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设6个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再次缩短——

更多的自贸区要来啦

本报记者  邱海峰

2019年07月16日08: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边纪红制图(新华社发)

  在海南省海口市免税店,顾客挑选商品。
  新华社记者 杨冠宇摄

  广东自贸试验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
  丘根茂摄(新华社发)

  今年,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迎来6周年。在此时间节点上,一系列对外开放新招接连打出:再取消多个领域对外资的限制、新设6个自贸试验区、研究服务业开放举措……相关人士指出,拥有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进一步加大开放力度,将有助于自贸试验区探索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把其建设成为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高地,为中国乃至全球经济注入新活力。

  

  5年多来,自贸试验区累计新设外企近4万家——

  吸收外资重要引擎

  2013年9月,中国首个自贸试验区挂牌。5年多来,自贸试验区不断扩容,从最初的上海到如今的海南,数量上已达到12个。

  日前,海南自贸试验区建设项目第四批集中开工和签约,截至目前累计开工项目总投资超2000亿元,签约项目总投资超3000亿元。海南省委副秘书长孙大海表示,海南作为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最大的自贸试验区和国际旅游岛,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洁净的空气、优质的旅游资源、密集的高端酒店群。“海南自贸区的设立,赋予了海南改革开放重大历史使命和发展机遇,同样也为全世界投资者提供了商机。”

  英国托马斯库克是海南自贸试验区引入的一家全球知名旅游企业,该公司与上海复星集团签约,双方联合注册中外合资旅行社并落户三亚。“海南拥有成为国际游客目的地的全部条件,是我们‘长途阳光海滩系列产品’的重要补充。”托马斯库克首席执行官彼得·弗兰克豪泽说。

  在湖北自贸试验区武汉片区,法国施耐德电气今年又投资了新的生产线。“施耐德加大对华投资,是源于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对我们来讲,在中国的发展机会还有很多。”施耐德电气全球执行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尹正对本报记者说。

  数据显示,中国自贸试验区运行5年多来,累计新设企业超60万家,外资企业近4万家。其中,2018年自贸试验区新设外商投资企业9409家,占全国的15.5%,同比增长37.5%;实际使用外资1073.1亿元,占全国的12.1%,同比增长3.2%。

  “自贸试验区已成为吸收外资的重要引擎。”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说,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以来,目前自贸试验区99%的外商投资企业通过备案设立。随着负面清单逐年缩短,自贸试验区整体营商环境不断优化,市场的创新活力和经济发展动力进一步得到激发。

  5年多来,一系列提高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促进创新发展等措施在各自贸试验区加快落地见效:广东自贸试验区开办企业“一口受理6+X证照联办”模式,6个环节1天办结,其他准营事项3天办结;辽宁自贸试验区实行外国投资者主体资格认证减免新模式,境外投资者在自贸试验区内创办企业时间平均缩减30天;重庆自贸试验区组建商事仲裁中心和知识产权法庭,设立调解、公证、涉外法律服务等机构……

  在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全球高级副总裁段小缨看来,不断深化自贸区改革、逐步建立和完善负面清单制度、逐步改革简化外商投资监管方式以及很高的服务意识,为GE这样的外企提供了在华发展的大力支持。

  推动地方政府加大向自贸试验区下放省级管理权限——

  赋予更大改革自主权

  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试验田,自贸试验区一直发挥着“排头兵”作用。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要立足改革开放大局和高质量发展要求,对标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紧扣制度创新,支持自贸试验区在进一步自主开放、不断开放、加大开放上迈出新步伐,探索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

  商务部研究院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自贸试验区目前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171项改革试点经验。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房爱卿认为,考虑到保护主义对世界经济开放与发展带来的负面冲击和影响,当前通过自贸试验区进行改革试验的要求更加迫切。

  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将推动相关省市政府加大向自贸试验区下放省级管理权限,尤其是投资审批、市场准入等权限。同时,支持地方和部门聚焦市场主体期盼,提出自身范围内深层次改革事项,在自贸试验区先行试点,提升改革创新的系统集成性。

  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对本报记者分析,改善营商环境、提高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应在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一站式办公、重塑政企关系等方面下功夫,而自贸试验区要率先做好这些就需要获得更大权限。因此,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创新自主权很关键也很迫切。

  面对需求,不少地方已经开始行动。近日,湖北省政府决定向湖北自贸试验区下放第二批省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35项。上海出台文件提出,将依法赋予浦东新区市级经济管理权限,在市级权限内对浦东加快发展的实际需要给予最大限度的支持和赋权。深圳发布39条举措,支持自贸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包括自贸试验区内的外商独资建筑业企业承揽本省(市)的中外联合建设项目时,不受建设项目的中外方投资比例限制;支持在有条件的自贸试验区开展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等。

  目前12个自贸试验区还不能满足需求——

  优化自贸试验区布局

  扩大开放,要进一步加大自贸试验区的压力测试力度。

  近日,2019年版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对外发布,其条目由45条进一步减至37条。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2018年版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试点的演出经纪机构、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等开放措施推向全国。本次修订,在全国开放措施的基础上,在自贸试验区取消了水产品捕捞、出版物印刷等领域对外资的限制,继续进行扩大开放先行先试。

  张建平认为,推进服务业扩大开放是此次负面清单修订的重点,也是当前提升中国服务贸易竞争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切实需求,未来还应在自贸试验区进一步推出更多服务业开放的举措,不断积累经验,逐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

  进一步开放市场,中国日前还宣布了另一重大举措:新设6个自贸试验区、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

  高峰表示:“关于新设6个自贸试验区、增设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有关情况,我们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积极推进相关工作,履行有关程序。”他强调,新一批6个自贸试验区的设立、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的增设,将进一步优化中国自贸试验区的布局,更好地服务国家战略,开展差别化探索,形成更多、适用面更广的改革试点成果。

  上海市人民政府市长应勇介绍,按照特殊经济功能区的定位,新片区要在探索实施投资与贸易便利化的同时,更加聚焦投资与贸易的自由化,进行更加开放的政策与制度的创新与突破,着重考虑在投资经营的便利、货物的自由进出、资金的便利流动、运输的高度开放、人员的自由就业、信息的快捷便利等方面来探索创新突破。同时,还要对标国际上的通行规则来探索更具竞争力的相关税制安排。“目前,关于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的总体方案,上海市会同国家有关部委已经拟定了总体方案,正在按程序报批之中。”

  “5年多来,自贸试验区建设取得积极进展。但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目前12个自贸试验区还不能完全满足中国扩大开放、高质量发展的需求,新设自贸试验区将进一步扩大开放的平台,形成更大的自贸试验区网络。同时,自贸试验区的扩容也将能更好地与自贸协定的区域合作相互配合,形成‘双自’联动的局面,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张建平说。

(责编:庄红韬、杨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