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沈括:优化政企分工合作 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发展

2020年05月22日17:20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人民网北京5月21日电(记者 毕磊)近日,在推进大数据发展高级别研讨会上,北京师范大学网络法治国际中心执行主任吴沈括教授介绍了数据要素在国内已有的相关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他提出政企分工合作主要需要突破信任度瓶颈、透明度瓶颈和激励度瓶颈,建议要建立清晰的顶层设计框架、配置区别的规范制度安排、确保便利的权益责任实现、展开动态的全球规则博弈。

  吴沈括表示,面对未来错综复杂的全球数字经济市场新格局,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激发数据要素潜力可以被认为是确保并提升我国在国际数字经济治理格局中的应有地位的必然选项。从我国目前现状来看,仍然面临信任度、透明度、激励度的瓶颈。

  首先,当下我国整体缺乏系统完整的数据要素利用、融通的制度框架,在权责边界模糊的情况下,政府与企业均担心数据共享会引起信息安全问题。一方面,政府需要全面摒弃大包大揽的传统行政思维与工作模式,转为着力划定数据采集、共享和利用等环节的业务规则与责任红线;另一方面,企业则需要诚意秉持“安全设计”、“隐私设计”以及“伦理设计”等现代数据治理理念,聚焦投入技术工具与解决方案的创新研发与全流程合规风控。

  其次,伴随新数字技术的爆发,原有监管治理体系面临技术能力不对称与执法监管工具不充分的掣肘,而作为技术弱势方的公众广泛存在的技术恐惧感也造成数据要素开发利用与共享流转中的透明度危机日渐加深,需要政企分工合作的方式创新提升各方透明度水平。在此意义上,应该吸收借鉴欧美跨国企业以及中国龙头企业的海外实践,通过政企分工合作建设“透明中心”具有积极的制度价值。

  再有,身处相对滞后于技术水平的市场环境,对于投入数据要素市场建设,政府、企业与民众广泛面临价值认识不足与权益激励有限的障碍,需要政企分工合作的方法更新激活市场调节机制,一方面,政府引导培育大数据交易市场,企业依法参与交易平台建设、合规开展数据交易,政企合作共同探索符合市场规律的数据资产定价机制;另一方面,超越“数据产权”陷阱,以行业部门为先导,企业社群自主探索数据要素收益分配市场规则,由政府选择采纳成熟试点经验并予以规范性认可。

  吴沈括建议,亟待通过优化政企分工合作,建设具备清晰的权益责任分配、鲜明的人文价值底蕴以及合理的内外市场衔接的新型数据要素市场:

  第一,建立清晰的顶层设计框架,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高度将数据要素开发利用的信任度、透明度与激励度三项核心诉求作为新型数据要素市场建设的价值出发点与落脚点。

  第二,配置区别的规范制度安排,科学引入清晰的数据要素流转特别规则,从而根据经济社会形势演进提升、强化针对特殊场景、特殊要素的激励和保护力度。

  第三,确保便利的权益责任实现,设定多样的、具有经济性与便利性的权益实现方案以及责任追究方式,差别化激励数据要素市场的不同利益相关方,为具体场景、具体部门提供更具个性化的规范方案支撑。

  第四,展开动态的全球规则博弈,重视实时追踪全球规则变动,实现系统动态研判,持续、及时评估国际博弈各方的力量对比变动,既为有效借鉴域外有益经验,也是为了及时调整内国规范、合理对接与利用国际数据要素市场资源。

(责编:毕磊、夏晓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