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跻身“外卖新一线城市”之首

文坤

2020年08月25日16:00  来源:深圳特区报
 

  穿梭于这座城市大街小巷的外卖小哥,也成为深圳城市变迁的见证人。

  整日奔波的外卖小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深圳追寻梦想。

  深圳目前有超过5万名美团外卖骑手,其中一半是90后。

  “您的外卖到了”,这句话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再熟悉不过的一句话。穿梭于这座城市大街小巷的外卖小哥,也成为城市变迁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2015年,美团外卖入驻深圳,并迅速崛起。短短几年光景,外卖改变了人们的就餐方式,协助餐企发展壮大,也助生活在这座城市的数万外卖骑手收获了美好生活。

  外卖契合了深圳这座快节奏活力之城的“调性”,为城市“互联网+”贡献力量。这座城市也为外卖发展提供了肥沃土壤,相互成就。

  美团外卖的最近数据显示,深圳凭借外卖单量以及“超七成外卖餐饮商户营业超过22时”两大全国第一指标,位居“外卖新一线城市”之首。

  从电话订餐到互联网外卖

  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都记录在华强北的柜台里。而人们就餐方式的改变,则记录在外卖小哥的脑海中。

  代立是美团外卖华强北站点的一名外卖小哥。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华强北这条“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变迁占据重要篇幅。近几年,华强北经历了从地铁围蔽施工三年,到重新开街的“新生”,这条地标式的老街,正努力找回当年的辉煌。代立在这个区域送餐几年,也是这座城市见证者之一。

  一开始,代立在华强北一家品牌餐饮送餐,一个月赚两三千元,收入微薄。2016年,正值互联网餐饮兴起,代立辞去原来的工作,加入美团外卖,成为华强北商圈里一名外卖骑手。

  从前,品牌餐饮是通过电话接单,再通过电脑和打印机,打印出订单交给送餐员。“不仅效率低,而且单一旦被雨水打湿,我们就看不清送餐地址和电话了。”代立说,从前送餐收入低,而且也很不方便。加入美团后,手机系统接单,让代立感叹技术换代带来的极大方便,而他们的收入也直接提上去了,“现在每个月能拿1万块”。

  代立见过华强北许多小店开了又关,“这段时间还有,过段时间就不存在了。”但他觉得,网络餐饮大有可为,“人们观念在变,现在手机订餐很方便,未来还是很有发展前途的。一些加盟连锁的店在菜品的研发和网络订餐方面做得都挺好,有的还开了专门的外卖通道,有专人负责打包,生意挺好的。”

  众多商家试水外卖

  新发茶餐厅创立于香港,2002年在罗湖凤凰路开设当时深圳面积最大且24小时营业的茶餐厅。伴随着城市的发展,新发茶餐厅在深圳的分店也越开越多,运营方式也在悄然调整。

  “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许多客人没有时间出门吃一顿饭。”新发市场部负责人吕炜钿介绍,基于此,新发茶餐厅开通了外卖服务,最开始是电话接单,由自己的配送团队来送。“店里配了8个人送外卖,但是高峰期也送不过来。”

  2016年,新发茶餐厅正式上线美团外卖,“‘送不过来’的问题从此解决了,时效也有保障。”吕炜钿表示。

  2015年,华为前工程师徐松在深圳开了一家“松哥油焖大虾”小龙虾店。此前,他开烤鱼店,开了四年亏了200万元。但此次“转战”小龙虾,徐松成功了。

  这一年,外卖O2O风起云涌。资本依然看好,巨额融资不断;国家新食安法明确规定了网络订餐平台的义务,消费者对网上食品安全的关注高涨;几大外卖平台砸钱做推广,大小商家跃跃欲试。

  “松哥油焖大虾”果断上线外卖平台,势头大好。徐松分析,小龙虾的目标人群是容易接受新事物、又有一定消费能力的80、90后,这部分人也是外卖平台的主流消费群。线下线上的目标消费群高度重合。这种“线下连锁店+线上外卖”模式,远胜过只做电商或门店的其他小龙虾店。早在三年前,松哥日均外卖订单量就突破6000单,占深圳小龙虾外卖市场份额近50%。

  正是因为早早布局了线上渠道,“松哥”占得先机。2017年8月,松哥油焖大虾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由天图资本领投。据了解,在过往获得融资的小龙虾项目中,要么只有传统店面,要么是单纯的互联网品牌,而松哥油焖大虾线上线下完美结合,具备爆发成为全国品牌的潜力,这是天图在全国众多竞争者中选择它的主要原因。

  外卖助商家在疫情中逆势上扬

  一场疫情,让更多人看到外卖的重要性,令占据线上渠道先机的商家也获得了主动权。

  探唐烧烤创立于深圳。相关负责人透露,即便在疫情严重的阶段,店里也没有亏损。“因为我们原先已经严格把控了供应链条,各个环节也已经标准化运营,并且我们一直很重视线上渠道,所以即便关闭堂食只有外卖,我们也没有亏损。”也因此,经历了疫情,探唐烧烤“越战越勇”,实现逆势上扬,目前仍在扩张开店,线上的步伐也没有停止。

