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户、合作社、企业建立新的联结机制

涪陵榨菜 协作生产惠三方(经济发展亮点多韧性足)

本报记者  王斌来  蒋云龙  常碧罗

2020年01月15日05: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涪陵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内,农户正在劳作。
  影像中国

  核心阅读

  涪陵榨菜品牌响、销路好,可榨菜企业、种植农户和农业合作社三者间的博弈,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如今通过“三变改革”,终于建立了农户和企业都受益、都认可的联结机制。

  “一个保护价、两份保证金、一条利益链”,让农户、合作社和企业坐上一条船,从彼此博弈走向三者共赢。不仅如此,依靠科技创新,涪陵榨菜这个古老的产业正喷涌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隆冬腊月,正是青菜头疯长的时候。青菜头,就是涪陵榨菜的原料。往年这时候,涪陵人心头的焦虑,也跟着青菜头一起疯长。在重庆涪陵,榨菜企业、种植农户,还有夹在中间的农业合作社,彼此已经博弈几十年了。

  1月上旬,记者再次来到涪陵青菜头的主产区——涪陵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曾经的荒坡野地种满了青菜头,种植面积创下了历史新高。与往年大为不同的是,不管是企业、合作社还是种植户,人人脸上写着淡定,曾经的焦虑无影无踪。

  今年,他们不打“菜头仗”了吗?

  改革联结机制,让种菜的安心、收菜的放心

  半夜12点,汪邦淑还没睡,她在种地。2019年8月,正是青菜头播种的季节。为不误农时,好多村民挑灯夜战,一干就干到半夜。

  这里是涪陵区江北街道二渡村。汪邦淑盘算了一下:“合作社收的保底价是800元一吨,一亩菜地平均按3吨算,收入至少2400元,30亩青菜头少说也能卖个7万多元。这还不包括在合作社的分红和务工费。”

  涪陵榨菜品牌响、销路好,可以前一直有个难题没解决。种植青菜头的涪陵农户,要直面变化莫测的市场,卖青菜头像打仗一样。

  “最好的青菜头,是雨水节气前的,榨菜厂爱收。过了雨水,青菜头会迅速膨胀,筋也多了,口感差了,但重量却增加不少,农民喜欢这时候卖。”汪邦淑说,为这事,涪陵的农户和企业打了几十年的“菜头仗”。

  “要完成市场订单,就得有足够的青菜头。我们以前面对千家万户的菜农,雨水前的买不够,雨水后的也得捏着鼻子买回去。但是这样的榨菜口感差一些,客户会不满意。”涪陵榨菜集团工作人员杨小强说。

  然而,面对多变的市场,时高时低的菜价,单一农户永远是弱者。一旦捂货捂过了头,外地青菜头进来了,本地青菜头就烂在了地里。企业怕收不到足够的优质青菜头,农户也常常面对“菜贱伤农”。这场博弈,没有赢家。

  今年为啥就不一样?

  “签了协议,今年种得安心。种多少他们收多少,有保底价。要是市场价更高,就按市场价收。”汪邦淑说。

  “签了协议,今年收购放心。收多少他们供多少,质量水准也有‘硬杠杠’,省时省力。”杨小强说。

  变化源自改革。他们口中这份“协议”的背后,是新的联结机制,与一般的订单农业不同。“在涪陵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范围内,我们通过‘三变改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建立了尊重市场规律前提下的联结机制,农户和企业都受益、都认可。”涪陵区委书记周少政介绍说。

  做深利益链,催生百余家股份合作社

  这套新机制,说起来也简单,就是一句话:一个保护价、两份保证金、一条利益链。这里面,最核心的就是做深利益链。

  “两份保证金,一份是菜农交给合作社的,每吨30元。菜农把青菜头按质按量交到合作社了,保证金马上退;另一份保证金由合作社交给榨菜企业。青菜头不合格不够量,企业可以扣合作社的钱。”杨小强说,“一方面有保证金的约束和合作社的监督,另一方面协议收购价不低于市场价。所以,企业收购到的青菜头能保质保量。”

  那么,以前的风险和责任,现在都交给合作社来承担了。合作社愿意吗?

