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收官前夜 陷入焦虑中的网贷行业该怎么走?

岳品瑜 刘四红

2020年09月17日08:11  来源:北京商报
 

  整治收官前夕,现存网贷机构仍在加速做“减法”。不过,比起机构数量,更牵动神经的是机构现状及转型进展。9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提到退出、转型一事,多家机构讳莫如深,不愿提及此事,不过,也有机构称转型已取得显著进展,还有人士表态要“坚挺到最后一刻”。观望、退出、转型、求变……“清零”将近,陷入焦虑中的网贷行业接下来又该怎么走?

  清退后半场

  多个迹象表明,网贷清退整治将进入最后收官阶段。

  一方面是多地区加速取缔。据北京商报记者9月16日不完全统计,当前,国内各地针对网贷风险专项整治都在加快推进,至少已有19个省市官宣全面取缔网贷业务,并开启了后续的处置工作。

  一方面是运营机构的锐减。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有关负责人9月14日通报称,截至2020年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仅剩15家,比2019年初下降99%;借贷余额下降84%;出借人下降88%;借款人下降73%。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已连续26个月下降。

  这一通报内容再次给网贷行业敲了警钟。不久前,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还曾公布,2020年6月底有29家网贷机构在运营。而仅仅两个月,为数不多的网贷在运营机构再次减半。不少业内人士唏嘘:再过两个月网贷机构是否将减至个位数?

  此外,监管对清退工作也有表态。郭树清曾表示,可能到今年底,专项整治工作就会基本结束,转入“常规的监管”。而9月14日的银保监会新闻通气会上也提出,下一步,银保监会要继续深入彻底开展网络借贷风险整治,如期完成整治收官工作。

  “自2015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启动至今,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推进在宏观层面已经取得了较为显著实质性的成效,网贷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参与人数显著下降,基本符合预期。” 北京市网络法学会副秘书长车宁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同样认为,这一清退进度基本符合市场预期,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内容,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要组成,在攻坚战即将收官的2020年,预计网贷机构数量在年底有望“清零”。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则称,目前,虽然网贷出清速度快,但剩余15家涉及出借人群体庞大,有较大社会影响,后续仍需要时间抽丝剥茧,有策略有步骤地逐渐出清,不宜罔顾风险一次性出清。

  另对网贷平台,肖飒进一步称,“实践中,我们发现大量总监级别以上的管理层员工,在离职2-3年后还被当作犯罪嫌疑人抓捕,我们还是建议仅剩的15家网贷平台千万不要触及刑法红线,争取软着陆”。

  机构承压

  网贷清退的另一面,如何实现转型仍是业内的关注点。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9月11日,江西省一家由网贷转型成小贷的机构——赣州发展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这也是江西省诞生的第一家成功转型的机构。

  此外,8月29日,北京网贷平台众信金融发布公告称,经与监管机构密切沟通,为进一步加速推进平台转型小贷,决定提前全额兑付未到期项目。从目前公开信息看,这也是北京首家为加速推进转型小贷而实现“提前全额兑付”的网贷公司。

  不过,尽管全国已有网贷成功“上岸”小贷,也有网贷机构转型取得重大突破,但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更多机构还在焦虑如何全身而退,一面是经营、运维承压,另一面是催收回款较为吃力,平台已处在生死线边缘。

  不得不说,临近“清零”,网贷转型的“焦虑症”也在加重。9月16日,北京商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一提到退出、转型进展,多家机构讳莫如深,大部分不愿意提及此事。至于如何转型,多数机构表示,目前仍在按监管的指引有序安排,依据相关监管政策规定开展业务。

  不过,上海一家机构人士称转型已取得显著进展,今年上半年所有新增资金100%来自机构资金,已经成功从网贷机构转型为一家拥有多个战略机构合作伙伴且增长潜力巨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该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上海网贷基本转型得差不多了,转不了的也大多数清退了”。

  也有一网贷机构从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称要“坚挺到最后一刻”。该人士称,“我们也同时做好了停标准备,机构资金也还在冲量,能转助贷就转助贷,转小贷目前还没考虑”。

  “其实,网贷平台转消费金融公司也是一条路子,但受8月20日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影响,如今消费金融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肖飒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以往,赚快钱、大钱的日子不复存在了,如今市场参与主体要学会赚慢钱、小钱。

  目前的现状是,尽管网贷机构纷纷表明转型意愿,但不乏有机构在执行中无实际进展,还有机构尽管已经开始准备工作,但也遇到重重阻力。

  其中,在债权债务关系处理层面,车宁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网贷平台已有的存量风险并不会伴随平台数量的减少而得到迅速化解,兑付难依然是普遍现象。出借人资金仍旧难以收回,存量风险的处置任务依然艰巨,如何妥善处置存量风险将随之成为后续网贷整治工作的要点。

  诚然,网贷机构退出不能“一退了之”,还应持续关注存量资产维护与处置工作,包括借款项目的还款以及出借人的兑付等。苏筱芮称,在出借端方面,要积极与出借人开展良好沟通,如实说明平台目前的财务状况,及时公开存量项目的催收和兑付进度;在借款端方面,存量资产的处置一方面要加强借款人逃废债行为的管理,积极对接央行征信与百行征信,另一方面则需综合考虑转让、第三方专业清收等方式来加快变现进度。

  如何求生

  “从法律角度来看,网贷本质上仍属于民间借贷范畴,网贷机构的法律定位在于信息中介,而事实上又或多或少发挥了信用中介的作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出借人与借款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此类风险的按时、妥善处置是未来平台转型的主要掣肘。”谈及网贷机构后续,车宁如是谈道。

  在他看来,这一掣肘化解的关键还在于切实保障出借人的合法权益,核心应围绕合同履行之契约精神采取措施,厘清各方法律关系及权利义务,促使借款人积极履行义务,使得出借人能够实现其所享有的债权,有序维护其合法权益。

  另对转型一事,苏筱芮指出,有望成功转型的机构,分别在三方面有所专长:一是获客与场景,在获客上拥有专长的机构可以转型导流,例如贷款超市等,也有一些有自营场景的机构转型后专做电商;二是风控技术,一些网贷机构在多年运营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零售客户资源和风控技术,转型成为金融科技公司;三是获取金融牌照,例如小贷牌照、消金牌照、民营银行牌照等。

  车宁同样认为,拥有优质股东资源、历史包袱较小或可控,具有技术、流量、场景甚至有经验积累的企业更容易转型。“未来方向应恪守经营范围边界,积累发挥比较优势,主动赋能金融机构,同时吸取网贷风险经验教训,重点关注客户与服务的适当性以及经营的可持续性。”车宁称。

  对于网贷机构后续发展,苏筱芮建议,机构应尽早定下转型方向,最高法民间借贷利率红线下调以后,一些主做次级客群的持牌金融机构也面临着较大压力,持牌虽然看起来“高大上”,但未必是最佳方案,机构应当根据自有实力和历史资源积累选择细分赛道,探索出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

(责编:李都也(实习生)、李栋)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