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财经

美版“花呗”上市暴涨 在线支付大战一触即发

陶凤 汤艺甜
2021年01月15日08:05 | 来源:北京商报
小字号

  2021年开年,美股科技股就迎来了一员“大将”——电商分期付款服务提供商Affirm。上市首日暴涨近100%的“战绩”,显然延续了此前科技股IPO的热潮。当然,Affirm的“走红”并非纯偶然事件,在这背后,也有疫情带来的线上购物红利以及数字支付的大势所趋。毕竟,连沃尔玛都已经做好了进军金融科技领域的准备,一场支付领域的争夺战已经打响。

  股价翻倍

  Affirm尝到了IPO的甜头。在周三登陆纳斯达克之后,Affirm便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上市首日收盘时,Affirm的股价大涨98.45%,报收97.24美元,市值报236亿美元。摩根士丹利、高盛和Allen & Co担任首席承销商。

  被称为美版“花呗”的Affirm由PayPal联合创始人马克斯·莱夫钦于2012年创立,是一家主打“预支付”的金融服务公司,主要是为在线网购者提供“先买后付”贷款业务。据其IPO文件介绍,Affirm允许消费者以固定金额购买商品,而没有递延利息、隐性费用或罚款。购物者可以选择时间表以不同的利率偿还贷款。

  具体来看,Affirm的用户可以使用Affirm App为线上购物付款,这笔贷款可以按月分期偿还,后续收取的利息因消费者的信用额度而有所区别,但低于传统信用卡附带的高利率,也不会产生复利。据悉,Affirm的合作商家包括宜家、沃尔玛、Adidas等知名品牌,合作商家数量约为6500家。

  Affirm IPO的火热也早有兆头。此前Affirm最初的定价范围为每股33-38美元,但由于受到市场热捧,公司之后两度上调招股价,最终以远高于预期的49美元的价格发行了2460万股股票。但没想到,上市首日就给了Affirm一个大大的惊喜,在此次IPO中,Affirm共筹集了12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份喜悦还传导到了Affirm的股东身上。Affirm与Shopify在去年7月达成合作关系,Affirm成为Shopify结账服务Shop Pay的独家供应商。作为交易的一部分,Shopify获得Affirm多达2030万股的股权。伴随着Affirm周三股价大涨,这部分股权的价值已经升至20亿美元。截至收盘,Shopify的股价上涨了0.97%,报1199.82美元。

  从当下的情况来看,Affirm几乎成了华尔街的“宠儿”,毕竟236亿美元的市值较Affirm计划IPO时的估值翻了一倍不止。去年7月,有报道称Affirm正在为IPO做准备,估值最高可能为100亿美元。而在2019年4月时,Affirm的估值还仅为29亿美元左右。

  受惠IPO热潮

  对于Affirm交出的IPO成绩单,马克斯·莱夫钦或许并不意外。毕竟,对于Affirm,有硅谷创业奇才之称的马克斯·莱夫钦定下的目标是彻底改变传统的银行业。他认为,华尔街银行家们的桀骜固守态度已经使得整个银行业愈发死板。

  Affirm近期的确发展迅猛,特别是在疫情间接导致的电商发展红利下,收入增长明显。Affirm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商户网络收入和利息收入。商户侧采取销售总额一定比例抽佣的方式产生收入,消费者侧产品支持 0% APR(年化利率)付款选项和计息贷款并计算利息。此外,虚拟信用卡业务收入也占有较小比例。

  官方数据显示,Affirm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财政年度营收为5.095亿美元,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了近93%。其中,商户网络收入贡献了2.57亿美元,占比超50%,利息收入占比约37%。

  公司收入的增长来自于商品销售总额(GMV)的快速增长。公司2020年GMV同比增长了77%,Affirm表示,自2016年7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已有超620万消费者在我们的平台上与6500多家商家完成了约1730万笔交易”。这使得通过该平台交易的交易总额(扣除退款后)达到107亿美元。

  除了好看的招股书之外,美股IPO的热潮或许也是Affirm股价飙涨的另一大推手。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指出,虽然与前一段时间相比,声势有所放缓,但现在美股的确还处于爆炒IPO的余温中,科技巨头仍在引领市场。IPO是有惯性的,毕竟前一段时间比较火热,市场仍然比较热,总体来看还是不错,因此Affirm这个时候上市也多少会受到积极影响。

  至于盈利,虽然近期出现了亏损收窄的情况,但这已经持续了八年,一直是Affirm的瓶颈。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的3个月中,该公司的净亏损从3070万美元收窄至1530万美元。截至2020年6月,Affirm的负债为11亿美元。对于盈利模式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Affirm方面,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李大霄表示,虽然首日出现了大涨,但放眼整个纳斯达克,Affirm的股价还不算太高,属于中小市值企业。未来,Affirm的估值走势还要看发展前景和用户情况,不能单纯用亏损和盈利来衡量。

  新的红海

  虽然创始人野心勃勃,但对于Affirm而言,上市只是个新的开始,其所处的领域已经不再是八年前的模样了。

  仅就2020年而言,在美国在线支付领域,以Square、PayPal、StoneCo为首的几大主流平台股价均实现了不错的战绩,PayPal的股价涨幅高达112%,Square的股价涨幅为247%,均远超大盘。

  而Worldpay的全球付款报告显示,Affirm的交易销售额仅占美国电商行业总交易额的1%,和PayPal或Square相比,Affirm仍然相去甚远。

  前有巨头,Affirm的后面还有追兵。就在两天前,零售巨头沃尔玛发布声明称,将与金融科技投资公司Ribbit Capital进行战略合作,成立一家金融科技初创公司。虽然不确定是否就是在线支付,但沃尔玛有透露称,将为员工和顾客开发“独特”、可负担得起的金融产品。沃尔玛的庞大零售网络意味着,这或将是金融科技领域的又一条鲇鱼。

  另一家电商巨头亚马逊更是早就跃跃欲试。2017年,亚马逊传出了计划推出亚马逊自有品牌账户的消息,为年轻客户和没有银行账户的客户建立一种“类支票账户”产品。彼时的调查显示,大约有45%的美国人愿意使用亚马逊作为他们的主要银行账户。

  在股价大涨的Affirm和纷纷入局的巨头背后,是日益受到消费者欢迎的“先买后付”的线上支付方式。美国银行日前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据预计,到2025年,Affirm和同类App可实现“总收入增长10-15倍,处理6500亿至1万亿美元的交易”。

  调皮电商创始人冯华魁坦言,线上支付的确会是个大趋势,从花现金到数字支付,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变化,带来的影响是比较大的,涉及到的不只是支付的变化,而是消费行为从传统向数字化转移的大方向。

  冯华魁分析称,这背后藏着四重价值。第一,支付变成了用户消费的入口,即入口价值;第二,使用线上支付可以关联资金管理,可能会成为基金等产品的理财通道,即理财价值;第三就是消费价值;第四则是广告等商业价值。

  不过,冯华魁也提到,美国可能有比较严格的金融监管规则,线上企业会比较难打破;Affirm现在走的还是消费金融的路,更像是线上信用卡,这个业务需要与电商合作,如果巨头在数字支付业务上发力,可能也会对Affirm造成明显冲击。另外,美国民众使用信用卡消费的习惯比较成熟,习惯转移还需要时间。

  不过,马克斯·莱夫钦仍然十分看好数字支付。去年2月在接受CNBC专访时,他表示,数字货币的兴起将进一步代替现金交易,数字支付也将得到进一步发展,这是值得期待的趋势。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责编:李宜霖(实习生)、李栋)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