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经济·科技·生态

探索星辰宇宙,建设国之重器,他们在群山深处追梦——

守护“天眼”的年轻人(青春派·青春奋进新时代(29))

本报记者  汪志球  苏  滨
2021年02月07日08:35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小字号

  图①:雷政(左)在查看促动器。
  资料图片
  图②:孙纯在天眼总控室处理数据。
  资料图片
  图③:黄梦林在检查数据中心设备。
  资料图片
  图④:唐佳佳在检查电力设备。
  本报记者 苏 滨摄
  图⑤:FAST全景。
  人民视觉

  在正式运行一周年之际,中国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捷报频传:基于FAST数据发表的高水平论文达到40余篇,快速射电暴成果入选《自然》杂志公布的2020年十大科学发现,发现的脉冲星总量突破240颗……

  被誉为“中国天眼”的FAST,坐落于贵州省平塘县克度镇大窝凼。这里群山环绕,人烟稀少,方圆5公里为“静默区”,进趟城要两个小时车程。尽管条件如此艰苦,仍有一群年轻的“探天者”在这里默默坚守。他们平均年龄34岁,整个观测基地100多人中,35岁以下占77%。

  建好之后更要用好,守护“天眼”,这群年轻人担子不轻。他们是如何让凝聚无数人心血的国之重器稳定可靠运转的?一起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数据中心运维工程师黄梦林:

  “在大山里探索宇宙星辰,想想也挺浪漫”

  2011年,即将从贵州大学毕业的黄梦林,面临一个抉择。此前围绕部分专业,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跟贵州大学、贵州师范大学等高校签订联合培养协议,为守护FAST提前布局,计算机专业的黄梦林恰好符合要求。

  “听过FAST没?”

  “那是做什么的?”

  “国家天文台在贵州建设的射电天文望远镜!”

  虽然听起来有点陌生,但计划读研的她还是被吸引了,“‘天文台’这3个字,听起来就很让人心动。”黄梦林果断报了名。同年9月,她顺利赴京深造。

  学习期间,黄梦林也去过观测基地。“那时候还在开挖,只能看到大概的雏形,晚上睡在临时搭的板房里。”黄梦林说,因为路况差,稍长一点的挂车,开到基地都费劲。

  2014年7月毕业后,黄梦林留在FAST工作,承担FAST数据中心相关工作。从申请到招标,从建设到维护,处处有她的身影。读取、处理、传输、维护,虽然几乎每天泡在数据里,但黄梦林干得很起劲,并不觉得枯燥无聊,“这些数据,可能隐藏着某种未知答案。在大山里探索宇宙星辰,想想也挺浪漫。”

  每次观测,她都要时刻注意维护数据中心正常运转,保障数据安全,“一不能断电,二要确保网络畅通,三要提前申请扩充存储空间,这关系到FAST能否持续正常观测。”观测时,如果发生反射面不动、馈源舱不稳等情况,导致观测数据有误,她要负责将其从整个数据流中剔除。“数据就是宝贝,事关后续研究,跟它们打交道,不能有一丝一毫大意。”黄梦林说。

  每次观测结束,一直等到数据传回,项目负责人确定没有问题,黄梦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用户是否满意、观测是否顺利、数据传输是否及时,都必须全力以赴。”黄梦林说,一次次的完美配合,让她感到与同事们之间的凝聚力更强了。在相对封闭的大窝凼里长期坚守,黄梦林一点不觉得苦,反而觉得是种相互成全。

  每次在电视上看到FAST,远在安徽老家的父母都特别自豪。“打电话时,能从声音里听出来。”黄梦林说,“家人的支持,也是我做好工作的动力。”

  2018年,黄梦林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爱人是朝夕相处的同事。“这里有喜欢的工作、和谐的氛围和喜欢的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黄梦林说,“只要FAST出成果,就有我们一份功劳,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把它照顾好!”

  促动器运维工程师雷政:

  “与FAST一起成长,我感到很充实”

  FAST的索网由多少根主索组成?6670根。

  索网上铺设了多少块反射面单元?4450块。

  如果将FAST比作眼睛,它是如何实现灵敏转动,精准接收电磁波的呢?“通过控制促动器来牵引索网变形,改变反射面单元形成抛物面来完成。”FAST促动器运维工程师雷政的回答,专业中透着自信。FAST有2225个促动器,其技术指标和性能,雷政早已了然于胸。

  2010年,雷政本科毕业,进入一家不错的企业工作,一年半时间就当上了公司的车间工艺室主任。大家都觉得他前途一片大好,然而雷政却另有一番打算——去FAST项目工作,做更有意义的事。“虽然报名的时候FAST正在建,但一听到介绍里的‘中科院’‘大科学工程’‘世界第一’等这些关键词,还是很心潮澎湃。”

  雷政学机械电子工程出身,与FAST反射面系统建设需求专业对口。当成为FAST团队的一员时,他坚信自己走对了路:“刚来这里就参与望远镜主动反射面系统相关工程的现场施工跟踪,参与圈梁、索网、反射面板等的建设,真是让我开了眼。”

  成长的路,与FAST同步。FAST从设计到施工,在开足马力建设的同时,雷政也抓住机会继续深造。“我也想像这里的前辈那样,成为一流行业人才,为FAST做更多贡献。”

  2016年9月,FAST项目主体工程建设完工,同年雷政成功考取了中科院研究生,前往北京学习。2017年7月,他回到FAST现场参与望远镜调试,重点参与促动器的运行与维护。

