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多”系列报道

海南儋州:山海古郡思东坡 乡村振兴谱新歌

罗华、田兴春、吕骞、孔海丽、吉羽、孟凡盛

2018年02月14日08:44  来源:人民网
 

暖暖的阳光穿过淡淡的晨雾,微凉的海风时时吹拂,碎珍珠一般的海浪温柔抚岸。红色火山石崖壁高耸,镶嵌着簇簇仙人掌的滚边。在任何一个不经意的角落里,三角梅姹紫嫣红,开得芳华正艳。似是同样的日落东升,却无须惧怕刺骨严寒——儋州,这座城市没有冬天。

儋州古称“儋耳”,西汉元封元年在此设郡,唐代改郡为州。北宋文学家苏轼62岁被贬儋州,把儋州当作了第二故乡。他的诗中有云:“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穿越历史的烟尘,如今的儋州城历久而弥新。国家新型城镇化把儋州列为试点,至今实施3年有余,取得阶段性成果,而改革再逢“春雨”,党的十九大顺应亿万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儋州凭借两股合力,正以一盘棋、一股劲之势,在惠益农业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迅跑。

情调儋州

诗乡悠悠传古韵 歌海声声诉衷情

视频:航拍东坡书院全景

提起儋州,少不了大文豪苏东坡在这里留下的火种。公元1097年,苏东坡在儋州谪居3年,他带去的文明开化却穿越了时间长河,被后人传颂900年。

东坡书院讲解员张红介绍说,东坡书院的前身是“载酒堂”,始建于1097年,现有载酒堂、春牛石雕等建筑以及大量的文物、字画、碑刻,书院占地46.8亩,建筑面积约3800平方米。

东坡书院位于儋州中和镇东郊,书院正对大门的,就是苏东坡当年讲学明道的载酒堂。东坡动手补订了《易传》、《论语说》、《书传》等教材,向儋州子弟传播中原文化,吸引了许多学子前来求学,使儋州成为当时全海南岛的文化教育中心。

儋州市计划将“东坡文化旅游区”扩围,挖掘与保护文化旅游资源,构造文化朝圣、静修养心、修行旅居、生态旅游、人文感知等独特内涵的文化旅游度假区。

儋州之美,除了文化底蕴,还有不可错过的“火山海岸”及其孕育出来的淳朴敦实的劳作文明。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百万年前火山喷溢出的物质堆积形成了儋州峨蔓火山海岸,呈现鲜艳的红色。当初流向大海冷却后的火山岩,历经长久的海浪冲刷后,形成了岸边绵亘的嶙峋怪石与海蚀柱。清人有诗“龙门峭石势嵯峨,远望潮来卷白波”,描述了峨蔓火山海岸最著名的一处景点——“龙门激浪”。

从“龙门激浪”往西走,有一处盐丁文化的鲜活档案库——盐丁村古盐田。

传承千年的古法制盐,将海水盐分吸收进盐泥中。 人民网记者 吉羽摄

古盐田是古法制盐的场域,盐槽、盐池、盐道、盐房、盐丁塔,遍布600亩古盐田。

每当海水涨潮时,海水浸泡晒盐田,并汇聚到蓄水池。待海水退去,盐丁将水池里的海水挑上来浇透晒盐田,再用钉耙将盐田耙成细细的泥沙,曝晒1-2天后,再灌海水,搅拌踩实过滤,浓卤水渗透流进卤水池。最后将卤水倒进由火山玄武岩打磨而成的砚台式盐槽或铺砌成的盐池,在烈日下曝晒1天,水分蒸发后结晶成海盐。这就是盐田沿用至今的“日晒制盐”工序,流传至今已有千年的历史。

玄武岩铺成的盐道记录着古时制盐人的艰辛。 人民网记者 孟凡盛摄

盐田边上是由大大小小的玄武岩稀疏铺成的崎岖盐道,盐工挑着海盐,码进由玄武岩垒成的盐房里,待湿盐水分蒸发变轻之后,再挑出去售卖。

据峨蔓镇镇长吴科良介绍,目前仍有50多户人家在以古法制盐,每年的4月到8月是劳作期,大概每户每天可以制成100斤左右,卖到市场上去的价格每斤为3-5元不等。

昔日峨蔓人赖以生存的耕作场,饱经经岁月洗礼,面临着衰退、开发与保护的矛盾。“先全面保护,后适度开发”,儋州市依照这一原则,着手对峨蔓古盐田进行保护与统筹性开发,并建立文物档案,计划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儋州当地村民表演非遗音乐——儋州调声。 人民网记者 吉羽 摄

“新时代有新期盼,小康决胜定分真,实现复兴中国梦,两个步骤鼓舞人。”在那大镇力乍村别有风情的竹林前,一曲接一曲的民歌此起彼落,旋律随着纯人声混响一节更比一节昂扬。这就是“南国艺苑奇葩”——儋州调声。

“儋州自古称歌海,山歌催得百花开;人人都是山歌手,山山水水是歌台。”儋州调声产生于西汉时期,以儋州方言演唱。男女青年在逢年过节或农闲时,在乡镇集市或山坡野地,互相以歌抒情,自发地开展对歌比赛。

“没特意学过,从小就会唱,到处都能唱。”儋州市歌舞团的演员说,调声是儋州人民的一种情感寄托,随时都可以起范儿。每逢一年一度的“中秋歌会”更是热闹,调声对歌比赛可达上万人参与,每个村都有自己的表演队伍,不争出个上下高低不肯罢休。2006年,儋州调声被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这一独特的民间文化精粹,一方面深受百姓喜爱,另一方面得到多重保护,山歌协会、团队比赛、编辑歌集,都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如今,在各类大型活动的现场,都可以聆听到内容丰富的儋州调声了。

(责编:仝宗莉、袁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