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四十载:披荆斩棘闯新路

吴哲

2020年08月25日15:23  来源:南方网
 

  8月24日,创业板注册制首批企业在深交所上市,标志着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这一重大改革任务正式落地。在《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发布一周年之际,深交所加快建设世界一流证券交易所的一系列努力,正是深圳特区对标全球领先、不断书写“创新传奇”的缩影。

  8月18日,珠海横琴口岸新旅检区域正式开通,采用“合作查验、一次放行”的新型通关查验模式,通关时间从原来约半小时缩短为最快5秒。这既是粤港澳大湾区基础设施“硬联通”和规则对接“软联通”的标志性工程,也令“一国两制”的生动实践落地有声。

  而汕头,不久前刚迎来一批高端化产业项目在华侨试验区落户。在广东省政府印发实施《关于支持汕头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的背景下,华侨试验区招商引资按下“快进键”,为汕头加快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打造现代化沿海经济带重要发展极提供新动能。

  四十年栉风沐雨,四十载砥砺前行。40年来,以深圳为代表的经济特区,经过先行先试、敢闯敢试,从边陲小镇建设成为欣欣向荣的现代化大都市,不仅为全国经济体制改革探路,也形成了伟大的“特区精神”,积累了宝贵的“特区经验”。从经济特区到粤港澳大湾区,广东一路披荆斩棘,不负新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

  制度引领 创时代改革风气之先

  40年来,作为对外开放的窗口,经济特区始终充分发挥着“试验田”作用,通过局部地区先行先试、再逐步在全国推广复制的方式,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引领和示范作用。

  想当年,深圳在全国第一个打破平均主义“大锅饭”工资制度、敲响土地拍卖“第一槌”,珠海兴建全国首家中外合资酒店石景山酒店,汕头在全国率先实行24小时审批答复制度……如今,思想解放的浪潮席卷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各地不断出新,市场活力加快释放。

  忆往昔,珠海开全国重奖科技人才先河,在全国率先实现12年免费教育;汕头建立全国唯一一个“特区顾问委员会”,汕头大学承担起中国高等教育改革试验田的重任……如今,“人才是第一资源”的观念深入人心,全国各地“抢人才”大战不断上演。

  “经济特区作为特殊政策的产物,它的主要功能就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中率先完成市场经济的实践,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市场经济体系的确立。”在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主任陶一桃看来,坚持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把人的彻底解放视为社会发展的真正源泉和原动力,建立法治政府,是经济特区为中国社会的改革与发展提供的主要经验。

  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在新的历史时期,广东自贸试验区为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提供更多“广东经验”。

  深圳前海设立国内首家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银行、全国首批相互制保险机构、首家混合所有制再保险机构,珠海横琴全国首创“物业城市模式”“知识产权易保护”模式……挂牌5年来,广东自贸试验区形成527项改革创新成果,其中38项全国首创,一批“广东经验”在全国全省复制推广。

  善弈者,谋大势。以建设粤港澳大湾区这一国家战略为标志,广东正凭借改革开放试验田的优势,进入“二次创业”新的历史阶段。

  珠海横琴落地港澳建筑企业跨境执业新政;“深港通注册易”“深澳通注册易”服务,让港澳投资者足不出港、出澳即可一站式办理深圳企业登记注册;粤港澳大湾区将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

  从经济特区到粤港澳大湾区,广东始终承担着改革开放试验田的角色。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广东正携手港澳打造世界级城市群和国际一流湾区,共同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继续书写我国对外开放新篇章。

  产业变革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40年过去,随着全面深化改革和持续扩大开放,三个经济特区走出了不同的发展道路,展现出不同的产业气质。如今的特区,不再是单纯的“闯”,而是要为全国探出高质量发展的新路。

  ——深圳剑指高端产业,在5G、互联网、超材料、基因测序、石墨烯太赫兹芯片、柔性显示、无人机等“高精尖”领域走在世界前沿。

  华为成为全球5G领导者,拥有麒麟、巴龙、昇腾和鲲鹏系列等四大芯片;腾讯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也是全球服务用户最多的互联网企业之一;大疆占领消费级无人机全球70%的市场份额;贝特瑞成为全球最大的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供应商;云天励飞全球首创“云+端”动态人像智能解决方案,率先实现“亿万人脸,秒级定位”……

  40年间,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成为深圳的第一大支柱产业。2000年,深圳高新技术产品产值首次突破千亿元,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技术产品占比首次突破50%。此后,每年平均以“千亿元级”的速度增长,至2019年,全市高新技术产业实现产值26277.98亿元。

  如今,深圳正谋划建设以光子源、电子源、质子源为基础的标志性、稀缺性综合粒子设施,与东莞散裂中子源装置、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室等重大设施错位布局,形成“五子协同”,打造世界一流的大科学装置群。

