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变动、忙于追债 国元证券逢多事之秋

孟凡霞 马嫡

2020年06月11日07:40  来源:北京商报
 

  在国元证券不超55亿元的配股计划蓄势待发之际,其却因年内管理团队频繁变动以及近期纠纷缠身“赚足”了市场眼球。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国元证券已有分管投行、债券、合规、信息技术、运营管理、权益投资业务的4位负责人辞去相关职务。而在公司筹谋提升行业竞争地位之际,股票质押等业务追债路漫漫又成为其阔步向前的绊脚石,接下来公司将如何平衡业绩发展与各项风险备受市场关注。

  年内4位业务负责人离任

  最新消息显示,6月5日,负责国元证券权益投资业务、私募基金和另类投资业务工作的副总裁陈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根据国元证券2019年年报披露的信息,2019年陈平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30.27万元,在国元证券披露的高管薪酬榜中排名第三位,薪酬仅次于前任董事长蔡咏和现任董事长俞仕新。

  然而就在一周之前,国元证券才公告称,陈益民因工作调整,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辞职后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据悉陈益民此前负责国元证券信息技术、运营管理、场外业务工作。

  国元证券今年以来副总裁级别的人事变动还不仅如此,1月1日,国元证券公告称,分管国元证券投行、债券业务近六年的副总裁沈和付因工作调整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2月,范圣兵因工作调整辞去国元证券合规总监职务,仍担任公司副总裁、总法律顾问等职务。年报显示,范圣兵主要负责公司经纪业务、网络金融业务、客户服务工作。聘任新的合规总监之前,由公司董事长俞仕新代行合规总监职务。

  相关业务线高管的管理风格会对公司的发展战略以及日常运营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公司高层的风吹草动一直以来都牵动着投资者的神经。

  谈及一般情况下公司高层人员变动的原因,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表示,券商高层变动大多是正常的新老交替,或受股东的统一安排,工作另有调整,还有可能因公司业绩下滑、出现风险事件等进行追责,高管卸任重新选举。

  而根据国元证券的口径,公司副总裁陈益民、沈和付辞职系正常人事变动,是公司顺应控股股东国元金控集团需求,为集团战略总体部署作出的调整。目前,两人均已就职国元金控集团旗下其他两家成员公司的董事长。

  国元金控集团是安徽省属国有独资特大型投资企业,旗下有国元证券、国元信托、国元农保、国元投资、国元资本等业务板块。北京商报记者从国元金控集团官网及国元证券年报处获悉,离任国元证券后,目前陈益民现任国元资本董事长;沈和付则现任国元投资董事长。

  在“大局”部署等原因之下,国元证券多个重要岗位将迎来负责人“换血”,这会对公司相关业务线发展产生哪些影响也让外界充满好奇。

  国元证券方面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人员职位变动不会对公司业务线产生影响。目前,公司权益投资业务由总裁陈新管理。公司还引进了曾担任过证券公司高管的廖圣柱担任副总裁,分管公司投行业务。另外,新的合规总监聘任工作正在履行相关程序,待正式聘任后将会及时进行公告。

  忙于追债 股票质押拖后腿

  除了高层人事变动,国元证券近期披露的多起纠纷也颇为惹人注目。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5月以来,国元证券相继发布了3条涉及诉讼、仲裁、调解的公告,追债金额超过10亿元。主要涉及股票质押回购业务以及债券交易业务。

  国元证券5月6日公告称,今年1月2日法院受理了公司与贵人鸟的债券交易纠纷诉讼,国元证券要求贵人鸟兑付债券本息合计1.31亿元。近日,公司与贵人鸟达成调解,贵人鸟承诺在2020年7月15日之前足额偿付全部款项,若未能足额偿付,国元证券有权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5月15日,国元证券公告涉及重大仲裁公告称,公司与姜剑、郝斌、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朱兰英的质押借款合同纠纷仲裁案被合肥仲裁委员会受理,因第一被申请人姜剑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违约(涉及标的股票“深大通”),公司请求裁令其立即向国元证券偿还融资本金、利息、罚息等共计2.96亿元。

  5月25日,国元证券公告涉及重大诉讼公告称,公司与振发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发集团”)、江苏振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查正发、陆蓉、中启能能源科技发展无锡有限公司的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案已获法院受理。事涉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未履行合同义务(涉及标的股票“珈伟新能”),国元证券请求判令振发集团向公司归还融资本金、利息、罚息等合计6.26亿元。

  股票质押式回购这项原本对于券商而言性价比高、收益可观的业务,却在近年间展现出双刃剑效应,不断有券商因踩中“雷区”频繁“失血”。翻看国元证券公告可以发现,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踩雷”,国元证券在近年不断计提减值损失,对公司利润造成不小的侵蚀。

  国元证券4月28日发布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元证券共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1.55亿元,减少公司当期净利润1.16亿元。其中当期计提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减值准备1.34亿元,涉及标的证券“珈伟新能”“ST中孚”“深大通”“退市华业”和“艾格拉斯”。

  而其2019年年报显示,国元证券信用减值损失近3.69亿元,主要为计提股票质押业务减值损失所致。国元证券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14亿元,从数字对比来看,股票质押已成为这家券商拖后腿的项目。

  券商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雷声滚滚”,固然受行情影响,但券商的风控能力显然还有待提高。

  谈及今年股票质押业务将如何发展并做好风险管控,国元证券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今年公司股票质押业务将“控制总量,坚持审慎稳健原则,慎选、优选增量”,多维度调结构,优化存量项目,细化贷后管理工作,稳步推进债务收回。为了尽快催收股票质押项目本金利息,公司充分运用法律手段来强力维权,除质押股权优先受偿外,另外通过诉讼等方式,进一步实施财产保全,加强项目回收力度,通过采取一切可用措施处置应对风险,最大限度减少和防止资产损失。

  55亿配股蓄势待发

  关注高层人事变动以及“踩雷”引发的纠纷同时,市场也把目光投向国元证券自身发展情况。

  就国元证券近年交出的“成绩单”来看,公司经营业绩波动较大。Wind数据显示,国元证券2016-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4.05亿元、12.04亿元、6.7亿元、9.14亿元,报告期内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9.52%、-14.35%、-44.31%、36.4%。国元证券最新发布的2020年5月经营情况显示,5月母公司营收为1.61亿元,同比下滑39.26%;净利润为0.18亿元,同比下滑61.87%。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2018年度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情况,国元证券的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列于行业第23位、20位、33位、29位。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改革不断推进,券商业马太效应不可逆转,国元证券亟须提升公司竞争地位与抗风险能力。为此,国元证券将完成配股再融资事项列为今年的重点工作之一。

  5月27日,国元证券不超55亿元的配股事项获证监会核准。批文到手,意味着国元证券相关业务将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和发展。根据此前发布的配股计划,国元证券拟划拨不超30亿元用于发展固定收益类自营业务;融资融券业务不超过15亿元;对子公司增资不超过5亿元;信息系统建设、风控合规体系建设不超过1.5亿元;其他营运资金安排不超过3.5亿元。

  然而近年来,股票质押等业务追债路漫漫难免成为国元证券阔步向前的绊脚石。沪上一位中型券商内部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配股后,资本夯实将助力国元证券打造核心竞争力,不过眼下在市场竞争加剧,未来券商业务向头部集中趋势愈加明显的背景下,券商在具体业务承做时还需加强防范、严把风控,均衡考虑风险和业绩的平衡。

(责编:李都也(实习生)、李栋)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