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飲用水市場走訪

彭 亮

2016年07月04日15:30  來源:人民網-財經頻道
 

市場情況:基本上隻有礦泉水出售

“77、78、79……”在德國慕尼黑的一家Orterer超市裡,店員正在盤點這裡所有的飲用水品牌。

德國的酒水飲料專營超市Orterer

Orterer在德國是專售酒水飲料的超市。嚴謹認真的超市工作人員最終給出答案——Orterer超市一共有110個品牌的包裝飲用水在售。

在這裡所出售的110個品牌的飲用水中,除AQUA品牌的一款為純淨水外,其余均為礦泉水。

Orterer超市自身定位為“酒水專賣”,在德國的品牌超市中是飲用水品類最齊全的超市。

據Orterer超市工作人員的介紹,AQUA這款純淨水主要應用於咖啡機。因為歐洲各國的市政供水的水質普遍偏“硬”(即水中所含礦物質含量較高),所以咖啡機等設備在長期使用的情況下容易產生水垢,影響機器本身性能。因此,會有這一款專門用途的飲用純淨水在該超市售賣。

Orterer銷售的110個品牌的飲用水中,隻有AQUA的一款為純淨水

對於大部分德國人來說,“飲用水”的概念基本上可以與“礦泉水”劃等號。

在歐洲第四大航空港、荷蘭最大的城市阿姆斯特丹,一位新西蘭游客說,“平時我自來水和瓶裝礦泉水都喝,我來自新西蘭,在荷蘭這裡我有時會買礦泉水。”

“我平時主要喝礦泉水。”從業已經26年的巴黎某咖啡館總經理Christophe Le Wilson說。

出生於瑞士、目前居住在巴黎的學生Alina說:“在巴黎我通常喝礦泉水。”在她的概念裡,提到“瓶裝飲用水”,就是在說“瓶裝礦泉水”。

觀念:飲用礦泉水的益處

“不同的礦泉水有不同的功效。尤其是作為飲用水來講,礦泉水是成分非常穩定的。”藥劑師Florence在巴黎開藥房已經有8年時間。她說,“最開始,礦泉水在法國就是被當做一種治療手段,這是礦泉水開發使用歷史的發端。如果有人缺鈣,他就會被建議應用富含鈣質的礦泉水。在膳食之外,礦泉水是一種更自然更安全的礦物質補充手段。”

一位正在維也納盤桓的德國游客則認為:“水的成分同我們自身體液的成分越接近,水對我們的身體就越有益。因為我們的血細胞和身體細胞中有一定的壓力,這跟我們眼睛裡的眼淚一樣,我認為水和細胞中的壓力差別越大,身體就越難保持平衡,所以我認為應該飲用跟身體體液成分接近的水。”

也有更加專業的學術研究涉及到這一領域。

2003年11月在羅馬,世界衛生組織(WHO,以下簡稱“世衛組織”)發起過一次專家討論。這次研討的成果在2005年形成了一本出版物——《飲用水的營養》(英文書名為《Nutrients in Drinking-water》)。

《飲用水的營養》的內容主要圍繞“飲用水中的礦物質與人體健康”這個主題。參與上述羅馬研討會的各國專家們普遍認為,飲用水中的礦物質含量高低會對人體健康產生影響,同時他們認為對“如何起到這種作用”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專家們達成的一致共識有:

至少有14種礦物元素被確定為保持人體健康的必需元素﹔鎂元素很可能在“攝取硬水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心血管疾病風險”這一點上起著重要作用﹔由於在世界范圍內,鈣和鎂攝取量不足的問題比較普遍,因此,含有標准量鈣和鎂的飲用水的增量補充是提高每日攝入鈣鎂總量的一種重要途徑﹔硬水還有助於減少烹飪時造成的鈣、鎂和其他必需礦物質的流失。

共識之外,《飲用水的營養》也提出了一些建議,其中包括“在修訂《飲用水水質指南》時,世界衛生組織(WHO)應考慮營養礦物質的有益作用”。

世衛組織:研究中,尚未形成法規

目前為止,世界衛生組織《飲用水水質指南》尚未將水中的礦物質元素含量作為硬性指標。

《飲用水水質准則》是世衛組織推出的飲用水水質最基本的安全法規,對各國制定本國飲用水標准有重大參考價值,因此這部法規會充分考慮全球各國的實際適用性。

該准則目前最新版為第四版,內容中沒有提及飲用水的礦物質含量要求。

在該准則中與礦物元素問題相關的表述是:“許多生態學和分析流行病學的研究表明,飲水硬度與心血管病之間在統計學上呈顯著負相關。有一些跡象表明,很軟的水會使礦物質失衡,但沒有詳細的研究供評估使用。”

