裡,平台會派專人忽悠投資人繼續下單,直到所有的錢都賠光。

  賠光的錢,其實都進了平台開發者以及下級代理的口袋裡。該網絡外匯交易平台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電信網絡詐騙平台。

  龐大詐騙平台的背后推手

  在初步鎖定犯罪嫌疑人之后,偵查民警便開始對“3·27詐騙案”的主要嫌疑人進行重點摸排。

  民警發現,主要犯罪嫌疑人大多都是90后,擁有大學本科學歷。鄭州總公司的注冊地址,位於當地的中央商務區,也就是CBD。公司主要負責人都開著路虎、寶馬、奔馳。從表面上看,該網絡外匯交易平台就是一個由年輕人經營的外匯及貴金屬投資公司,公司注冊地位於香港,公司成員都是高學歷的年輕人,是典型的“金融新貴”。

  然而,他們登記的居住地址卻都是假的,都具有一定的反偵查意識。

  4月27日8時整,杭州、鄭州跨省異地抓捕同時開展行動,當場抓獲犯罪嫌疑人29人。

  據悉,該平台開啟於2017年3月左右,僅僅一年多時間,這個網絡外匯交易平台就已發展二級代理公司132個,個人代理1300多家,受害人達到6800多人,涉案價值1.2億元。

  如此龐大的詐騙平台,背后推手居然是一個出生於1993年的年輕男子。

  一次偶然的機會,本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張某得知開設外匯平台可以賺大錢。這種交易平台的源代碼花幾十萬元就可以買到,后台可以自己控制,對外可以包裝成正規的外匯交易平台吸引投資人。張某便迅速行動,購買了400開頭的虛假電話以此偽裝成香港辦事處,從而誤導客戶認為該公司是國際公司。他在鄭州CBD租下寫字樓,重金聘請技術人員開發平台。

  張某的公司設有技術部、風控部、客服部、市場部等,服務器設在香港,連公司的基本員工都以為這是一家真的國際公司,並且在香港有辦事處。張某的手下通過獵頭公司網站專門搜索“金融”“投資”公司,尋找二級代理,再通過二級代理向下發展。一年時間,公司呈幾何級數字發展起來。

  張某坦言,最初只是想賺點錢給媽媽買大房子,也想像正規平台一樣隻賺取手續費,見好就收。但人的欲望一旦膨脹,就再也難被滿足。

  短短一年時間,張某用騙來的錢在鄭州購買了價值800多萬元的別墅,投資了電競酒店、礦產,購買了奔馳、寶馬等豪車,還給手下高管買了住宅,配了奔馳車。

  落網時,這個大男孩哭著對民警說:“我只是想給媽媽買大房子,但人的欲望是無窮的。”那一瞬間,他看上去還只是個孩子。

  目前,警方抓獲涉案人員50人,其中採取強制措施30人,查扣豪華車輛4台、電腦50余台、現金45萬余元,凍結銀行賬戶19個、資金43萬余元,凍結第三方支付平台賬戶1個、查封私人別墅1處、個人住宅1處。

(責編:楊曦、李棟)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