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些消費者的印象中,國外的消費品標准似乎更為嚴格

中國標准比國際標准低嗎(產經觀察·關注消費品標准(上))

本報記者  李心萍

2016年10月10日05: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制圖:蔡華偉

  悄然之間,國民消費升級的步伐加速,人們日常消費越來越注重品質、安全、細節。相比之下,國產消費品升級的進程有些滯后,一些消費者加入“海淘族”。

  標准是質量的基准線。有人說,消費品生產升級緩慢都是標准惹的禍,因為中國標准與國際標准相比水平偏低。中國消費品標准真的遠遠落后於發達國家嗎?咱們的差距在哪兒?

  

  中國標准總體水平不低

  比對中外3816項消費品安全技術指標,有3000項與國際國外要求一致

  “口罩要參照歐洲EN149、美國NIOSH標准來選,淨水器要買美國NSF認証的,空氣淨化器得選經過美國CADR認証的……”北京的准媽媽馮女士有一套自己的買東西准則,對各大生活用品的各大標准了如指掌、如數家珍。而最讓她信賴的當屬歐盟標准,對於中國標准,馮女士表示感覺國內標准在一些方面太寬鬆了、不夠嚴,“還是有些不放心。”

  中國標准的真實水平如何?

  80%——國際標准的轉化率(即國際標准被國家標准、行業標准等國內標准採納的比例)基本超過80%。國際標准化組織制定的標准是國際貿易的基礎,也是產品參與國際競爭的入場券。目前,我國在家用電器、照明電器、紡織品、服裝、家具、玩具、鞋類產品、紙質品、洗滌用品等主要消費品行業轉化率均已超過80%,有些行業甚至更高一些。

  79%——安全技術指標一致性達79%。國家標准委2014年啟動了消費品安全國內外標准比對行動,在首批比較的12個行業3816項指標中,有3000項左右技術指標能夠與國際技術法規和標准要求保持一致性,比重為79%。

  具體而言,有2299項嚴於國際國外,728項與國際國外一致,529項寬於國際國外,260項與國際國外存在差異。71%的指標嚴於或與歐盟相關指令與協調標准一致﹔74%的指標嚴於或與美國相關法律法規與標准一致﹔90%的指標嚴於或與日本、加拿大的相關法律法規與標准一致。

  “對比結果顯示,我國消費品安全標准與國外相比總體水平並不低。”國家標准委工業標准二部主任戴紅說,在儲水式電熱水器的防電牆要求、電壓力鍋、豆漿機等液態加熱器的安全要求、紙質品的衛生要求等方面,中國標准甚至嚴於國際標准。

  中國標准的水平還可從中國參與國際標准修制訂的深度看出。

  國家標准委主任田世宏介紹,目前在紡織服裝、家用電器、煙花爆竹、制鞋、鐘表等領域,我國承擔了國際標准化組織、國際電工委員會兩大國際組織下屬10個技術機構的主席、副主席或秘書處、聯合秘書處工作。

  “在這10個機構中,我們都實質性地參與甚至領頭承擔國際標准的制定工作。”田世宏說,在家庭服務機器人等新興技術領域、玩具等熱點安全領域,中國也在推進相關國際標准的研制工作。

  差距在化學安全領域

  國外標准從安全要素出發,力求覆蓋范圍最大化,中國標准長期以來局限在行業內部

  為何一些消費者會形成“國外標准更嚴格”的印象呢?

  “我國與國外標准的差距主要體現在化學安全方面,且落后較多,而這恰恰是消費者頗為關注的領域。”戴紅說。

  高先生和妻子最近正在為即將出生的寶寶挑選兒童安全座椅,夫妻倆首選國外的牌子。“除了物理性能上的安全,我更關心座椅的塑料、面料等原材料是否含有有毒物質。”高先生說,化學物質的侵害看不見、摸不著但危害大,需要格外注意。

  今年6月,歐洲化學品管理局發布了第15批SVHC清單(需要高度關注的物質清單),至此歐盟REACH法規(《關於化學品注冊、評估、許可和限制法案》)累計發布的清單中共有169種化學物質。根據REACH法規,如果物品中含有任何一種SVHC候選清單中的物質,且該物質的含量超過0.1%,則有告知消費者的義務。

