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電寶面臨多重安全風險 信息泄露成最大擔憂

杜曉

2017年05月22日08:24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共享充電寶面臨多重安全風險 信息泄露成最大擔憂

共享經濟儼然是當前最“潮”的發展模式,繼共享單車、共享汽車之后,共享雨傘、共享籃球、共享充電寶相繼問世,其中,尤以共享充電寶的關注度最高,既因為給手機充電已成為市民生活的“標配”,也因為這款共享產品帶來不少爭議。共享充電寶是否存在一些安全問題?《法制日報》記者進行了一番調查。

繼共享單車之后,共享充電寶在共享經濟圈刮起一陣旋風。

在移動互聯時代,人們的生活幾乎離不開手機,由此產生了隨時隨地給手機充電的需求。那麼,當共享充電寶到來,人們又是如何看待的?

市民使用體驗不同

在目前市場上的共享充電寶產品中,《法制日報》記者選擇了兩款產品並關注其微信公眾號。通過公眾號定位,在北京市朝陽區一個購物中心的一家餐廳內,記者同時發現這兩款共享充電寶產品,二者相距十多米。

記者在現場觀察發現,其中一款產品是桌面式共享充電寶,同一個充電裝置可以同時給好幾個手機充電。用戶不用付押金,充電收費一元錢一小時,不過不能攜帶。

另一款產品是便攜式移動充電寶,一個設備上有多個格子,每個格子裡有一個移動電源。在設備的大屏幕上有“借”和“還”兩個按鈕,根據屏幕的提示用微信或者支付寶掃描二維碼,支付押金100元。支付寶芝麻積分在600分以上的用戶可以免押金。1小時內使用免費,超時1小時后,每小時收取1元,封頂是10元/天。使用這款共享充電寶,用戶可以一邊逛街一邊給手機充電。

曾經使用過這兩款共享充電寶產品的北京市民楊女士說:“使用桌面式共享充電寶時,我隻能在那裡等著,比較無聊。使用移動式共享充電寶時,借取和使用都很便利,但是需要自己到處找網點去還。一般在人群比較集中的地區,App顯示的歸還經常是0。上次我就找了一會兒,按照App的導航走到一家飯店才把充電寶成功歸還,這其實很浪費時間。”

有人贊同有人擔憂

盡管購物中心裡人不少,但記者觀察一段時間后,沒有發現使用共享充電寶的人。

為了了解人們對共享充電寶的看法,記者在購物中心裡進行了隨機採訪。

北京市民張女士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咖啡店、餐廳以及購物商場,她曾多次看到共享充電寶,但是她暫未使用,“應該會比較安全”。

“我覺得共享充電寶和共享單車、共享汽車的性質是一樣的。共享是社會發展的一種趨勢,可以給人們的生活帶來極大的方便。很多共享充電寶機器的位置是固定的,比如在餐廳、購物商場,如果使用者想要弄虛作假,周圍那麼多人看著應該是比較難的。而且,我覺得共享充電寶本質就是移動充電器,裡面是電路電池,也不存在什麼智能化的芯片,所以應該很安全。”張女士說。

《法制日報》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有部分市民認為,在使用共享充電寶時,使用者可能會面臨個人信息泄露的風險。

對於這一點,張女士比較樂觀。“我知道在使用共享充電寶時需要通過微信及支付寶掃碼,不過,隻要使用者不點擊一些莫名其妙的授權應該沒有問題。微信、支付寶類電子支付幾乎已經成為生活常態了,現在很多人去超市購物都使用掃碼支付。我認為,大家有個人信息保護意識是好的,但是在如今這個科技社會如果做什麼都戰戰兢兢,那就會被淘汰了。”張女士說。

北京市民林先生卻不這麼看,他認為,共享充電寶確實給人們帶來了極大的便利,但是安全隱患也存在。

“我曾經在微博上看過對共享充電寶‘加料’的視頻,技術人員通過一些手段可以在共享充電寶裡加一個芯片,其他人在連接共享充電寶時,技術人員完全可以隨心所欲地對他人手機進行操作。比如,對共享充電寶做手腳的人可以在電腦端用他人手機號碼發短信、進行在線電子支付,竊取手機裡的個人照片、聊天記錄更是不在話下了。”林先生說。

