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组进驻第三天 华林周围“空了”

张蕊

2019年01月17日08:12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调查组进驻第三天 华林周围“空了”

  曾经热闹的华林集团门前如今空无一人

  黄骅这座沧州下辖的华北小城,过去令人有所耳闻的只是黄骅港,但是这一次,却是因为涉嫌传销的华林集团而引发诸多关注。

  15日晚间,沧州市委宣传部在微信公众号“沧州发布”发布消息称,自联合调查组进驻华林公司以来,经过紧张的工作,初步查明,该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目前,公司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对该案我们将依法依规,彻查严办”。

  实地探访

  公司全部放假 周边饭馆小超市已关门

  1月15日,星期二,晴,许是有风的缘故,黄骅的天空分外蓝。

  出租车司机范磊(化名)早上7点就出车了,他说想多拉些活,“最近客人太少了”。可没想到从7点到11点四个小时内,他只拉了四个客人,还都是短途。范磊有些沮丧,“这和之前相比差太多了”。

  这一天是联合调查组进驻华林集团开展全面调查的第三天,与之前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情形不同的是,华林集团总部周边却颇为冷清。公司大门关闭,只偶尔能看到有人出入。门卫称,公司已经全部放假,有什么事情春节之后再说。

  “配合调查呗。”一名知情人士称,权健的事情,让华林受到了牵连,2018年12月底的会议开完后,公司就放假了,“原本定于1月份召开的会都取消了”。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华林集团旁边的寿源酒店股份有限公司的招牌已经被撤下,酒店的名字也已经看不到了。不仅如此,华林集团周边的饭馆、小超市等都已经关门,而其附近一个专门卖DDS产品以及有相关培训的小集市也已经人去房空。

  集市中的一名老板称,市场关闭是华林公司通知的,已经关了几天了,具体什么时候开门还不知道,“能开的时候,公司会再通知的”。这名老板在市场里卖的是DDS按摩器的相关配件,“人多的时候,生意还可以”。

  曾年均10万人参观 小商家现在愁客源

  提起华林,几乎黄骅人都知道。

  根据黄骅市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黄骅市全部财政收入为33.2亿元,而一个华林集团在2017年的销售收入就为39亿元。

  “不开会了,受权健被查的牵连了。”黄骅人张伟(化名)说。早前,他听说,不少人去华林公司闹事,有关部门就把华林公司给封了,“有十多天了”。

  张伟说他听过华林的销售模式,“就是传销”。但他的说法却遭到了前述知情人士的否认,“有直销牌照,怎么是传销?”该人士强调,这次华林就是受到权健的牵连。

  相比权健总部,华林集团的占地面积并不算大,而且就在主干道旁。北青报记者发现,在其一公里范围内,有大小宾馆、旅店十余家,前来华林参加培训的“学员”们,除了入住华林自己的宾馆,人多时,也会选择此类宾馆入住,“如果有会议,至少得提前一周订房。”一家宾馆的前台称。

  “今年大概是没什么收入了。”另一家宾馆的老板显得特别焦虑,他直言,自己这边的主要收入就来自于参加华林培训的“学员”。权健的事情出来后,他们一直就挺担心,“之前订房的,基本都已经退订了”。

  这名老板拒不透露住房价格,但他承认,人多的时候,不仅周围的宾馆会住满,而且每个房间都是要加床的,“我这边住100多人是没问题的”。

  此前,范磊一直在华林集团周围“趴活”,只要有人去参加培训,生意就不错,“那时候一天高铁站能来回好几趟。”范磊说,不仅是出租车,就连周边的饭店、小超市、宾馆也都跟着“沾光”。范磊之前拉过的学员,有直接加盟的,也有就当旅游的。

  2016年5月27日,华林集团官网曾刊发文章《渤海新区多项目开工,华林位列其中大放光华》,华林董事长刘德林在文中披露,“据统计,2008年后,每年来华林参观考察的人高达10万人次,给黄骅的交通、运输、物流、餐饮、住宿、特产等领域带来了巨大收益”。

  公司揭秘

  董事长跨界多 从生产队长到锅炉厂长

  从目前各种介绍来看,河北华林集团董事长、总裁刘德林履历亮眼,经历也颇为丰富,是清华大学MBA毕业、河北省优秀企业家、黄骅市政协常委,担任过生产队长、乡镇企业保健医生、公社砖瓦厂厂长、公社综合厂厂长、市属企业无压锅炉厂厂长等职务。

  2003年“非典”期间,刘德林开始研究如何进行苜蓿产品的深加工。为此,他曾多次带着苜蓿前往北京,希望进行产品开发。最终,他找到国家重点科技项目学术带头人李建民教授,最终研制出苜蓿营养健康食品,定名为营养代谢酸碱平衡调节剂,即“酸碱平”。此后,华林逐渐切入直销。

  作为黄骅人,刘德林在当地如鱼得水。北青报记者查阅到的相关新闻显示,2014年、2015年,刘德林先后获得黄骅市优秀企业家称号,还曾获得2014年度的捐资助教奖。2016年,刘德林出资600万支持家乡建设,被黄骅市委授予“乡贤典范”荣誉称号,还因此接受了央视的采访。

  华林官网发布的文章显示,2017年7月11日,华林总部新大厦开工奠基仪式举行。“华林总部大厦总规划用地103.8亩,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预计投资6亿元,主体由华林总部、酸碱平总部和寿源总部构成。”

