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麻辣财经:乡村振兴,这些发展要素值得关注!

郁静娴
2020年12月24日07:40 |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小字号

  近年来,伴随《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等一系列重要文件的发布,各类资源、发展要素和资金加快向乡村汇聚。我国农村创新创业环境不断改善,乡村产业快速发展,促进了农民就业增收和乡村振兴。

2019年,农产品加工业主营业务收入达22万亿元,乡村休闲旅游营业收入超过8500亿元,农林牧渔专业及辅助性活动产值6500亿元,农村网络销售额1.7万亿元,返乡入乡创新创业人员累计达850万。

农村改革几十年来,世情、国情、农情都发生了变化。截至去年底,我国农民工数量已达到2.9亿。乡村振兴,如何激活“人”这一核心发展要素?如何看待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在农业现代化发展中的地位?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最新的政策导向和机遇有哪些?

日前,“乡村振兴高层论坛·2020成果报告会”在京举行,在这场由农业农村部管理干部学院(中共农业农村部党校)主办的报告会上,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业内专家学者展开了热烈讨论,咱们一起来听听他们的分析与建议。

赋予双层经营体制新内涵,不断提高农业经营效率

新形势下,乡村振兴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突出抓好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两类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赋予双层经营体制新的内涵,不断提高农业经营效率。

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生产经营方式, 它包含了两个经营层次:一是家庭分散经营层次;二是集体统一经营层次。多年来的农村改革的实践证明,双层经营体制调动了亿万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为农业农村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随着新型城镇化推进和城乡融合发展,农村人口大规模向城市转移,农村人口结构和经营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原本的‘统’和‘分’无法满足集体经济新的发展需求,必须赋予农村双层经营体制新内涵。”农业农村部乡村振兴咨询委员会委员、原农业部常务副部长、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原会长尹成杰说,这关系到新时代新形势下如何巩固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如何赋予农村双层经营体制新动能等问题。

那么,农村双层经营体制的新内涵表现在哪?农业农村部管理干部学院副院长、研究员朱守银认为,新内涵主要表现为:经营体制根本性质更加稳固深化,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益更具价值,家庭经营基础地位实现稳定多元,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取得突破创新,统分结合双层经营得到系统优化,不同主体利益联结更加复合多样等方面。

新内涵孕育新动能。在贵州六盘水舍烹村,资源量化到户、村民持股分红,成立了生态农业旅游园区和农村专业合作社,发展起刺梨、猕猴桃、蓝莓等高效特色农业;在安徽天长市大地农业专业合作社联合社,村社共建“联合体”,开展全程托管服务和粮食精深加工,实现小麦从田头到挂面出厂、水稻从育苗到精品包装的全周期生产,延长了产业链条,提升了农业附加值。

坚持立农为农,把二三产业留在乡村,意味着农村有更多就业创业机会,相关产业链增值收益也会更多地留给农民。

“这样一个新变化,既是系列政策综合作用的结果,更是基层探索实践创新的结果。”朱守银表示,第二轮土地承包经营到期后再延长30年、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等一系列政策,为赋予农村双层经营体制新内涵的提供了制度环境,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社会化服务不断发展,并逐步构建起新型工农城乡关系。

关注“未来的4.5亿人”,进一步提升新农人总体素质

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当前,作为农业农村领域创业创新的重要力量,新农人已成为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的先行者。

“研究新农人发展质量,首先要对其进行界定。”东北农业大学党委常委、教授李翠霞认为,目前新农人主要“新”在两个方面:一“新”,指原有生活在农村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采用新理念、新业态或新模式改造了传统的农业生产活动。另一“新”,则是指过去的非农生产者进入了农业生产领域。必须认识到,二者在资源的整合和利用、融入市场过程中存在种种差异。

汇报会上的研究成果为新农人描摹出一幅“画像”——结合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结果分析比较后发现,新农人年龄结构偏轻,受教育程度较高,很多都有为外出务工经历,大都有热爱农业农村的“情怀”。

“到2050年,要实现乡村全面振兴,最关键的要素就是人。科学分析新农人的成长路径十分必要。”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长江学者朱信凯认为,未来的15年到30年,中国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人口的重新布局。“现在的农民未必适合当农民,而现在的城市居民也未必就不能成为未来的农民。”

他列出一组有意思的数据:1949年,中国总人口约4.5亿人,大多是农民;到2050年,城镇化率大约为70%,按15亿总人口计算,仍有4.5亿农民,“说明这100年间,空间布局上的人口增量基本都在城市。”

体量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农业人口的素质提升更显重要。据农业农村部的调查,目前,农村实用人才有2200多万人,高素质农民受教育程度在高中以上的不到一半,乡村人才总量不足、素质不高仍是突出问题。

朱信凯表示,当务之急就是要培育一批对农业有情怀、愿意扎根农村从事农业、具有职业尊严的新农人。“事实上,城镇化完成之后,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已不复存在,未来的农民指的就是农业产业从业人员,其收入、生存环境甚至比城市居民更优越,是一种令人向往的职业。达到这种状态,说明乡村全面振兴了。”他建议,大力加强农业职业教育,为新农人在实践学习之外提供系统知识培训平台。

今年,农业农村部、财政部启动实施国家高素质农民培育计划,中央财政投入23亿元支持各地培育高素质农民,基本实现农业县全覆盖。农业农村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十四五”期间要通过农民教育培训,留住人、增能人、育新人,推动乡村人才振兴。

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乡村振兴未来可期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专家认为,近期出台的一系列配套政策,将释放更多的红利,为农业农村带来多重机遇。

第一重机遇,体现在现代农业在GDP中的占比有望提升。12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农业及相关产业统计分类(2020)》。在新分类中,包含农林牧渔业、食用农林牧渔业产品加工与制造、农林牧渔业休闲观光与农业农村管理服务、其他支持服务等10个大类以及215个小类。这与年初一号文件中提到的“制定农业及相关产业统计分类并加强统计核算,全面准确反映农业生产、加工、物流、营销、服务等全产业链价值”一脉相承。

新的统计分类,有助于衡量三产融合发展的背景下农业产业在GDP中的份额情况。2019年,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7.1%。有专家初步测算,如按照新的分类标准来核算,农业增加值占比有可能提高至15%,甚至更多。有关专家表示,这为各地推动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提供了底气。

第二重机遇,体现在农业农村在国土空间布局中的重要地位。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过去的国土空间“三条红线”——生态保护红线、永久基本农田和城镇开发边界,目前已转变成“三大空间格局”——城市化地区、农产品主产区、生态功能区。

与会专家认为,从“永久基本农田”到“农产品主产区”,反映出农业在国土空间中的底盘在扩展。特别是刚落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了明年要抓好的八项重点任务,其中一项“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结合今年下半年出台的关于制止防止“非农化”“非粮化”的通知意见,充分显示出国家在确保耕地这一基本盘方面不断筑牢政策支撑。

除了这些最新政策红利,这几年,我国在黑土地保护、高标准农田建设、打造现代农业产业园等方面持续推进,相关的扶持政策密集出台,真金白银持续注入乡村大地,有力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加快发展。据农业农村部预计,到今年底,将新建改建农产品仓储保鲜冷链物流设施建设1.4万个,规模将超过600万吨;全国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数量超过90万个,农业生产托管服务面积超16亿亩次……

这一切,向我们传递出这样的积极信号:乡村振兴,未来可期!

 

(责编:赵安妮(实习生)、李栋)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