《法制日報》記者在一家視頻網站找到了一段視頻,是某電視台拍攝的節目,字幕顯示為“謹防‘加料’共享充電寶”,大意是:網絡安全工程師將一個手機與“加料”充電寶連接起來。按照網絡安全工程師的說法,當手機連上“加料”充電寶后,手機就被接管了。網絡安全工程師可以通過電腦進入手機支付寶二維碼頁面,即使不知道密碼,也可以把錢“偷走”。此外,無論是短信還是通話記錄,網絡安全工程師都可以通過電腦隨意打開,甚至可以遙控手機撥打電話。即使斷開手機和充電寶的連接,手機仍然處於被劫持狀態。

面臨多重安全風險

作為使用者,北京市民楊女士也向《法制日報》記者談到了對於共享充電寶的一些擔憂。

“首先是共享充電寶自身的質量安全。當我把共享充電寶拿在手裡時,我覺得安全性沒那麼高。我們自己的充電寶的外殼很多都是橡膠或金屬的,但感覺很多共享充電寶的外殼是塑料的,感覺質量沒那麼好。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常說的移動充電器爆炸問題,現在我暫時還沒看到共享充電寶爆炸的相關新聞。不過,我有一次使用充電寶給手機充電時,充電大概30分鐘,手機電量增加20%之后,不知道什麼原因,充電寶和手機都開始發熱,於是我立刻給拔掉了。”楊女士說。

楊女士也擔心在使用共享充電寶過程中的個人信息安全問題。“就個人信息安全而言,我覺得桌面共享充電寶相對比較安全,因為位置固定。不過,便攜式充電寶的安全系數就沒那麼高了,因為每個人都可以借還,如果會技術的黑客將充電寶借走,之后往裡面加芯片,那麼后續使用的人就會面臨手機信息被竊取的風險”。

在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的程序員曹先生也在公共場所多次見到過共享充電寶,不過,他明確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他不會使用共享充電寶。

“像我們這種技術人員知道‘貓膩’可能出現在哪裡。”曹先生說,“我見過很多立式帶有顯示屏的公共充電樁,每次看到有人在那裡充電,我都為他們捏把汗。其實那種公共充電樁本質上就是一台電腦,有內置的集成電路板、芯片,並且靠程序運行。有程序的地方就會有人,有電腦的地方就會有黑客。對於這種立式公共充電樁,我們普通的程序員寫一段程序找機會置入,就相當於用自己的電腦對其進行接管,人們通過數據線將手機連接到充電樁上,其實就相當於把手機同時連到我的電腦上。這樣一同步,我就可以接管其他人的手機,當然也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所以這種立式充電樁並不安全。”

在個人信息保護方面,曹先生也不樂觀。“現在大數據、算法不斷發展,數據公司和社交軟件合作,無孔不入地對個人信息進行收集。我知道借還共享充電寶是要掃二維碼的,通過微信或者支付寶對其進行授權,但是微信、充電寶其實都綁定了個人身份信息、銀行卡信息,在掃碼過程中,就給信息泄露提供了可能。也許做共享充電寶的公司不會對個人信息挪作他用,但是數據庫泄露也不是不可能的。”曹先生說。

制圖/高岳

(責編:孫博洋、夏曉倫)

推薦閱讀

連接東西南北,跨越萬水千山的中歐班列上,除了滿載的商品貨物,就隻剩下兩名開火車的司機了,他們夙興夜寐,拉著沉甸甸的貨物奔跑在新時期的“絲綢之路”上,他們是現代的“絲路”人,更是中歐經濟文化的使者。本期《財景》,走近中歐班列的80后“老司機”。連接東西南北,跨越萬水千山的中歐班列上,除了滿載的商品貨物,就隻剩下兩名開火車的司機了,他們夙興夜寐,拉著沉甸甸的貨物奔跑在新時期的“絲綢之路”上,他們是現代的“絲路”人,更是中歐經濟文化的使者。本期《財景》,走近中歐班列的80后“老司機”。 財景故事:走近中歐班列80后“老司機”  【詳細】

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