  促动器是望远镜中运动频率较高的设备,随着运行时间的增加,性能会逐渐下降。若不做好维护与升级工作,最终将会降低望远镜观测的灵敏度,就如同眼睛无法聚焦看清事物一样。

  “有的促动器在悬崖边上,维护时只能趴在地上,伸出一只手拧螺栓,维护一台促动器少则两个多小时,多则一上午时间都不够。”雷政说,由于抢修时会用到电子设备,为减少电子设备对观测的干扰,大家只能与时间赛跑。

  如今,在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新的促动器陆续研制成功。“第二代样机已超过500天没发生故障,目前已投入使用670台,第三代正在厂内进行测试。”雷政说,作为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FAST的许多工作是开创性的,迈出的每一步都是一种探索,需要足够的勇气和坚持不懈的努力,“与FAST一起成长,我感到很充实!这种工作状态正是我想要的。”

  测控工程师孙纯:

  “这里就是我的家”

  在大窝凼,从FAST的图纸设计到建成使用,许多年轻人一直参与其中,对FAST有着很深的感情。FAST测控工程师孙纯就是其中之一。

  2012年毕业后,孙纯开始参与FAST建设,负责反射面综合布线设计,在洼地敷设电缆及光缆。“它们的作用是给望远镜各控制节点提供电能及传输控制信号,是望远镜的‘血管系统’。”孙纯介绍。

  2014年3月,工程施工时,孙纯赶赴观测基地,开始长期的驻场工作,基地当时长期驻场的工程师中,只有她一位女性。“那时这里还没通高速,早上从贵阳出发,下午才到,全是弯曲的山路。”孙纯说,她在这里住了两年半的板房,直到FAST竣工。

  “望远镜有多大,敷设的线缆网络就有多大!”孙纯说,这些线路一般都要埋在地下,遇到坚硬的岩石,只好费些功夫,架桥走明线。当时孙纯每天都要漫山遍野地奔跑在各施工现场检查电缆、光缆敷设情况,“每天戴着安全帽在山里走,经常浑身湿透。”

  严格施工,带来超预期目标。自2020年1月验收以来,FAST观测服务超5200个机时,超过预期设计目标近2倍。

  FAST建成后,因工作需要,孙纯变动过几次工作岗位,做过望远镜总控硬件维护、总控软件调试、天文观测及安排观测计划等,无论在哪个岗位,她都任劳任怨,“我就把自己当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2015年,孙纯在FAST工程现场遇到人生伴侣,两年后有了宝宝。单位考虑到她要照顾家庭,便把她调动到不需要值夜班的观测计划相关岗位,为申请观测项目提供申请、评审、时间安排等服务。孙纯依旧把工作做到细致入微。“安排好观测计划,让望远镜合理高效工作,不浪费时间,才能更好地为科研服务。”孙纯说。

  从施工到运维,在FAST身上,孙纯倾注了很多感情,遇到再大困难,也从未想过离开。“这儿就是我的家,如果离开这里,就像离开自己的孩子不管,那怎么行!”孙纯说,“作为土生土长的贵州人,我也希望凭自身努力,为家乡和国家的科技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电气组工程师唐佳佳:

  “想成为南仁东老师那样的人,为国家做点贡献”

  几年的尝试与磨合,FAST观测基地的工作队伍愈发稳定。近年来,越来越多90后加入其中。唐佳佳就是其中之一。他进过外企,干过养殖,最终还是选择来到这里。他说,自己是受南仁东教授影响。

  “记得是2018年,电视里在播南老师的事迹,没想到看着看着,眼泪就唰唰流下来了。”唐佳佳说,自此以后自己就迷上了“天眼”,“想成为南仁东老师那样的人,为国家做点贡献。”

  2019年2月,唐佳佳如愿以偿,来到基地,负责供电保障工作。2019年9月以前,基地观测用的是单路35千伏线路,又叫克射线。考虑到望远镜的正常运转,当地决定再增设一条10千伏的使用线路,即塘射线,作为备用电源,以应对突发情况。

  两股线要并网,只能赶在断电时施工。为尽可能加快施工进度,抢回观测时间,唐佳佳和同事们与当地供电局的职工加班加点赶工。“早上6点多开工,有时要一直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吃饭直接在施工现场解决。”最终,从设置参数到调试验收,短短5天,观测基地的任务全部完成。

  喜欢琢磨的唐佳佳,从不让自己闲着。调试阶段时遇到极端天气,许多设备极易跳闸,只能到设备所在地人工检修,一趟下来得花两个多小时,非常影响正常观测。经过一番研究,唐佳佳和同事们将设备改造成延时脱扣跳闸,既减少跳闸次数,安全性又未下降,还保障了观测时间。

  工作之余,唐佳佳和同事们一起打打球、散散步、听听相声,偶尔到20多公里外的镇上聚聚餐,日子过得平凡但有滋有味。在大山里待了快两年,唐佳佳一点不觉得闷:“这里的工作氛围非常好,认识这些同事是我的幸运。”他特别喜欢吃香蕉,有的同事就特意从餐厅带两根,一根自己吃,一根留给他,这让唐佳佳感到很幸福。

  为基地新建的数据中心保障电力、协助同事们安装调试振动检测装置……眼下,唐佳佳的工作日程仍然安排得满满当当。“只有不断摸索,不断尝试新东西,才能一直保持新鲜感,不断学到新内容。”他说。

  今年4月1日起,FAST将对全球开放。其超高的灵敏度,势必将拓展人类的宇宙视野,帮助人们探索全新的未知世界。


  《 人民日报 》( 2021年02月07日 05 版)

(责编:赵超、吕骞)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