  然而,天眼查信息显示,华林大厦位于市区渤海路附近,2016年时购买的价格为3350万元。如今华林大厦已经停工,工地也空无一人,看来预计2019年竣工的日期,也要遥遥无期了。

  所谓生产专利 “酸碱平”根本没拿到

  按照华林经销商的说法,“华林酸碱平”生物电渗析疗法已经正式作为代替医药处方被国家卫生部批准。这是1986年提出的一种高新技术,在华林集团的对外宣传中,华林酸碱平DDS按摩器曾获得了美国FDA的认证,而北青报记者在FDA的官方网站PMA(上市前审批)和510(k)s(上市前通知)两项中都没有查询到华林酸碱平DDS按摩器的医疗器械认证资料。

  北青报记者查阅的相关资料显示,2006年10月,刘德林为酸碱平生物电按摩器申请发明专利。申请说明显示,这是一种涉及人体理疗按摩的装置,具体为一种酸碱平生物电按摩器。据刘德林介绍,该发明按摩器具有活化细胞、净化血液,使体液保持酸碱平衡、提升人体自然治愈力等功能,从而使人体达到最佳状态。

  2008年10月,该专利进入实质审查的阶段,2011年9月,该专利的状态显示为“发明专利申请公布后被驳回”。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依据有关规定,专利申请分为:提交申请、受理、初审审查、发明专利公布、实质审查、授权及授权公告、下发专利证书等七个阶段。

  实质审查是发明专利申请在授权以前必经的一个阶段。申请人需在申请日(最早优先权日)起3年内提交实质审查请求。也可以在申请文件递交的同时提交实质审查请求,以加快审查员对申请文件的审查速度。

  “专利实质审查的时间一般是6-18个月。”张新年说,发明专利申请被驳回就是专利申请没有被通过,“因为申请文件存在明显实质性缺陷,修改后仍然没有被消除”。

  案例佐证

  传销还是直销? “传销”事实早被认定

  此外,尽管华林在2015年拿到了直销牌照,但有关判决书却显示,2015年之前,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确实是以传销组织的形式存在的。

  2014年,张某甲、王某甲、廖某甲、文某等12人被河北省任丘市检察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根据检察院的指控,2013年至2014年4月6日,张某甲、王某甲、廖某甲、文某等12人在任丘市谢刘场村、香港街、林业局平房等地租住房屋,以河北华林酸碱平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发展传销组织,组织领导70余人参加传销活动。最终,这些人员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河北省任丘市法院分别判处8-9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以一定数量的罚金。

  公诉书显示,上述12人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为依据,建立组织层级,并以此作为返利依据。其在传销组织内部层级为主任以上级别,并在传销组织内部承担寝室人员管理、组织人员上课、发展下线的职责。

  在这份判决书中,北青报记者注意到,12个人都提到了传销组织的名称是“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营销的产品是按摩器,3900元一套,但他们都没有见过产品,不过产品通过下线或者下线的下线卖出去后,会有相应的提成。

  而在北青报记者的采访中,华林的经销商们始终不承认华林是传销,但北青报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发现的一份行政判决书,却牵出了“华林”曾被襄汾市工商局认定为传销的事实。

  这份宣判时间为2018年2月的判决书中显示,2015年11月,贾某焕向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交了12500元购买了DDS按摩器及相关产品成为其加盟商,同时还取得介绍他人加盟、获取介绍费的资格。判决书显示,贾某焕从事DDS按摩器经营模式为:必须交钱购买DDS按摩器、承认技术,才有资格加盟河北华林公司,才能介绍他人加盟,获取介绍费。

  1月16日上午,北青报记者联系了黄骅市委宣传部新闻科,一名工作人员称,调查组是市领导担任主要成员,其也是通过通报了解情况的。“调查组具体是哪些单位组成的,我也没办法说。”工作人员称,如果想了解具体情况,建议还是关注政府官方网站。

  文并摄/本报记者 张蕊

  “华林”事件发酵时间表

  2018年12月底,权健被查,华林放假,有人前往华林门口维权。

  2019年1月9日,河南都市频道报道华林涉嫌“传销”,两天后华林在河南商丘的会场已经被查封。

  1月13日,“沧州发布”发布消息称,黄骅市委、市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企业,正在开展全面调查。

  1月15日,“沧州发布”再次发布消息称,初步查明,华林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

  相关新闻

  权健全国客服开通 退货只能先登记

  “权健”倒下,让许多经销商以及购买了其产品的消费者苦不堪言,“我这些天什么事情都没做,就一直想问问权健,我手里的货怎么办”。权健的一名经销商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权健一出事,他十几万的货都“砸”手里了,“能退一点是一点儿”。

  并非只有上述经销商遇到这样的问题,在北青报记者的采访中,不少人手中还有权健的产品,金额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权健的客服就让留了姓名、电话什么的,也没说什么时候给回复。”一名权健产品的购买者说。

  1月16日上午,北青报记者拨通了权健集团的全国客服热线询问“退货相关事宜”,工作人员称,可以先留下姓名、电话、身份证号等相关信息,“先记录,然后去反馈”。

  工作人员说,目前暂时不可以直接退货,只能先留相关信息,退货的具体时间不太好说,是否能退也不好说,“现在具体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回复”。

  提及权健公司目前的状况,该工作人员称,公司正在积极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等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政府会有后续的解决方案。

  对于“束昱辉被批捕”的问题,“关于这个事情,我没有办法回复”。该工作人员如是回答。

(责编:仝宗莉、杨曦)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