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鋼價格回暖潮暗藏復產隱憂

王璐 於瑤

2016年07月04日08:15  來源: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煤鋼價格回暖潮暗藏復產隱憂

  自從“去產能”被列為2016年經濟工作五大任務之首后,政策持續加碼,這場攻堅戰已進入全面實施階段。《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作為化解產能過剩的重點行業,煤炭、鋼鐵今年去產能的任務就佔到了總目標份額的一半左右,相關省市區都簽了軍令狀,國務院把化解過剩產能目標落實情況列為中央重大決策部署監督檢查的重要內容,6月以來國家發改委分多路實地督查去產能成效。值得注意的是,伴隨去產能的全面實施,煤炭、鋼鐵走出一波回暖潮,但暗藏復產隱憂。業內人士認為去產能核心還是要靠市場,隻有企業虧損且沒輸血,企業就會自動減產甚至關閉。

  去產能任務加碼

  今年春節前,國務院發布煤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指導意見,提出從2016年開始,用3至5年的時間,退出煤炭產能5億噸左右、減量重組5億噸左右,而粗鋼的去產能目標則是5年壓減1億至1.5億噸。

  “在經濟結構調整的過程中,今年最緊迫的任務是完成去產能。”在日前舉辦的2016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首次披露了今年的目標,即去掉煤炭行業產能2.8億噸,安置員工70萬人,這在總目標中所佔份額超過一半,可見任務之重。今年要去掉的鋼鐵產能是4500萬噸,涉及需安置的職工為18萬人。

  由此,國務院建立了由25個部委參加的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和脫困發展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從4月份以來圍繞人員安置、金融、土地等陸續下發了八個專項配套文件。

  據了解,國務院把化解過剩產能目標落實情況列為中央重大決策部署監督檢查的重要內容,目前全國相關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都已報送了實施方案,並全部簽訂目標責任書。其中,煤炭去產能累計8億噸左右,涉及職工150萬人左右,山西、內蒙古、陝西、新疆、湖南、青海等六大超產嚴重的地區是嚴控重點。

  而各地鋼鐵的去產能目標之和也是超過了1.1億噸。日前河北在今年第一批壓減煉鐵1077萬噸、煉鋼820萬噸的基礎上,比原計劃新增1251噸的壓減鋼鐵產能,並同步下達第二批煉鐵649萬噸、煉鋼602萬噸任務,這意味著今年河北省兩批共壓減煉鐵1726萬噸、煉鋼1422萬噸。粗鋼產量排名第二的江蘇今年的壓減粗鋼產能400萬噸。位於第三位的山東省明確到2018鋼鐵產能壓減1000萬噸。

  此外,2016年度中央獎補資金也已向地方撥付到位,發改委要求鋼鐵、煤炭化解過剩產能進入“全面實施階段”。6月4日徐紹史赴河南就化解過剩產能情況進行調研。他強調,化解過剩產能事關企業職工安置、資產處置、債權債務、企業兼並重組、轉型升級和產業布局調整,情況復雜、任務繁重,但又勢在必行、時間緊迫。河南去產能尤其煤炭去產能任務較重,必須積極穩妥推進,堅決啃下這塊硬骨頭。

  6月17日,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兼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赴唐山鋼鐵集團進行調研,與企業負責人就當前鋼鐵企業運營特別是去產能情況進行深入交流。6月26日,國家發改委國防司副司長周平率國家發改委督查調研組到馬鋼,通過召開座談會、深入現場查看等方式,實地督查馬鋼去產能工作落實情況,要求省市和相關部門要嚴格落實中央獎補政策,研究制定好相關配套政策,服務、幫助、支持企業共同做好去產能工作。

  金融機構分類管理設黑白名單

  在剛召開的2016夏季達沃斯上,李克強總理表示,去產能最大的問題是人往哪裡去,企業要採取多種手段使職工轉崗不下崗,中央與地方政府都要對職工分流安置給予必要的支持,

  安徽省政府在關於化解鋼鐵煤炭行業過剩產能中做好職工安置工作的實施意見中提出,鼓勵企業挖潛消化一批、落實崗位補貼穩定一批、實施內部退養分流一批、組織崗位對接就業一批、落實扶持政策創業一批、提供援助服務托底一批。山西省也在近日印發《關於煤炭企業職工帶薪轉崗教育培訓的實施細則》,明確骨干人員創業創新培訓三年計劃培訓1000人,基層職工轉崗就業培訓及學歷提升教育人數根據企業需要確定。