  以兒童安全座椅為例,我國國家標准僅針對8種可遷移元素(銻、砷、鋇、鎘、鉻、鉛、汞、硒)做出了限量要求,而歐洲則建立起了跨行業的化學品管控標准。可以說,我國消費品標准中涉及的化學危害指標不僅少且缺乏全產業鏈的通用要求。“盡管標准對部分化學物質進行了限量要求,但由於缺乏基礎研究和傷害案例,僅能被動跟隨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法規變化。”戴紅說,我國標准僅針對產品領域進行化學安全要求,缺乏類似國外法律法規覆蓋跨領域、全產業鏈的通用要求。

  究其根本,差距源自我國與歐美發達國家在標准化理念上的差異。

  一方面,歐美發達國家注重從安全要素出發,制定跨行業領域的頂層通用法規,強調源頭控制。如歐盟REACH法規、ROHS指令等,均是以安全要素為線索,涉及前后產業鏈和相關產品,力求安全要求覆蓋范圍最大化。

  “而我國長期以來制定標准更多是為了服務於行業管理,以產品為線索,局限在行業內部制定安全標准。雖然圍繞具體某種產品的安全要求比較全面、系統,但標准適用范圍窄,既容易出現標准的交叉重復,又容易出現標准覆蓋不到的空白區域。”戴紅說。

  另一方面,歐美發達國家重視團體標准、企業標准,消費者所推崇的美國NIOSH口罩標准就是團體標准。而在去年標准化改革方案出台前,行業標准在我國尚不具備法律地位。即使是企業自己制定、內部使用的企業標准,也須到政府部門履行備案甚至審查性備案。

  “國標其實只是個進入門檻,為適應市場競爭,追求更好水平的企業標准水平往往反而更高。”戴紅說。

  不讓標准有短板

  2020年,重點領域消費品與國際標准一致性程度達到95%以上

  消費升級,標准必須迎頭趕上。近日發布的《消費品標准和質量提升規劃(2016—2020年)》明確提出,到2020年,消費品整體質量要得到明顯提升,重點領域消費品與國際標准一致性程度達到95%以上。

  “標准是動態變化的,比對工作將加快推進。”國家標准委有關負責人介紹說,首批中外消費品安全技術標准的比對集中在兒童用品(玩具、童鞋、童裝、童車)、服裝紡織、家用電器、首飾、家具、紙制品、插頭、涂料等12個領域。根據《提升規劃》,比對工作將逐步常態化,一方面要建立起消費品標准比對與報告制度,另一方面,要加強國內外標准比對數據資源的建立。除了關鍵技術指標的對比,比對工作也將拓展至試驗方法的比對驗証。

  重要國際標准轉化速度將加快。“我們將通過建設一批消費品的標准化示范區,探索經驗、樹立標杆,以期推動我國消費品標准更快地與國際標准和國外先進標准接軌,滿足大家對更高品質消費品的需求。”田世宏說。

  標准的結構優化也在同步推進。記者了解到,去年出台的標准化改革方案,賦予了團體標准合法身份。今后,我國將鼓勵具備相應能力的學會、協會、聯合會等社會組織和產業技術聯盟協調相關市場主體共同制定滿足市場和創新需要的標准,供市場自願選用。此外,還對團體標准不設行政許可,由社會組織和產業技術聯盟自主制定發布。

  中國玩具和嬰童用品協會就於今年6月發布兒童安全座椅的團體標准,其在三個方面都嚴於國家標准,並增加了對pH值、甲醛、鄰苯二甲酸酯、阻燃劑等化學元素的限量要求。更為可貴的是,這一團體標准得到了15家企業的認同,他們發布聲明自願執行此標准。

  在企業標准方面,根據改革方案,將逐步取消政府對企業產品標准的備案管理,推行企業產品和服務標准自我聲明公開和監督制度,企業自我聲明公開標准的視同完成備案。“希望通過這些舉措,增加標准的有效供給,構建更成熟的中國標准體系。”田世宏說。


  《 人民日報 》( 2016年10月10日 19 版)
(責編:崔東)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