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天籌集50萬 女兒病逝后貧困母親退回43萬善款

2018年08月04日08:14  來源:揚子晚報
 

  僅僅4天,治病用的50萬元善款就通過網絡平台“水滴籌”籌集到位,但張蕊的病情發展得太快了。“水滴籌”從確診開始算起,隻有51天,她就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年僅23歲。盡管生活艱辛,但面對給張蕊治病留下43萬沒用掉的善款,張蕊的母親張玉榮與妹妹商量后,決定通過籌款平台將剩余善款原路發還給好心人。

  用善良回報善心。這個發生在安徽東北部邊緣明光市一個貧困家庭的故事,催人淚下,感人至深。

  病床上的張蕊(右)和三姨張玉梅。受訪者提供

  貧寒的家

  從寧洛高速三界出口下高速,沿著104國道行駛5公裡左右,拐上共建路一直向西就到達了故事發生的地方——明光市管店鎮管店村。

  張玉榮目前住在妹妹張玉梅家裡。名字是村,其實這裡是老鎮。一條約4米寬的街巷,兩旁多數人家已建起兩層的樓房。張玉梅家卻還是八九十年代的老式平房,顯得有些許寒酸。

  門口有個裁縫店招牌,但門上卻貼著“放假停業”的告示。開門出來的張玉梅告訴記者,自從姨侄女張蕊生了白血病之后,這個店就歇業了。

  進入大門,家裡顯得有些凌亂。張玉梅有些不好意思:“家裡太亂了,自從小蕊生病后,我就離開了家,回來后一直沒時間收拾。”沒有空調的房子裡,一台老式的風扇在客廳裡呼啦呼啦地轉著。沒幾分鐘,記者就汗流浹背。

  在家的母女三人,分別是張蕊70歲的外婆、媽媽和三姨張玉梅。三人正在廚房圍著小矮桌吃午飯,涼拌黃瓜、清炒四季豆和素炒土豆絲,唯一的葷菜是過年時腌制的香腸。

  見紫牛新聞記者到來,張玉榮抹起了眼淚,這個經歷了多重苦難的女人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了許多,48歲的她深鎖著眉頭,在與記者交談中,嘴裡不斷地念叨著:“我的小蕊出去打工了,過年都沒回家啊。”

  張玉梅告訴記者,孩子沒了之后,姐姐就時不時顯得神神叨叨的。“她有時候會不相信女兒已經走了。”

  自己的家,成了張玉榮的傷心地。

  “再窮都要把錢還回去”

  張蕊走了之后,張玉榮不肯回到老家。“我姐總是說,要在溫州陪著女兒,她還要去張蕊公司找她,”張玉梅說,姐姐受的打擊太大了,有時可能影響到了神智。

  盡管這樣,張玉梅還是設法帶回了姐姐:“她自己就有肺病,我必須要把她帶回來,不然她肯定就活不下去了。”

  張蕊的突然離世讓身邊的人悲痛萬分,從水滴籌籌集的善款在張蕊的疾病治療中隻用了一小部分,還剩余43萬,她的家人經過商量后決定原路退回好心人手裡。

  “這個錢是大家辛苦掙來的,別的人家裡可能也會有困難。”張玉梅在姨侄女離世后跟姐姐商量。

  張玉榮聽了妹妹的話,馬上表示贊同:“大家捐這個錢是幫助張蕊的,現在張蕊沒了,我們應該把這個錢退回去,他們也不容易。”

  張蕊在治療期間曾經說過,萬一自己的病無法治好,那麼剩余的錢留給媽媽和外婆養老。雖然這是張蕊的遺願,但老姐妹倆商量之后還是決定,再窮都要把錢還回去。

  “水滴籌”最大一筆退款

  “水滴籌”相關工作人員在接受紫牛新聞記者的採訪時,將退款的過程做了詳細的介紹,並確認剩余款項已按比例退還到位。

  6月22日,“水滴籌”平台和張蕊的母親及三姨取得了聯系,對此次籌款項目做了回訪。在回訪過程中,工作人員得知,張蕊已經離世。

  盡管張玉梅和張玉榮沉浸在悲痛中,但她們依然向“水滴籌”的工作人員表示,這筆錢是大家專門捐來給蕊蕊治病的,現在孩子去世了,希望清算完所有的費用之后,可以將剩下的捐款原路退還給捐助給她們的好心人。

  6月25日,張玉梅和張玉榮將卡裡剩余的43萬元退款到了“水滴籌”平台。

  2018年7月11日,“水滴籌”發布關於張蕊籌款的官方動態,說明退款事宜。截至目前,所有善款已經退還完成,剩余675元無法退還的捐款,經過“水滴籌”與張玉梅溝通,並向全體捐款人公示無異議后,決定捐助給張蕊的母親張玉榮。

  “水滴籌”的工作人員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這是平台目前為止收到捐助退還金額最大的一筆退款,比之前收到的最高退款金額多出了21萬。