  與人員安置相比,債務的風險似乎更大。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15年大型煤炭企業虧損面超過90%,行業利潤總額僅441億元,為2011年的10%,負債總額則同比增長10.4%至3.68萬億元,90家大型煤炭企業負債總額高達3.2萬億元。而中國大型鋼企2015年平均資產負債率為70.06%,債務總規模達3.27萬億元。

  《經濟參考報》記者獲悉,多個省份以制訂細則或口頭指導的方式對化解相關行業債務風險作出部署,傾向於採取循序漸進、“保”的方式來化解企業債務危機,對以純粹債務違約來實現市場出清的方式則非常謹慎。

  而銀行等金融機構對產能過剩行業普遍實行“嚴控新增、存量退出”的策略,調整了鋼鐵、煤炭等過剩產能行業的信貸准入條件,並加大信貸績效考核及不良追究力度。招商銀行表示,2016年其對產能過剩行業執行“摘尖”和“壓退”分類管理策略,通過“客戶名單制”管理,一戶一策,著力退出行業內長期處於劣勢、扭虧無望的“僵尸企業”。

  據人民銀行銀川中心支行介紹,專門建立了金融支持寧夏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監測分析制度,以及時准確的分析鋼鐵、煤炭行業金融風險。建設銀行寧夏分行則與逾期客戶進行協商,通過增加債權抵押物以及擔保等多種方式化解貸款風險,並對此類企業逐步進行壓縮退出,對無法償還貸款客戶採取法律訴訟等手段清收。數據顯示,截至3月末,寧夏煤炭行業貸款余額214.80億元,同比下降9.18%﹔鋼鐵行業貸款余額10.85億元,鋼材季度產出13.6萬噸,同比下降55.3%。

  價格回暖暗藏復產隱憂

  伴隨去產能的實施,煤炭、鋼鐵走出一波回暖潮。《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2016年以來,國內下水煤價格持續保持穩步上漲態勢,國內環渤海地區發熱量5500大卡動力煤的綜合平均價格從年初371元/噸,漲至目前的401元/噸,漲幅達到了8.1%,尤其從5月底開始出現加速上漲的情況。

  “2015年四季度,煤價已跌破多數煤企的成本線,中小煤企減產、停產現象多發,北方港口煤炭庫存在2015年后兩月快速下滑。當時市場已經在通過價格杠杆調節市場的供需平衡。”安迅思分析師鄧舜解釋說,今年去產能政策退出后,原本業內認為國內去產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一開始並沒有對去產能政策抱有太大的期待。但是1月,3月和4月,山西及陝西等幾個省份先后發生煤礦事故,這些事件的發生令產煤省份的領導壓力增加,從而加速了各地去產能措施的嚴格執行。因此,在2016年下游需求始終沒有起色的情況下,現時市場出現供需錯配、短期內供不應求的局面,從而拉動上漲。

  據透露,數家大型煤企決定上調7月下水煤價格,其中5500大卡平倉價漲15元/噸,至417元/噸﹔其余各卡數煤種價格漲幅按某大礦7月挂牌價而定。此次大型煤企漲價一方面考慮到市場供需因素,另一方面也顧及了相關部門希望降低漲價幅度預期的意願。

  鋼鐵也有相同的態勢。生意社29日發布的監測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大宗商品鋼鐵板塊的20種商品全線上漲19.31%。今年三四月份的“小陽春”行情拉動鋼企利潤回升,部分地方噸鋼利潤甚至超過1000元,目前有所回調,但短期內不會下跌到全部虧損的水平。

  在此之下,復產也開始上演。根據中國聯合鋼鐵網的調查,隨著國內鋼材價格急升,68座高爐已恢復生產,估計產能達到5000萬噸。中國小型鋼廠的產能利用率從1月的51%提高到58%。咨詢機構“我的鋼鐵網”另一項調查顯示,大型鋼廠產能利用率已從84%提高至87%。與此同時,一些停產但尚未關閉的“僵尸”企業也在恢復生產,這對於去產能而言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多位業內專家認為,現在的很多產能就是政府調控出來的,去產能核心還是要靠市場,隻有企業虧損且沒輸血,企業就會自動減產甚至關閉。目前整體鋼鐵需求已經過了飽和點,7月份價格還將繼續下跌,屆時很多虧損的企業需要關閉,特別是僵尸企業。

(責編:孫博洋、喬雪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