  “以前不愿意,现在巴不得。这就得靠‘一条利益链’。”群胜农榨菜股份合作社的负责人吴玉胜介绍说。

  以前,合作社里大户带动小户,责任和义务不少,收益和好处却不多。“现在龙头企业愿意让利。合作社除了种植、收购,还负责青菜头的初加工,从榨菜企业多挣了一大笔加工费。”吴玉胜说,现在跟企业签约,挣的钱就比以前多得多。

  群胜农榨菜股份合作社就是一个例证。合作社与榨菜集团签订了3000余吨产品合作协议。“一斤三毛六,企业收走了3000吨,原料产值就有200多万元。”吴玉胜说,收完鲜青菜头,合作社雇农户腌制成半成品,再卖给榨菜企业,产值又增加了100多万元。这笔钱,合作社和入社农户各挣一半。

  那么,企业为什么愿意让利呢?

  “有人认为我们在让利,我却认为我们在占便宜。”杨小强说,涪陵榨菜的产量,一直被两个环节“卡脖子”。一个环节是收购不到足量的雨水前优质原料青菜头,第二个环节就是初加工环节——“看筋剥皮”。

  “给青菜头剥皮,目前机器干得不如人工好。每年需要大量的季节性人手,企业找人并不好找。合作社帮忙把这块承担起来,给我们解决了大麻烦。”杨小强说。

  而作为本村本土的合作社,完全有能力找到足够多愿意就近务工的农户。农户也高兴,“勤快点,一天能挣150元哩!”榨菜企业算过账,整体来看,生产效率提升,反而降低了成本。更重要的是保证了农产品加工原料的品质。

  短时间内,农业园区内的股份合作社从5家增长到了132家。园区范围内40%以上的农户加入合作社,带动1.5万农民务工。入社农户户均增收9000元以上。

  做强产业链,科研创新是底气

  在涪陵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一个个青菜头,做出了几百种榨菜产品,做出了109亿元的产值,得益于做强产业链。也正是这条产业链,让千万家农户共享到越来越多的红利。

  涪陵区区长种及灵介绍说,农户、合作社和企业坐上一条船,从彼此博弈走向三者共赢,这是表面的变化。依靠创新,涪陵榨菜这个古老的产业喷涌出新的生机与活力,这是潜在的变化。

  “我们走的是‘科工农’一体化的高质量农业发展模式。”涪陵区委副书记周波介绍,科技创新,是产业园发展的龙头和动力。

  种个青菜头,还能搞啥高科技?有人不解。

  就在园区内,不起眼的几座小楼、几百亩菜地,就是重庆市渝东南农业科学院——一家系统研究榨菜的科研机构。

  “我们研发的茎瘤芥良种,也就是青菜头,2019年带动推广应用40万亩以上,平均增产达12.4%,新增经济效益7200多万元。杂交种的选育成功,让榨菜‘由一季变两季’看到了希望。而且,菜农的劳动强度和生产投入显著降低,榨菜的收获时段也大幅延长。”院长张致力介绍。

  加工生产环节,也迈进了智能化时代。生产线产量是以前的10倍,用人却不到以前的1/10。

  在高科技的引领下,涪陵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里好消息不断。榨菜产业的产值,比2018年创建之初增长42%。园内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将超过2.1万元,比涪陵区平均水平高34.5%。

  如今,做榨菜的涪陵人,又有了新的动作和目标。“我们正在建一座智能化生产的‘中国榨菜城’,构建生态农业链。到时候,农民的收入还能跟着再涨一截。”周少政说。


  《 人民日报 》( 2020年01月15日 10 版)
(责编:冯粒、曹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