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省出台降成本專項方案 千億級規模降成本效果初顯

孫韶華 林遠

2016年08月22日07:48  來源:經濟參考報
 

  今年以來,國務院層面已經就減稅降費等降成本舉措進行多次部署,各部門也出台多項政策,地方層面的降成本方案也在密集出台。《經濟參考報》記者初步統計,目前已有25個省份出台了“降成本”具體方案。一系列舉措今年將至少為企業降低7000億元以上的成本。記者了解到,下一步降成本政策儲備中,降稅費將繼續成為著力點,包括降低制造業增值稅率等更多舉措正在醞釀中。

  在目前已經出台的降成本措施中,降稅減費可以說力度最大。僅5月1日全面推開的營改增預計減稅規模就達5000億元,是本屆政府最大的減稅舉措。而在降費方面,繼去年國務院降低社保五險中的三個險種費率后,今年再次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率和住房公積金繳存比例。初步測算,這些措施每年可減輕企業負擔1000多億元。

  此外,今年降稅清費的舉措還包括:從2月1日起,清理規范了一批政府性基金收費項目,預計每年可為企業減負約260億元﹔從5月1日起,擴大18項行政事業性收費的免征范圍﹔兩次降低電價,合計可減輕工商企業電費支出負擔470億元左右﹔從9月6日起,大幅降低銀行卡刷卡手續費等。

  此外,各省的“降成本”具體方案也均劍指高額稅費。

  其中,廣東省出台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成本行動計劃(2016-2018年)》顯示,該省預計為企業降低的稅負成本達到減負總規模的50%以上。山東省針對降稅出台了《關於減輕企業稅費負擔降低財務支出成本的意見》,初步測算,可累計為全省企業減負2000多億元。

  事實上,對於進一步降稅尤其是制造業的增值稅率,企業界的呼聲一直很強烈。中國中小企業發展促進中心發布的2015年全國企業負擔調查評價報告顯示,被調查企業要求出台“稅收減免”政策的呼聲最高,反映此訴求的企業比例達到80%。

  “降低企業稅費負擔的重點還是在增值稅上”,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蔣震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企業稅費負擔特別是流轉稅的負擔,提高了企業創業創新的難度,不利於“十三五”創新驅動的目標實現。

  他指出,“營改增”之后,下一步深化增值稅改革的任務更大。從國際增值稅實踐經驗來看,很多國家都是1-2檔稅率,這是比較理想的。目前我國服務業和制造業是多檔稅率,行業間差距大,調低增值稅稅率尤其是制造業的增值稅稅率無疑是個比較合適的降企業稅負的方法。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李全對記者表示,營改增政策實施后,增值稅稅率實行五級制(即17%、13%、11%、6%、0),加之3%的征收率,稅率偏多,容易導致增值稅抵扣不暢通,有可能導致新的政策壓力和征管壓力。因此,“考慮到目前我國增值稅稅率檔次過多,要不斷對這些稅率進行簡並,當然執行時間要根據增值稅的運行時間和狀況等綜合統籌考慮。”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也指出,理想的增值稅稅率應該隻有一檔基本稅率。考慮到現實的需要,增值稅稅率仍然可以選擇一檔基本稅率加一檔低稅率的做法,並選擇合理的免稅范圍。基於亞太地區增值稅稅率偏低的實際,基本稅率最終定為10%左右、低稅率定為5%左右較為合理。征收率也應隻設一檔,定為3%左右。

  中國建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黃志凌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中國經濟當前面臨的主要矛盾是低端產能過剩、高端產能不足,宏觀經濟政策目標是努力促進經濟升級,尤其是工業升級。工業升級受制於技術進步、裝備工藝、更好的材料、工人素質與勞動技能等,而這些都需要大量的研發投入、裝備更新、勞動培訓。如果政策制定與操作偏離“降成本”的宏觀意圖,甚至驅使企業壓縮必要的發展支出來達到即期降成本效果,結果隻能是進一步固化低端產能,與工業升級的目標背道而馳。

  在他看來,作為中央大政方針的“降成本”,是從外部環境方面幫助企業降低不合理的成本負擔,而不是硬性要求企業減少必要的成本支出。政府幫助企業降低成本的核心要點是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稅費負擔、物流成本等方面打出“組合拳”。(記者 孫韶華 林遠 實習生 黃可欣 邱立)

(責編:王子侯、喬雪峰)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