  ——珠海产业变革的内生动力在于“新”。早在上世纪90年代,珠海便在全国开“科技重奖”先河,厚植下创新发展的土壤。

  40年间,珠海不断统筹规划产业链、创新链、资金链、政策链,形成了以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导的现代产业体系,逐步打造成为珠江口西岸科技创新高地。

  珠海唐家湾畔,一座充满未来感的双体战舰造型建筑悄然点亮了轮廓灯。这是由珠海云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主持建造的中国第一个无人船艇产业基地——香山海洋科技港。

  这是珠海“求新”的缩影。目前,珠海全社会研发经费占GDP比重达到2.86%,在广东仅次于深圳。规上工业企业研发机构覆盖率达45%,科技创新发展指数进入全国十强。如今,珠海正全力深化珠澳创新合作,加快谋划深珠合作示范区建设,承接广深港澳产业创新资源外溢。

  ——汕头立足广东省域副中心城市的新定位,依托传统产业优势,选择了另一条产业变革道路:转型升级。

  40年间,汕头成为全国最大的服装纺织、化妆品、玩具礼品产业基地之一,玩具产量约占全球的30%,内衣家居服产量约占全国45%,化妆品产量占全国60%以上,拥有全国最大化学试剂供应商。

  一方面,传统制造“大船”升级,迸发新的产业动能。汕头正全力“补链延链强链”,把纺织服装、工艺玩具等传统优势产业培育成千亿元级产业集群。

  另一方面,互联网与金融为产业转型插上“双翼”。汕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获批设立,国际贸易数字化与产业数字化融合创新加速推进,形成“自主品牌+跨境电商+区港一体+全球营商网络”特色发展模式。省级5G产业园区正在规划,中以合作试验区建设提速,华侨试验区将打造成为区域现代金融服务集聚区,促进产业和创新“双升级”。

  经济特区成立40年的新起点上,深圳的“高”、珠海的“新”、汕头的“转”,将继续为广东在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上走在全国前列贡献力量。

  区域协调 奠定未来发展新格局

  就在今天,中共广东省委十二届十次全会在广州召开,加快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是会议主要任务之一。

  40年来,以三个特区为圆心,改革创新如涟漪般扩散,已然成为推动广东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驱动力。在新的区域发展布局中,经济特区又被寄予了新的期望。

  大基建引领大发展。

  一桥飞架三地,2018年10月正式通车的港珠澳大桥,不仅改变了珠海的城市发展格局,也重构了粤港澳大湾区的资源要素布局。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指出,随着珠海交通地位的提升、海陆空铁综合交通体系加快形成,更多发展要素将汇集于此,珠海珠江口西岸核心城市的地位将更加凸显。

  与此同时,另一个跨越珠江口的“超级工程”——深中通道连续迎来多个重要工程节点,离2024年中山30分钟内直达深圳前海的目标又迈进一步。珠江西岸城市尤其是中山将更好地承接深圳的产业外溢、科技创新和制造联动,在“深圳—东莞—惠州”已深度一体化的背景下,深圳作为中心城市的辐射作用将进一步增强。

  而广汕汕铁路的加快建设,将在珠三角地区和潮汕地区之间搭建一条时速350公里的“黄金通道”,汕头至广州的时间缩短至90分钟,有力强化粤港澳大湾区与粤东地区、东南沿海地区以及长三角地区的联系。

  新规划打开新空间。

  涵盖深圳、东莞、惠州、河源和汕尾的“深圳都市圈”发展规划尚在加快编制中,但这个超4万亿GDP的超级都市圈已引发强烈关注,反映出外界对于经济特区如何继续发挥创新驱动作用的殷切期待。

  珠海今年将推动建设珠江口西岸高端产业聚集发展区,谋划建设深珠合作示范区。如何进一步利用好港珠澳大桥以及横琴新区这两张“王牌”,发挥珠江西岸联系港澳的枢纽优势,是珠海开放发展的重中之重。

  汕头携手潮州、揭阳建设汕潮揭都市圈,在增强规划引领、加强交通互联、统筹产业发展、深化环保合作、共促民生福祉等领域加强合作,协同推动沿海城市带、产业集聚带、滨海旅游带发展。如何进一步增强省域副中心城市的集聚辐射能力、打造现代化沿海经济带重要发展极,是汕头的时代新答卷。

  40年前,当中国开启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破冰航程时,深圳、珠海、汕头等经济特区应运而生。40年后,当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华民族迈向伟大复兴的光辉历程时,经济特区也必将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南方日报记者 吴哲 昌道励 陈晓

(责编:李都也(实习生)、李栋)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