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財經

  

我們該有怎樣的“福利期待”(評論員觀察)

范正偉

2015年01月30日03:2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一事當前,先說是非,再論得失﹔先講法律,再談人情。這是打造健康政治生態的需要,是培育成熟社會心態的需要,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需要

    

  臨近春節,關於“福利”的討論又起。這個從去年熱起來的話題,一直眾說紛紜、言人人殊。概括起來無非是,在反腐敗、反“四風”的背景下,我們應該有怎樣的 “福利期待”?

  這確實是一個現實問題。倘若對中央的精神沒領會,對福利的內涵不明晰,很可能動輒得咎。要麼不該發的依舊亂發,導致頂風作案,為黨紀不容。在1月19日中央紀委網站發布的周報中,“違規發放福利”再登違規榜榜首。要麼該發的堅持不發,干脆明哲保身,最后矯枉過正。對此,去年底中辦國辦發出通知,要求“保障干部職工按規定享有的正常福利待遇”。

  “人生的扣子,從一開始就要扣好”。討論福利問題,同樣應該如此。概念不統一、理解不一致,討論得再熱烈,也是關公戰秦瓊。“反腐敗不能反福利”是個好提議,若不明確何謂福利,最終不過是一場情感大戲﹔“應該將福利制度化”是個好建議,但不問福利是否合理,也難免成為文字游戲,還可能扭曲正常的社會認知。

  說到福利,可謂五花八門。有統一規定的,比如五險一金、津貼補貼、帶薪休假,比如日前全總列出的職工正常福利。也有自由裁量的,比如一些單位發放的購物卡、加油卡,以及各種獎金和實物。對於前者,如果隨意克扣,那無疑是另一種官僚主義﹔對於后者,如果發多發少、發與不發,全憑領導一句話,合理的界限在哪裡?如果有錢的單位多發、清苦的部門少發,公平正義又如何體現?

  相比於橡皮筋式的彈性福利,更為重要的是,發福利的錢從哪裡來?單位的小金庫?好像很早就取消了﹔財政撥款?似乎也缺乏正當理由。畢竟,公款不可私用,公產不能私分。如果利用單位的特權和資源,這是不是一種權力尋租?近日,百度公司發了50個月工資的年終獎,阿裡巴巴發了相當於100倍月薪的年終獎,人們表示羨慕卻沒有非議。原因就在於,花的不是公家的錢,“多少盡管隨意”。反之,則“再少也要有依據”。

  當然,許多“福利”也是其來有自。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長期實行低工資制度,勞動者的所有需求無法從工資中得到滿足,隻能通過各種福利制度進行補償,這在一定時期有其歷史合理性。但隨著市場經濟的建立和改革開放的深化,一些福利逐漸被取消,比如福利分房、福利養老金﹔一些福利被納入工資,比如津貼、補貼﹔還有一些福利則被制度化了,比如五險一金、帶薪休假。總體來看,從任性福利到規范福利,從隱性福利到顯性福利,從個性福利到普適福利,從單位福利到社會福利,這是社會公平的要求、現代化進程的必然,也是公務員法、勞動法中“福利”的本意。

  不可否認,在工資上漲乏力時,取消形形色色的福利,確實會讓一些人覺得有些寡淡,甚至倍感失落。但這並不應該成為呼喚違規福利的理由。尤其要看到,人們對公務員漲工資各有看法,對國有企事業單位員工“羨慕嫉妒恨”,就在於種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福利”,激發著社會對這一群體的高收入想象乃至集體“污名化”。因此,即便感慨“光鮮外表的清苦”,呼吁“水漲船高的待遇”,相比於不明不白的“補償福利”,我們更期待堂堂正正的“分配正義”。在這個意義上,讓福利規范起來、透明起來,恰恰是在為漲工資涵養民意基礎。

  馬克思曾說,“思想一旦離開利益,就會使自己出丑”。但反過來講,我們也不能為了不當利益,就自己出丑。一事當前,先說是非,再論得失﹔先講法律,再談人情。這是打造健康政治生態的需要,是培育成熟社會心態的需要,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需要。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反腐敗要做好“破”和“立”兩篇文章,推進收入分配改革同樣應該如此。如果說取消不合理的福利,是一種“破”﹔那麼,“與國民經濟發展相協調、與社會進步相適應”,合理地提高工資收入水平,就是一種“立”。前一篇文章正在書寫,后一篇文章也要加快動筆。


  《 人民日報 》( 2015年01月30日 05 版)
(責編:孫博洋、夏曉倫)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圖說財經|人民電視

  • 男版武媚娘不輸范爺男版武媚娘不輸范爺
  • 四千年一遇的中國美女四千年一遇的中國美女
  • 中央首提多元征地制度中央首提多元征地制度
  • 王健林豪擲3億為足球王健林豪擲3億為足球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