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峰: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企改革中心地位

2019年01月09日12:26  来源:经济日报
 

  核心观点:当前,国企改革已经走到一个至关重要的关口,迫切需要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魄力大胆务实向前走。第一,突出抓好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建设;第二,坚定不移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第三,强化市场化经营机制;第四,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国有企业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活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2016年7月4日,在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召开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就国有企业改革作出重要指示,为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

  两年多来,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指引下,中央和各地奋力推进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改革取得新的重大进展和历史性成就。但同时,我们也要正视目前存在的困难:

  第一是体制机制不够灵活。体制性机制性问题的集中表现是国有企业的发展动力与竞争活力不足,仍存在政企不分、政资不分以及管理错位、越位、缺位等问题。国企总体收益绝对值大,但资产收益率不高,资产经营效率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第二是创新能力不够强。近年来,一批国有企业伴随着时代大潮乘势而上,成为各领域领军企业。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中的大多数距离世界一流企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些国有企业负责人在担当的魄力、干事的能力、创新的品格、企业家精神等方面不够突出,还有一些国有企业领导在把握新时代机遇与挑战、把握经济发展规律与企业发展规律等方面能力不强。

  当前,国企改革已经走到一个至关重要的关口,必须在积极稳妥原则的基础上大力推进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这要求国有企业准确研判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国内外环境新变化,从战略高度认识新时代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中心地位,充分认识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的极端重要性,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按照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的要求,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魄力,扎实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大胆务实向前走。

  第一,突出抓好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建设。

  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是逐步发展而成的。我国于上世纪90年代提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明确了“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十六字方针,通过完善现代企业治理机制,实现了政企分开,落实了企业市场主体地位。今天,我们要建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进一步加强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形成有效制衡的法人治理结构,需要发挥好党委(党组)的领导核心作用,落实和维护董事会依法行使重大决策、选人用人、薪酬分配的权力,保障经理层经营自主权。

  在这个过程中,关键是处理好党的领导在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国有企业长期稳定发展的根本优势所在。要充分发挥这个根本优势,就要积极探索把党的领导、党的建设与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要明确党组织在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中的法定地位,明确党组织在企业决策、执行、监督各环节的权责和工作方式,使党组织成为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的有机组成部分。在组织架构上要坚持和完善“双向进入、交叉任职”的领导体制,在决策程序上将党组织研究讨论作为董事会经理层决策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此外,还要落实好“四同步四对接”的要求,做到党的建设与国有企业改革同步谋划,党的组织与工作机构同步设置,党组织负责人与党务工作人员同步配备,党建工作同步开展;实现体制对接、机制对接、制度对接和工作对接,确保党的领导、党的建设在国有企业改革中得到体现和加强。

  第二,坚定不移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为促进国有企业转换经营机制,放大国有资本功能,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行效率,实现各种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必然选择。混合所有制经济一方面允许民营资本加入国有企业的经营,另一方面也允许国有资本进入民营企业的经营,这种混合是双向混合。

  需要特别明确的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的关键在于科学把握治理机制的市场化、规范化原则。在混改试点企业中可以看到,股权多元化与治理机制市场化能够释放国有企业的经营活力。比如,中国联通引入民营企业资本作为其战略投资者,在深化改革中逐渐显示出成效。

  第三,强化市场化经营机制。

  改革市场化经营机制需要着重解决好人事、劳动和薪酬三项制度。其中的重点之一是加快工资总额管理制度改革,统筹用好员工持股、上市公司持股计划、科技型企业股权分红等中长期激励措施,充分调动企业内部各层级干部职工积极性。从薪酬制度上看,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的指导意见》《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是落实党中央有关决策部署的具体举措,目的是进一步建立健全灵活、高效的国有企业经营机制,推动国有企业全面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率。一系列文件的出台标志着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企业工资分配制度体系基本建立起来。

  推行混合所有制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是另一项重要内容。职业经理人是企业管理经营的关键性人才,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要推行经理层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按照“市场化选聘、契约化管理、差异化薪酬、市场化退出”原则,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建立市场导向的选人用人和激励约束机制,通过市场化方式选聘职业经理人依法负责企业经营管理,畅通现有经营管理者与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转换通道。职业经理人按照市场化原则决定薪酬,可以采取多种方式探索中长期激励机制。严格职业经理人任期管理和绩效考核,加快研究建立退出机制。

  同时,要充分发挥企业家作用,为担当负责的国有企业的企业家“撑腰打气”,把那些想改革、谋事业、善经营的企业家大胆用起来,把有思路、有闯劲、有潜力的年轻人提起来,推动国有企业家队伍不断发展壮大。

  第四,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改革中要坚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基本要求,多措并举降杠杆减负债,坚决化解各类金融风险。同时,要进一步加强对微观主体的服务工作,提高专业化能力和水平,提升监管的针对性、有效性、系统性。(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中共北京市委党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刘汉峰)

(责编:白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