  疫情同样没有给新发茶餐厅带来明显冲击。吕炜钿介绍,在外卖方面,不论疫情前后,新发全线一天的外卖订单(加上电话外卖)大约是2000个。在线下出餐速度、品质把控、外卖送餐时间等方面的高要求下,新发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

  身为老字号,新发茶餐厅通过外卖平台,发展了更多年轻的客户。“我们发现,一开始通过外卖平台下单的客户,和通过电话下单的客户,不是同一批人。更多年轻人通过外卖平台下单,这部分群体成为我们的‘增量’。从前我们通过电话下单、自己配送,一般只能送附近几百米的地方。而通过外卖平台,基本覆盖了附近两三公里的订单。”吕炜钿认为,外卖这种形式已经深入人心,“外卖有着极大的便捷性,而且门店堂食可能还需要排队,但外卖就没有这种困扰。”

  在外卖的强力助推下,经过了疫情,这座城市的消费也在迅速复苏。美团外卖数据显示,3月以来,深圳市夜间消费复苏明显。到了5月,深圳市夜间消费总额已经超过了去年同期水平。夜间消费的活跃度体现了这座城市的活力再度回归。

  超5万外卖骑手穿梭城市

  对于奔波在这座城市的外卖小哥而言,他们因为这样一个平台、这样一份工作,得以在这座城市安身,追寻自己的梦想。

  作为互联网新业态所衍生的新从业群体,“外卖小哥”已经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据了解,仅深圳就有超过5万的外卖骑手,其中超过一半是90后,大部分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小镇青年。

  生于1997年的葛乾坤也是穿梭于这座城市的一名外卖小哥。2013年,他从老家河南来到深圳宝安区。当过电子厂工人、也摆过水果摊,直到看到街上越来越多黄衣外卖小哥的身影后,他动心了,“他们告诉我,收入还不错!”此后,蔡乾坤也成为一名美团外卖骑手小哥,“我喜欢那种自由的感觉”。

  葛乾坤平日里喜欢看视频,他对自己的职业有着一份强烈的认同感和成就感,“我觉得自己的工作也值得被记录”。也因此,他开通了名为“外卖小哥葛较瘦”的视频号。

  目前,他的视频号拥有着近30万名粉丝,除了自己,他也将镜头对准同事们,被拍摄的外卖小哥多达几百人。

  葛乾坤说,在他拍摄的小哥里,有很多人跟他一样,都是通过这份工作留在这座城市,勤劳打拼,追寻自己的梦想。“比如我们站点的单王老孙。从加入美团后,每天都是七点钟准时起床,去年365天,他上了362天的班,只在清明节的时候回了老家两三天。他每天都在起床洗漱后,自发在我们群里发一个当天重大新闻合辑的早报。”

  葛乾坤挺满意目前的状态的,“收入尚可,每天接触的人很多,能锻炼自己的交际能力和应变能力,还能有时间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比如拍摄短视频”。

  大专院校毕业的代立在成为外卖骑手前,曾做过一家公司的销售。性格使然、业绩不佳,一个月只能拿提成1000多元。他觉得还是目前的工作适合自己。“我有两个小孩,一家四口都在深圳。目前我们夫妻的收入可以维持整个家的开支。因为和老婆的工作时间都算比较自由,还能抽出时间教育小孩。”代立计划,通过这些年送外卖积累的经验,未来也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品牌餐饮店。

  深圳位居“外卖新一线城市”之首

  从整座城市的维度来看,外卖充分契合了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快节奏的“调性”,全天候保障了奋斗的人们的吃饭大事。

  汉虾王是深圳的一个餐饮品牌,在所有分店中,相关负责人对南山科技园的分店印象最为深刻。“晚上也有很多人点外卖。有时候有来自公司的订单,一个单就2000多块钱,点了多份小龙虾。晚的时候还有凌晨1点多的订单,应该是加班族点的。”

  “您的外卖到了!”——无论是华灯初上的科技园区,还是市井气满满的老城区,这样的一句送达语,成为城市生活的日常,也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美团外卖的数据显示,深圳市民点外卖频率平均每三天左右点一次,高于很多城市。通过外卖,人们也吃得越来越好。

  代立记得,从前网络订餐还不发达,人们多挑店里最便宜的点,“一家店里,很多单都是订一个十几块钱的汉堡。”现在外卖接受度越来越高,早已可以跟堂食分庭抗礼了,“订的餐越来越丰富,金额也高。就是订个咖啡、奶茶,一单就要订好几十块钱。”

  而这座创新创业之城,也给了餐饮商家更多发展的空间。短短几年光景,在外卖的赋能下,深圳许多老牌餐饮商家焕发新活力,还有更多餐饮品牌发展壮大,走向全国。目前,松哥油焖大虾在全国开出50多家分店。探唐烧烤也在广州、东莞开设分店。

  美团外卖的数据显示,深圳凭借外卖单量以及“超七成外卖餐饮商户营业超过22时”两大全国第一指标,位居全国“外卖新一线城市”之首。在深圳这座“创新之城”,借助“互联网+生活服务”模式发展外卖经济,得以促进消费,进而带动整座城市的发展。(文坤)

(责编:李都也(实习生)、李栋)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