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全球 卖全球

2019年07月25日07:5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河南郑州市郑东新区中央商务区。
  人民视觉

  河南自贸区郑州片区综合服务中心海关业务柜台,工作人员在向客户介绍业务办理流程。
  聂冬晗摄(人民视觉)

  河南郑州市首班郑欧国际铁路货运班列准备驶离郑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
  李 博摄(人民视觉)

  河南郑州航空港航班起降。
  马 健摄(人民视觉)

  河南西部山间的高速公路。
  霍亚平摄(人民视觉)

  扫码观看更多内容

  不靠海、不沿边,河南开放怎么办?以交通先行,河南构建“米字高铁”、国际航线,不断提升开放水平。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指导河南,要求河南建成连通境内外、辐射东中西的物流通道枢纽,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多做贡献,朝着“买全球卖全球”的目标迈进。

  如今,河南的“空中丝绸之路”越飞越广,形成“一点连三洲,一线串欧美”的国际航空货运网;“陆上丝绸之路”越走越宽,中欧班列(郑州)安全运行6年,集货范围覆盖全国3/4区域,合作伙伴达4000多家;“网上丝绸之路”越来越便捷,跨境电商进出口包裹量全国领先;“海上丝绸之路”越来越顺畅,海铁联运开通4年,开行近500班。

  河南厚植交通优势,打造开放胜势,引领城市、业态、生活发生一系列巨变。

      

  商贸之变——

  一网联世界 跨境秒通关

  本报记者 龚金星 马跃峰

  走进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推开“中大门”保税直购体验中心的大门,进口产品令人眼花缭乱。

  在跨境O2O自提示范店,郑州市民王丽选了一瓶化妆品,向收银员提供身份证和手机号码。下单后不过两分钟,王丽就通过大屏看到订单、支付单、运单。购物小票打印完毕后,显示物品价值99元,跨境电商综合税9元。

  这是河南首创的跨境电商O2O自提模式,热销商品立等可取。在以前,网购海外商品时间很长、不便结算、不好收货,还可能买到“赝品”。跨境电商推出“网购保税+实体新零售”模式,破解了“王丽们”的担心。

  “别看小小的改变,背后是河南保税经历的‘多级跳’。”在河南保税中心任职多年的连老篇说。2008年,他所在的河南省进口物资公共保税中心股改后,获批B型保税中心,享受大宗贸易整进零出等政策,完成第一级跳。2012年,以保税中心为依托,郑州成为全国首批跨境电子商务试点城市,完成第二级跳。

  2014年8月,河南首创的保税备货模式被海关总署赋予1210代码,在全国推广,其原型是河南保税集团创新的“保税区内备货+个人纳税+邮快递终端配送”监管服务模式。2017年9月,这一模式被世界贸易组织公共论坛认可,为全球跨境电商发展提供了“中国智慧”。2018年,河南跨境电商总交易额突破1289亿元,通关速度由每秒2单提升到500单。

  在“中大门”一号馆里,平舆县户外家居休闲区摆着造型各异的藤椅。负责人鲁英姿说,搭乘跨境电商平台,小县城的特产走上国际舞台,去年出口商品过亿元。

  从上世纪90年代闻名全国的中原商战,到跨境电商实现“跨境秒通关”“查验双随机”,“买全球卖全球”让河南一网联世界。

  开放之变——

  力推放管服 内陆变前沿

  本报记者 马跃峰

  “一辆丰田陆地巡洋舰在4S店售价78万元,你猜我们售价多少?”河南汴欧进出口贸易公司董事长吕波面对顾客,故意卖了个关子。

  优惠12万元,现价66万元!吕波说,是跨境金融结算服务改革给企业和消费者带来实惠。2019年5月,汴欧公司与供货商签订合同。公司仅向银行交纳合同总额15%的保证金,就开出一张国际信用证。外商凭证可以先行发运总价2000多万元的汽车。

  今年,国务院支持自贸区开展关税保证保险通关业务试点,通过担保放行,先卖货后交关税。企业资金成本仅相当于原来的1/10。“一个月内,进口车基本卖完,资金快速回笼。国际信用证级、关税保函太给力了。”吕波说。

  多年来,河南为缺少高层次开放平台而烦恼。2016年8月,国务院决定设立中国(河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给地处内陆的河南插上高水平开放的翅膀。2017年,河南自贸区正式挂牌成立,涵盖郑州、开封、洛阳三个片区。之后,开封片区在全国首创“二十二证合一”,努力实现极简审批、极速效率、极优服务、极严约束,不少制度创新在全国推广。河南自贸区不断优化环境,吸引入驻企业5万多家,注册资本5880亿元。

  自贸区带动河南“放管服”改革跑出加速度。目前,河南建成全国首家省级金融服务共享平台,运用大数据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省市县三级审批服务事项网上可办率超过90%,“最多跑一次”实现率70%,审批服务事项承诺时限平均压缩5个工作日以上,申报材料减少超过30%。

  城市之变——

  昔日“大县城” 如今国际范

  马跃峰 张毅力

  “九如东路和朝阳路交叉口,向西88米,就是老宅。”眼看郑州北龙湖片区一天变一个样,62岁的田保卫每次经过,都不由自主用脚丈量。

  2012年,郑东新区建设进入“第二个十年”。田保卫所在的金水区祭城镇花胡庄村,人人盼着拆迁。为啥?往南看,虽然一路之隔,早已高楼林立,咋不想早日看齐?

  “路南的高楼,是‘第一个十年’的成果。”郑东新区管委会的时勇军说,那时的中国,城镇化率不过30%,而河南还差10个百分点。为增强省会城市功能,郑州加快建设郑东新区。而今,站在郑州新地标千玺大厦,透过200多米高的观光层俯瞰:一条运河连接中央商务区和北龙湖副中心,宛如一柄镶嵌在中原大地的“玉如意”。人们慨叹:郑州再也不是以前局促、落后的郑州!

  2012年5月,田保卫的梦想终于实现。村子整体拆迁,安置小区坐落在风景如画的龙尾湖旁,对面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方圆2公里有小学、中学、大学。老两口分到两套房,住一套,租一套。老田当清洁工,每月近3000元。60岁以上老人,每人每年分红630元,加上养老保险,两人每月收入5000多元。

  7年过去了,田保卫经常跑到自己以前的责任田,看着已是树茂花开,“心里别提多得劲儿”。

  时勇军说,70年前,郑州城区只有5.23平方公里,人口16.4万人,赶不上今天一个偏远县城的规模。2018年,郑州市实现了“地区生产总值破万亿、常住人口破千万、人均生产总值破10万”三大标志性突破,叠加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中原城市群、郑州国家中心城市等重大战略,努力打造“郑州大都市区”,日益彰显“国际范”。

  版式设计:沈亦伶


  《 人民日报 》( 2019年07月25日 13 版)

 

(责编:庄红韬、孙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