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假期各地不斷爆出旅游亂象 不合理低價游屢禁不止

吳麗蓉

2016年10月10日08:01  來源:工人日報
 

  國家旅游局10月7日發布的報告顯示,2016年國慶黃金周期間,全國共接待游客5.93億人次,同比增長12.8%。

  國慶假期旅游市場繁榮,各地卻依舊不斷爆出旅游亂象。據國家旅游局統計,今年“十一”期間,全國共處理旅游投訴359件。在國家旅游局公布查處的5例典型案件中,就有2例為不合理低價游案。

  不合理低價游是一個由來已久的問題,可謂是旅游業的“頑疾”。這類旅游陷阱通常以較低的價格吸引游客,而在旅游過程中又會加上其他名目強制游客消費。監管部門多次對這類現象進行查處,然而卻屢禁不止。

  “黑一日游”小廣告

  “長城貴賓專線游覽景點包括八達嶺長城、十三陵、十三陵水庫、皇家四合院、恭親王府、頤和園、故宮、海底世界、孟姜女紀念館和鳥巢水立方,原價280元現價隻需80元一位,老人、學生、軍人還可享半價優惠……”

  這是記者在北京王府井地鐵站出口處接到的一張旅游小廣告上的一日游項目,廣告上印有“中國國際旅行社總社”字樣。與此相似的一日游項目也出現在印有“中國青年旅行社總社”“北京旅游集散中心”等字樣的廣告紙上,價格多為50元、80元或100元。其中,還特別標注“絕無其他雜費”。

  然而,哪怕是拿兩張寫著同一家旅行社名字的廣告一對比,就會發現,旅行社的經營許可証號不一致。登錄這些旅行社的官方網站,也會發現其經營許可証編號與小廣告上的不同,而且也沒有小廣告上的一日游項目。

  在北京前門大街正陽門南側有4個北京旅游集散中心的崗亭,其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北京集散中心的旅游項目均是崗亭內售票或網上預約,並沒有在外散發小廣告攬客。中青旅工作人員也向記者証實,這些小廣告上所寫的並不是他們的旅游信息。

  因多次被証實存在強制游客消費、中途加價、實際旅游路線被更改等現象,此類旅游項目被稱為“黑一日游”。在北京,前門、天安門、王府井等游客聚集地,是“黑一日游”小廣告的重災區。散發旅游小廣告的人員通常會給過往行人一次性塞好幾張小廣告,有人則隨手扔在地上。

  記者注意到,因此類小廣告的背面通常印有北京地鐵路線圖,對於初到北京的外地游客而言頗為“實用”,有不少游客手中拿有此類小廣告。

  不合理低價游難以根治

  不只是在北京,不少城市也遍布不合理低價游。國慶期間,在廣州越秀公園的五羊雕塑景點旁,記者也看到了散落一地的旅游小廣告。

  其實,在今年的“十一”長假之前,中國消費者協會即發布警示,提醒消費者不要陷入低價旅游陷阱,警惕旅游小廣告。中消協提醒,不要輕易相信街頭、社區、社交群、朋友圈等發送的旅游小廣告,要從旅行社資質、消費者評價等多方面進行比較,不要陷入低價旅游陷阱,低價背后一定是強制高額消費。規范的旅游廣告應有旅行社名稱、許可証號,通過查詢旅行社官方網站或APP得到相關旅行線路的詳細信息。

  但仍有消費者圖便宜省事,報名參加這種旅游團。上海市民袁曉霞趁假日來北京游玩,參加了一個100元的一日游旅行團。“每個景點都是走馬觀花,購物特別特別多,特別沒意思,玩也沒玩好。”她說,以后堅決不會再信這種旅游團。

  還有一些遭遇“黑一日游”的消費者選擇在網上發帖曝光,在旅游網站螞蜂窩上,就有不少講述自己被騙經歷的帖子。

  對於諸如此類的不合理低價游,旅游部門也曾多次進行監管,但一直難以根治。10月9日,國家旅游局發布了今年國慶假期的旅游“紅黑榜”,對優秀旅行社、文明游客等進行了集中表揚,同時還曝光了不少管理混亂、服務惡劣的旅游經營單位和從業人員。

  國家旅游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推出假日旅游“紅黑榜”是今年“十一”的一個嘗試,目的是加強旅游市場監管,表揚先進、批評落后,進一步提升旅游服務管理水平。

  整治需要多管齊下

  不合理低價游難以根治,有多個方面的緣由。中青旅遨游網首席品牌官徐曉磊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不合理低價游屢禁不止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為其有市場需求,許多消費者會抱著僥幸心理報這樣的團。“旅游行業的管理部門、工商部門、公安部門,在監管方面做了大量的努力,不可謂不努力。”徐曉磊說,“這種亂象仍然存在的肥沃土壤就在於消費者的需求。”

  他說,就算是中青旅的員工在外面看見有人散發此類旅游小廣告,也很難上前制止,他們能做的只是通過更多的渠道告訴消費者中青旅的正軌旅游渠道。他也提醒消費者,在商品社會通行的是等價交換的原則,不合理的低價必然有其背后的原因。

  中國未來研究會旅游分會副會長、旅游專家劉思敏告訴《工人日報》記者,如果游客不轉變觀念、不理性消費、不增長消費智慧,很容易掉進陷阱。許多游客非常看重低價,不合理低價游正是利用了游客的這種貪便宜心理。游客必須轉變消費理念,如果騙不到人了,不合理低價游自然就沒有市場了。而如果受騙上當了,游客應保留好証據,通過合法渠道來維權。“就是上當之前要擦亮眼睛,被騙了之后不要忍氣吞聲,雙管齊下。”

  此外,徐曉磊還提到,不合理低價游監管困難還在於執法覆蓋面不夠廣泛,違法成本太低,懲罰措施較輕。有的黑社、黑導被監管部門查處后,往往會換個名字重新注冊,故伎重施。徐曉磊建議,可以依據旅行社信用情況設置黑名單。

  劉思敏認為,在立法上,旅游法需要出台相關細則,把重心放在打擊假冒偽劣和強制交易這兩點上。要加大懲罰性賠償的力度,例如游客被騙應得到十倍的賠償,這樣可以降低維權成本、增加維權收益,同時增加不良旅行社的違法成本。此外,政府部門應嚴格執法,加強企業自律。(記者 吳麗蓉)

(責編:王子侯、喬雪峰)

推薦閱讀