  傾訴

  年輕時失父,女兒六歲時亡夫

  張玉榮的人生充滿坎坷,說到傷心處,她們同時抽泣起來。

  張家世代生活在這個小鎮上,到了張玉榮這一代,家裡兄弟姐妹共有4人,張玉榮是老大,下面還有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童年的生活雖說貧窮,但家庭還算完整。

  20多歲時,張玉榮通過媒人介紹,嫁給了鎮子東邊的一戶農家。婚后不久,張父因急病去世。家裡的弟弟妹妹還未長大,張玉榮照顧自己小家的同時,還得貼補娘家,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最困難的時候,身上連買一瓶醬油的錢都沒有。

  1995年,張玉榮生下寶貝女兒張蕊,女兒的到來讓家裡充滿了歡聲笑語。小姑娘打小就長得漂亮,特別討喜,張玉榮兩口子感到生活有了奔頭。

  然而,好景不長,女兒長到6歲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奪去了丈夫的生命。接連的不幸,張玉榮曾想過自殺,但想到幼小的女兒,最終放棄了這個念頭……她決定扛起所有艱辛。

  女兒到了該上學的年齡,為籌集學費,張玉榮去另一個妹妹出嫁所在的城市——溫州打工,在一家服裝廠踩縫紉機。女兒張蕊就交給了母親和三妹,那一年是2003年。

  張蕊漸漸長大,17歲時已經出落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村裡人都夸獎說老張家的外孫女長得漂亮,這是張蕊外婆最自豪的事。

  最幸福時候,再遭白血病打擊

  技校畢業之后,17歲的張蕊決定去溫州與母親會合。

  因為年齡小,張蕊在溫州從美容院學徒做起。她踏實而勤奮,滿師后也有了一份工作。“第一個月拿工資時,特別高興,請我吃了一頓。”張玉榮至今都忘不了女兒第一次領工資時的喜悅,“自己存了一點,然后還給外婆寄了錢。”

  兩年后,張蕊覺得房地產行業前景不錯,就又跳槽到了一家房地產銷售公司,從事迎賓工作。因為平時工作中兢兢業業,得到了客戶及領導同事的認可,張蕊的收入也節節提高。2017年時,每個月能拿到五六千元了。“女兒說,看我打工那麼累,就勸我歇歇,說以后由她來養我和外婆。”張玉榮說到這兒,已泣不成聲。

  那時候應該是張玉榮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女兒在自己身邊,外債也還完了。

  但2018年4月,張蕊感到身體特別疲憊。醫院的檢查結果讓張玉榮又遭受了一次“晴天霹靂”:女兒患的是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當得知治療至少需要五六十萬時,張玉榮感覺“天塌了”。

  4天籌滿50萬,但女兒還是走了

  張玉榮為治療費一籌莫展之時,張蕊的同事提醒她,可以通過“水滴籌”公益籌款平台來籌集治療資金。三姨張玉梅聽說過網絡籌款,決定試一試。

  2018年5月3日,張玉梅收集資料,在別人幫助下,在“水滴籌”平台上發布信息,籌款金額為50萬。

  張蕊同事和社會愛心人士在捐款的同時積極轉發,張蕊老家的親朋好友們也是紛紛轉發及捐款,隻用了4天時間,就籌滿了50萬的金額。

  5月12日,“水滴籌”將共計500005元的愛心捐款全部打入了張玉榮的銀行卡裡。提現后的張玉榮一家最大的困難已經解決,剩下的就是治療過程。

  不幸的是,張蕊的病情不斷惡化,“整夜的發燒讓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有時候走著走著就暈倒了,自己都爬不起來。嘴唇都起泡開裂了,但她連喝水的勁都沒有,吸管都沒力氣吸。”張玉梅說到這時,捂起了嘴,這樣的回憶讓她太痛苦了,旁邊的外婆起身走進了后院。

  雖然,張蕊也在積極地配合治療。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她的病情發展速度過快,並且不斷惡化,於6月15日上午10點44分離開了人世——距其白血病確診隻有51天。

  尾聲

  生活還要繼續,村鎮幫扶提供保障

  從張玉梅家出發,穿過兩條小巷,800米左右就到了張玉榮自己的家。村裡去年已經幫忙把房子修繕了一下,但門前已長滿了荒草。站在門口,張玉榮淚流不止。

  在管店村村委會扶貧辦公室,村黨總支書記朱席付向紫牛新聞記者介紹了張蕊的家庭情況。“對於張玉榮和張蕊母女的困難情況,我們村委會和村民們都看在眼裡,疼在心裡。”朱席付說,“管店村已於2014年將張玉榮家庭納入建檔立卡的幫扶貧困家庭。村裡按照‘兩不愁三保障(即讓貧困戶吃和穿不愁,保障其家庭和子女住房上學看病)’的貧困戶幫扶政策進行了多次幫扶。”

  張蕊去世后,村裡和鎮裡十分同情張玉榮的不幸遭遇,專門研究如何安撫,給她家報銷一部分治療費用。現在張玉榮孤身一人,村裡還准備給她申請五保戶,保障她今后的生活。(記者 陳勇 楊志敏)

(責編:仝宗莉、曹昆)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