如同對其他飲食的潛在風險的評估一樣,這類評估通常是一個動態漸進增減的過程,而從研究上升到正式的法規往往需要相當久的時間。

各國專家的觀點

國際組織在發表觀點時往往持保守謹慎的態度,並會考慮法規的廣泛適用性和可執行性。專家們的定向研究則往往在特定的方面更加深入。

“我的主要研究領域是膳食和水中礦物質的作用,特別是鎂元素。”柏林自由大學分子生物學與生物化學研究所教授J?rgen Vormann說,“在我看來,我們身體的很多生理機能都需要礦物質。如果我們隻飲用不含礦物質的水,產生各種疾病的風險要比飲用含有必需礦物質的水高出許多。”

“我們的(瑞典)女足國家隊在加拿大出現了肌肉痙攣,我認為她們在高強度運動下鎂的攝入量不夠。”瑞典皇家理工學院教授Ingegerd Rosborg說,“不含礦物質的水通常不是天然的,地球上隻有少數地方會有這種含礦物質極少的水。世衛組織在其修訂的飲用水標准中應該設定水中的礦物質含量的最低標准,但他們沒有。”

她表示,“我認為鎂可以添加到整個西方國家的飲用水裡面,而在這方面亞洲的情況相對較好是因為日常飲食中會吃大量蔬菜。

居住在法國巴黎的國際水資源辦公室的負責人Jean-Francois DONZIER說:“礦泉水最初被用來治療病人。礦泉水是歷經幾個世紀才形成的,在溫泉療養區我們經常使用它。由於這種水具有礦化功能,它通常被用於治療風濕病、心血管疾病、消化疾病和皮膚病等。患有這些疾病的人可以通過這種治療獲益。”

“一部分礦物質的攝取來自於飲食,但還有一部分來自於飲品。這二者從大眾飲食結構的角度來看構成了礦物質攝取的一個整體,它們應當是同步進行的。飲用水中的礦物質相對於固體食物中的礦物質來說是一種補充。”DONZIER說。

曾就職於捷克國家公共衛生研究所的Frantisek Kozisek表示,他認同“飲用水並不是人體必需元素的主要來源”,但同時也認為“現在很多人的飲食中都缺乏足夠的礦物元素和微量元素,因此當某一個特定元素出現臨界缺乏時,即使該元素在飲用水中的攝取量相對較少,也仍然能起到一定的保護作用,因為這些元素通常以自由離子的形態存在於水中,而在食物中,大多數元素都需要與其他物質相結合,因此與之相比,飲用水中的必需元素和微量元素更容易被人體吸收”。

智利大學營養與食品技術研究所的Manuel Olivares和Ricardo Uauy的研究認為:他們認為,大量的流行病研究証據表明,水質硬度與心血管疾病或腦血管疾病呈顯著負相關(注:意即長期飲用軟水的人群比長期飲用硬水的人群有更高的比例發生心血管疾病或腦血管疾病),但是目前尚缺乏足夠信息來推斷這種負相關是屬於因果關系。

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OngChoon Nam在其名為《飲用水中的礦物質:對世界各地人口的生物利用率及對其健康的影響》的報告中說,亞洲大部分地區通常都飲用軟水,水中的鈣、鎂和鋅的含量一般都較低。在若干亞洲國家進行的大量研究表明冠心病死亡率與水供給中的微量元素存在負相關。

美國環境保護署的Charles O. Abernathy及Peter Lassovszky等聯合發布的報告中說,“飲用水所含的礦物質,對於那些從食物中獲取少量礦物質的人來說,大有裨益。”美國農業部農業研究署的Leslie M. Klevay及Gerald F. Combs等人的聯合研究結論也與上述研究結論基本一致。

上述專家基本都認可“水中的礦物質對人體健康有影響”,比較確定的是“飲用水中鎂元素含量和心腦血管疾病發病率顯著相關”,但不知道的是“什麼因果關系導致了這樣的關聯性”。而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此類研究的時間跨度太長且難度較高。

(責編:夏曉倫、喬雪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